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神仙的圈養生活 >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四章:文博的電話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四章:文博的電話

    此時的文博一只手捂著自己涂了燙傷藥油膩膩的臉頰,另一只手撥打了那個熟悉的電話。

    那是爺爺的號碼,那部手機都是自己給爺爺在去年買的。

    片刻之后電話接通了,文博對著電話那頭開口道:“爺爺,你還好吧。”

    此時的醫生看著文博在打電話,處于禮貌站起了身。從口袋里掏出了煙,走去了門口抽煙在醫務室給文博流出了一定的空間。

    “文博嘛?”文山老爺子對著電話那頭詢問道。

    “是我,爺爺。你沒事吧?”文博此時想確定爺爺沒事。

    “我很好我沒事,你怎么樣?”文山老爺子自然開口詢問道。

    此時的文博想起了醫生的話和自己刺痛的臉頰開口道:“我沒事,我在里面很好。”

    “好就好,對了。你全聽那個男人的就對了,千萬要聽他的。他能救你,你明白嗎?”文山老爺子回答道。

    “那個男人?文章的身份證是你給他的嗎?”文博詢問道。

    “我不說了,我有事情。你全聽那個男人的就對了,知道嘛?乖,你很快就應該能出去了。”文山老爺子直接掛掉了電話。

    文博整個人愣在了房間內,這電話掛的猝不及防。

    太快了,爺爺掛電話掛的實在是太快了。

    從前從來不會這樣,自己可是爺爺最喜歡的孫子。

    文博感覺到了有問題,但想起之前偷襲自己要殺掉自己的黑人后非常的害怕。

    文博蹲下了身子,從襪子內拿出了一張紙條。

    這張紙條正是路橋寫給文博兔咖的聯系方式,文博對著紙條打去了電話。

    此時七點左右,兔咖還在上班。

    牛壯接了電話,開口道:“你好,這里是鹿港的奔月兔咖,請問是預約訂位還是堂食外賣?”

    “讓讓讓,那個男人接電話。”此時的文博對著電話那頭慌張的說。

    牛壯反應過來,下午的時候路橋跟自己說的那些事情。

    牛壯拿起了自己的電話給路橋打了過去,路橋接起了電話。

    牛壯連忙回答:“路橋,你要的那個電話來了。”

    牛壯說完將自己的手機和座機的話筒對在了一起。

    一正一反,座機的話筒對準手機的麥克風、手機的麥克風則對準了電話的聽筒。

    此時的文博開口道:“是你嗎?你來了嗎?”

    “我想過你會很快想明白,但沒想到都過不了夜你就打來了。”路橋思考著文博應該就是嘴硬的貨,但路橋后來查了一下。減刑最多對半減,也就是文博最少都要三年時間才能出來。

    文博開口道:“我怕我過不了夜了,就剛剛飯點。有人要殺我,還好被攔下來了。但晚一秒我現在就打不了這個電話了,你想我怎么做?”

    路橋開口道:“你知道上卿對吧?”

    “鹿港最大的假文物販子,六年前找到了我爺爺。我爺爺也是那時候,從木屋的當鋪一直賺錢到能買得起一整個四合院,也成了我們家族最有錢的人。我那時候就時常聽我爺爺說上卿的事情,我還以為上卿是個男的。前不久我才知道上卿居然是女人,難怪上卿那么多年都沒有被抓住、被發現。”文博解釋道。

    此時的路橋開口道:“你現在站出來說你要立功,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上卿的所作所為,你知道的和道聽途說的。特別是你自己當鋪的,都要說出來。”

    “等等,我要是說了我爺爺會怎么樣?”文博對著電話詢問道。

    “我已經安排好你爺爺了,如果你真怕就全部攔在自己身上。你的所作所為,跟上卿的比起來弱太多了。要是真的能抓住上卿,你肯定能減刑。”路橋解釋道。

    “問題是,問題是上卿是誰啊?幾年了都逍遙法外,就我一個小店能夠成功抓的住她嗎?”文博不解的說。

    “當然可以,因為我知道上卿的身份。聽好了,上卿的身份就是鹿港之星的CEO秘書麗薩。她的造假辦公室就在鹿港喵嗚咖啡的二樓,你不是很能說嗎?用你的嘴把事情說出去,只要抓到人就行了。”路橋解釋道。

    “麗薩?一個秘書?”文博有些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但事實如此。”路橋解釋道。

    “那成,我相信你。我馬上就去說,對了你也要保護好我的爺爺。我怕他們對我動手,也會對我爺爺出手。”文博開口道。

    “你放心,我會安排好的。”路橋說完思考著文博說得對,自己讓刑天、大鵬或者悟空的任意一人將這位文山老爺子也保護好才對。

    “那我信你一次,上卿要我死。你要上卿死,你到底是什么人?”文博詢問道路橋。

    “你就把我當成比你知道的多一些的被上卿迫害的人吧。”路橋解釋道,如果不是麗薩拉自己入會。自己根本不會知道這個事情,也根本不會走出這一步。

    “那我現在就出去說了,抓住了上卿就不會有人殺我了對吧?”文博再度詢問道,文博現在根本不考慮能不能減刑。畢竟自己的生命都有問題,必須要解決這個問題。

    路橋點著腦袋:“雖然你的嘴很臭,說話的方式我也不是很喜歡。但如果你能把這個事情做好,出來之后我保你安全。”

    “成,我就信你一次。”文博掛掉了電話拿著手機沖出了房間,對著剛好抽完煙的醫生大喊道:“我有重要的線索,我要求減刑。他們在牢里殺我,是因為我知道事情。”

    此時的醫生看著文博,拿回了自己的手機帶著文博進屋就聯系了獄警。

    “你有什么要說的?”獄警看著文博。

    文博緊張的大喊道:“特大的假文物案件,我知道上卿是誰。”

    ……

    牛壯看見座機掛了,將手機拿了起來開口道:“對方掛了,路橋你不會再搞什么危險的事情吧?”

    此時的牛壯拿著手機和座機,自然事情聽了個清清楚楚。

    路橋解釋道:“不會有什么事情的,你放心好了。我也掛電話了,你先忙你的事情。”

    “真不會有事情?我沒聽錯的話你電話里聊到上卿了。”牛壯開口道。

    “你都知道上卿?”路橋此時不解的說,真沒想到這事情牛壯都知道。

    牛壯走出了兔咖,指了指自己的收銀位子對著狗毛開口道:“你替我一下,我去個廁所五分鐘。”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