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嫡女棄妃:腹黑王爺請自重 > 正文 第228章 一念之差

正文 第228章 一念之差

    太后被蕭君寒探究的目光盯得心里異常慌亂,她下意識的捏緊手里的錦帕,輕扯著嘴角笑著道:“寒兒,你怎會突然詢問哀家此事?哀家自然是識得她,可哀家對她并不熟悉。”

    “當年哀家待在宮里閉門不出的時候,曾聽嬤嬤私下里提起過。說宸妃因犯錯被打入冷宮,后來便因中毒身亡。哀家大概知曉的也就僅有這些。寒兒,你該不會是覺得哀家知曉此事的真相吧。”

    蕭君寒搖了搖頭,輕聲的解釋:“母后多想了,兒臣只是隨口問問而已,并非是懷疑母后。若是母后知曉真相,又豈有瞞著兒臣之理,兒臣相信母后所說的。”

    太后見他神色平靜,終是放心。片刻后她像是嘆口氣般,面色略有幾分惆悵:“寒兒,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做,哀家相信你定能查出當年事情的真相。但哀家事先要與你說清楚,此事萬不可牽扯到汐兒,她對當年的事情并不知曉。”

    “哀家這些年待在宮里亦覺得甚是無趣,想著去城外的慈濟寺里面住幾日。幾日后便啟程,有宮里的嬤嬤陪哀家前去,你不必擔心。”

    因著太后向來都是習慣吃齋念佛,往年也都是時常會去寺廟里禮佛,蕭君寒并無覺得任何不妥,只是關心的叮囑她:“母后既是決定前去的話,可定要注意著些。”

    太后見他答應,只是平靜的回了句:“哀家有些累了,便先行回宮去。”

    說罷便被嬤嬤扶著離開御書房。回到慈寧宮里,吩咐宮里的所有丫鬟皆退下,只留下貼身伺候的嬤嬤,嬤嬤適時的低聲說:“太后,沒想到公主竟不是宸妃的親生女兒。老奴想不通的是,太后為何要故意隱瞞皇上認識宸妃的事情。”

    太后坐在榻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無奈的輕嘆了口氣:“這么多年,哀家原是以為能夠忘記,便一直對此事絕口不提。可沒想到終究還是走到眼前這步。你也知曉,宸妃的死,雖并不是哀家直接造成的,但說到底還是與哀家有些關系。”

    “當年哀家為在后宮爭寵,的確也做過許多違心的事情。當年的宸妃很受寵,更是一夜之間成為后宮嬪妃人人見之羨慕甚至怨恨的對象。她雖是副溫婉賢淑的模樣,可在其他的嬪妃看來,就是故作清高。”

    “自從賢妃進宮后,先皇便夜夜留宿在她那里。可她還是不甘心,為除掉宸妃。她便故意流產嫁禍給她,先皇一怒之下便將宸妃打入冷宮。后來宸妃中毒,若不是哀家一念之差故意留下前去冷宮診治的太醫,說不定她也不會身亡。”太后唉聲嘆息了番,隨后又擺擺手:“你先退下吧,哀家想自己待會兒。”

    嬤嬤怕惹得她心煩,行過禮后便退下。看著偌大空曠的房間,太后側身靠在榻上,明是感到困倦,閉著眼睛卻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她并未告訴嬤嬤的是,宸妃中毒的事情,其實她是心知肚明的。

    當年的她與宸妃同時進宮,卻處處被她蓋住風頭。年輕氣盛,心里難免怨恨,甚至暗中陷害過宸妃,之后她便與賢妃走的很近。那日她前去找賢妃,無意中發現賢妃吩咐冷宮里的丫鬟,命她暗中將毒藥放到宸妃吃的飯菜里。

    發生的所有事情,皆是她親眼目睹。甚至當時前去冷宮的太醫,與她說清楚事情的原委,她還是擅自做主將他留下。宸妃身亡后,因著當年的賢妃父親位高權重,就連先皇也要忌憚他三分。

    自然是不敢將此事公之于眾,只是隨意的便處理,將冷宮里的下人甚至丫鬟全部遣散。她無意經過冷宮那里的時候,恰巧遇到瑟縮在墻角的蕭汐兒。問過后才得知她是宸妃的女兒,原是當時想著殺人滅口,可終究還是不忍心痛下殺手便放過她。

    先皇去世后,她便將蕭汐兒撫養長大。原是想著即便是有日她知曉事情的真相,或許還會看在自己于她是救命之恩的份上原諒自己。可未想到的是,宸妃的女兒竟是另有其人。

    雖是時隔多年,但難免不會查出此事的真相。她在蕭君寒面前所說的那些話,不過是為打消他的疑慮罷了。想到蕭凝雪身在宮里,她便提出要去慈濟寺禮佛。只要遠離皇宮,就能順利的解決此事。

    慈寧宮里寂靜的悄無聲息,而御書房里,蕭君寒皺著眉頭,看向蕭凝雪:“凝雪姑娘既是已經進宮,這些時日不妨就住在宮里吧。”

    蕭凝雪看著他,毫不在意的輕笑了聲:“皇上可別忘了,之前宮里發生的事情皆是我們所為,皇上當真就這般放心的留我在宮里?”

    之前她總想著拿回公主的身份,可現如今機會擺在眼前。才發現,也許她想要的并不是虛名。蕭君寒看著她,面色平靜的道:“既是朕決定讓凝雪姑娘住在宮里,自然是不會怕發生何事。若是凝雪姑娘想出宮的話,亦隨時都可以離開。”

    他的這番話聽的蕭凝雪似有幾分感動,心里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像是心弦被觸動般,看著他真誠的眼神,淡淡的說了句:“既是皇上都說了,那我也只能暫時留下,如此便在這里謝過皇上。”

    蕭君寒見著眼前的女子,長相倒也算是清秀,若是仔細看的話,眉眼之間確實與當年的宸妃似有些相像。卻并不如同平常的大家閨秀般溫婉,她身上帶著的是江湖的氣息。

    吩咐丫鬟帶她前去換身干凈的衣裙,并讓她暫時住在芷蘭宮。芷蘭宮與蕭汐兒所住的瑾汐宮,雖相隔不遠,但還是有段距離,她便安心的待在這里。

    不到一日的時間,蕭汐兒在御書房里被責罰以及蕭凝雪住在宮里的消息,幾乎是私下里被傳的人盡皆知。

    緗桃給蕭汐兒送晚飯的時候,心驚膽戰的將此事告知她:“公主可知上次混進宮里的那位姑娘,皇上今日竟是讓她住在芷蘭宮里了。”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