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科幻小說 > 機戰世界 > 正文卷 第295章 基本操作有很多種

正文卷 第295章 基本操作有很多種

    破釜沉舟還是孤注一擲,有人覺得秦云選擇以這種方式開局是好事,充滿了豪氣和霸道,但同樣也有人覺得秦云這么做不是好事,太過沖動。

    支持的人有,想要看熱鬧的人也有,這種毫不掩飾自己野心的舉動,朝著宇宙軍總帥的位置豎大旗的架勢也會讓不少人生出一些特別的想法。

    但不管怎么樣星火艦隊還是整整齊齊的離開了月球,開始朝著目標方向全速而去。

    光輝號的艦橋里,美絲媞站在秦云身邊,今天她是第一次知道原來秦云真正想要的竟然是宇宙軍總帥的那個位置,這讓她有點懵,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是在做夢吧,我一定是在做夢?宇宙軍總帥?這真的不是開玩笑?

    但余晨是知道的,從被派到秦云這里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點,秦云是被現在以雷蒙總帥為首的一群人指定的下一任繼承人,多則五年,少則一兩年,必然會走上宇宙軍總帥位置的那個人。

    20歲的宇宙軍總帥,這真的太嚇人了,就算是五年的時間那也就是二十三四歲,這和20歲也沒有多大差距,在聯邦的歷史里也是前所未有的。

    而且余晨知道雷蒙總帥的想法,二十歲也好,二十四歲也好,秦云一旦成為宇宙軍總帥起碼可以在軍方最高層里混上最少四十年的時間,而四十年那么長的時間,足夠秦云將軍方帶往另一個臺階。

    余晨其實也很羨慕秦云,那么年輕就受到了雷蒙總帥如此看重,未來不可限量,必然也會是聯邦最有權勢的人,即便現在他和秦云一樣都是上校,但來到了星火艦隊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自己的身份,都是把秦云當作自己真正的長官在看待,而作為秦云的顧問,秦云一旦入主宇宙軍,也代表著他這個顧問也將會更上一步。

    秦云能在軍方混四十年,他跟在屁股后面搞不好也能前途敞亮的在軍方混上三十來年?

    另外有一點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看明白的,至少秦云能看明白,未來如果他坐上宇宙軍總帥的位置,起碼是一段時間以內他都還是必須借助雷蒙總帥和周校長兩人的能力,影響力。

    換句話來說,那就是雷蒙總帥不會真正的離開宇宙軍,而是會從前臺站到幕后,繼續通過秦云來對整個宇宙軍進行管制和影響,若是換成另外的人來擔任宇宙軍總帥的話,那這事不可能發生。

    唯獨只有在秦云這里雷蒙總帥才能這么做,而這也是必須的,秦云也不會覺得自己就是個被推上臺的傀儡,他確實是需要雷蒙總帥和周校長的影響力來幫助自己盡快的掌控整個宇宙軍,也需要兩人的經驗,也需要這兩人為他遮風擋雨。

    話題扯得有些遠,秦云這邊再次看了一遍目標艦隊的資料,輕輕閉上眼睛用手在桌子上敲打起來。

    “還有多久能到。”

    美絲媞在旁邊回道:“根據距離路線,計算三小時內可以將對方納入視距范圍。”

    “三個小時……”秦云輕輕頜首,說道:“也就是說留給我們殲滅敵人的時間僅有幾個小時而已,在這幾個小時以內必須將對方削弱到無法進行降下作戰的程度,又或是逼迫他們提前進行降下作戰。”

    余晨也開口說道:“陸軍方面也已經做好了準備,戰機隨時可以起飛進行空中攔截。”

    說著,余晨對著CIC的方向輕輕一擺手,大屏幕上就出現了一副畫面:“陸軍也制定了幾個包圍圈,在協同作戰中他們會盡可能對進行降下作戰的敵軍進行攔截,而最佳的位置則是海面。”

    “要么徹底攔截住敵軍,要么就迫使敵軍提前開啟降下作戰鉆進我們的包圍圈中,而且在這個過程里我們要盡可能的打掉敵軍的空降倉,減少陸軍海軍方面的壓力,而且一個角度的變化也會導致降下的目的地發生巨大改變。”

    “地空導彈也隨時待命負責攔截這種存在角度差異的敵人。”

    吉娜·克魯斯補充說道:“但最需要注意的是宇宙聯合和迦勒爾戰艦玉石俱焚的直接降下,一個不好如果這些戰艦落入到城市中后果會非常嚴重,對面太過靠近藍星了,這種臨界環境下作戰必須要注意這點。”

    秦云看了一眼吉娜,輕輕點頭:“我們的任務非常重,這確實不是一個容易完成的任務,把需要注意的事都向全艦隊通告一下,一小時后進入第二戰備狀態。”

    “不過吉娜,你認為如果他們真的進行降下作戰的話,還會不會有其他的目的在里面。”

    吉娜看了看秦云,偏開腦袋輕輕點了點頭:“以宇宙聯合一貫的行動模式來推測,他們不會為了達成單一的目的而行動,所以很有可能有其他的安排,也會考慮到降下作戰會被攔截的情況。”

    “甚至這次降下作戰可能本身就是一個假象。”

    秦云抬起頭看向了大屏幕,道:“把藍星上所有具備生產戰艦和機甲能力的重工位置給我標識出來,還有大小加速器全部標識出來。”

    美絲媞點點頭朝著CIC的方向走了過去,而余晨則是皺起了眉頭:“長官,你認為他們有可能向我們的工廠發起襲擊?”

    秦云開口說道:“并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花了那么多的功夫壓制住了聯邦的控制區域,又讓聯邦這邊出現了那么大的損失,穩固現有優勢并且從這個方向繼續擴大優勢的可能性很高。”

    “而一旦藍星上的工廠被襲擊,我們的艦船補充和機甲補充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而如果加速器受到襲擊被破壞的話,也會讓我們受到相同的影響,就算戰艦被制造出來可是沒有大型質量加速器,戰艦也沒有辦法從藍星進入宇宙。”

    “沒有了藍星支援的宇宙軍那就是孤家寡人,對叛黨的威脅也會變得更小,而接下來他們也沒有必要在和宇宙軍進行大規模的戰斗,只需要不停的騷擾,以精英力量進行連續突襲繼續消減我們的有生力量,那拖也能把我們宇宙軍給拖垮掉。”

    說到這里秦云也是搖頭一笑:“這些應該也都是基本操作,換做是我也會這么做的,而且現在的主動權已經完全落在了對方手里,就算現在這個時候對方知道我們正在過去,也都可以隨時進行降下作戰,想攔都攔不住。”

    “這次的作戰就是盡力而為,能夠攔截就攔截,但作戰目的還是以殲滅為主。”

    秦云又輕輕敲了敲桌子,仿佛是在自言自語:“不過工廠和加速器絕對不能出問題,不然戰爭真的就會演變成為波及藍星的陣地戰,實在不行那恐怕也只有我帶人親自返回藍星一段時間了。”

    秦云雙手放在了桌面上敲打了起來,將幻痛的資料又調動出來:“理論上幻痛具備單機降下的能力,但是需要輔助裝備。”

    忽然冒出來的話讓旁邊的人也是一愣,美絲媞連忙說道:“長官,不管發什么事你絕對不能去冒險啊。”

    秦云轉頭看了一眼美絲媞,搖頭:“我只是在做必要的準備罷了,若是真的出現特殊的情況我必須尾隨降下進行攔截,那我也只能這么做,而且這種狀況我感覺好像也是基本操作。”

    毛的個基本操作!

    三個人腦子同時蹦出了相同的想法,完全無法理解秦云腦子里所謂的基本操作到底是什么情況,更不清楚到底還有那些東西屬于基本操作,這些在秦云看起來的基本操作,對于三人來說那已經是非常規操作了好不好。

    吉娜不自覺的搖了搖頭,遲疑了一下又說道:“雷霆機甲具備單機降下的性能,從設計之初就考慮過對藍星的降下作戰,而且變形模式下的降下突入非常容易,雷霆機甲的盾牌完全可以支撐這點。”

    “同時在降下后雷霆機甲的變形模式具備一定的滯空航行能力。”

    秦云又將雷霆機甲的資料調了出來,看著屏幕里頂部是圓形盾牌,徹底變形導致看上去像是四爪章魚一樣的機體也是沉默下來。

    秦云搖了搖頭:“如果之前襲擊我們的那支艦隊匯合過來,那他們要進行散布式的降下作戰那可真是難以攔截。”

    吉娜提醒道:“長官,宇宙聯合要擊破你的態度是非常明確的,他們不會介意用幾十個人的性命來和你交換,哪怕是他們的王牌和精英,所以長官你還需要注意不要纏住并且被拖入大氣層,甚至是對方的直接自爆。”

    秦云點點頭站了起來:“我知道了,讓參謀那邊制定作戰計劃進行一下戰術推演,我先去格納庫準備,光輝號戰斗指揮還是交由吉娜來負責,以殲滅敵人為第一目標。”

    “是。”

    搖著頭離開艦橋,秦云心里也有些感慨:“這次的作戰不容易啊,太被動了,天時地利人和,這邊只占據人和這一點,難。”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