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網游小說 > 這個游戲不一般 > 第一卷 初入眾生世界 第261節 是他

第一卷 初入眾生世界 第261節 是他

    痞氣青年怒道:“我踢它怎么了,這狗東西不聽話,我教育一下它又怎么了?真不知道你腦子里面怎么想的,是嫌賺的錢多啊,非得養條狗,狗糧很貴的,不要錢的啊!”

    石飄氣極道:“我花錢養它的,又不花你的錢。”

    痞氣青年哼了一聲,道:“要不是它愛叫,老子懶得理它,再說了,你的錢不就是我的錢么?有必要分的這么清楚么?”

    “你……”石飄從地上抱起了比熊犬,氣的胸口劇烈起伏,眼淚都掉下來了:“我當初真是眼瞎,怎么看上了你這種爛人!”

    “爛人?石飄你再說一句試試?信不信我抽你?”痞氣青年幾步沖到了石飄面前,揚了揚沒幾兩肉的瘦胳膊,怒聲道。

    石飄被嚇得抱著比熊犬,后退了好幾步,不敢再說話了,眼淚卻是不爭氣的從眼眶里掉了出來。

    “沒意思,睡了,讓你的狗老實點,別再叫了,再敢叫,吵醒了老子,老子踢死它!”痞氣青年罵罵咧咧的進了臥室,嘭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只留下了石飄抱著她的比熊犬,在無聲的哭泣,眼淚一滴滴的往下落,就連妝都哭花了。

    比熊犬被人踢了一腳,兇了一頓,這下也老實了,不再叫了,被石飄抱在懷里,只是發出了低低的嗚咽聲。

    抱著狗在沙發上默默哭了一陣之后,石飄用手抹干了眼淚,繼續吃快餐。

    男友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對她了,她早已經習慣了。

    之前有反抗過,被打的很慘,現在她已經習慣去忍受了。

    邊吃飯,邊看手機。

    手機視頻APP里,這時候推薦的,都是關于眾生世界的視頻。

    對于‘眾生世界’這款游戲,石飄其實不算陌生,甚至了解過‘眾生世界’的部分真相。

    她現在的男友,也曾接觸過‘眾生世界’。

    剛開始,那是雄心萬丈,揚言要成為所有玩家里的第一人,然后腳踏萬丈彩虹來迎娶她。

    結果,還沒堅持一個星期,新手村都沒出,男友就堅持不住了,哪怕知道‘眾生世界’的真相也堅持不住了,罵罵咧咧的棄游了,繼續玩他的英雄榮耀。

    石飄隨意翻了一下,忽然怔住了。

    她看到了肖執的名字。

    一個讓她感覺有些熟悉的名字。

    會是他么?

    應該不是他吧,他就是一個窩在小縣城,靠碼字為生的網絡寫手而已,沒什么正經工作,穿著也土的掉渣,不修邊幅,比起酒吧歌廳里那些精致的男生來,有著天壤之別,也就人長得周正了一點而已。

    當初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之后,沒過幾天她就后悔了,無聊,無趣,平淡,她想要的是刺激,而不是這種平平淡淡的生活。

    而且找一個網絡寫手當男朋友,說出去多沒面子啊,當初她就是在閨蜜面前隨便提了一嘴,就被閨蜜給笑話了好半天。

    至于噓寒問暖,她身邊噓寒問暖的人多了,不缺這一個。

    她無法忍受跟這么一個無趣的直男,在小縣城里過一輩子。

    他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

    于是,分手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怔了片刻之后,石飄面色有些復雜的,點開了肖執的那個采訪視頻。

    是他……

    真的是他……

    “大家好。”手機屏幕中的肖執,面露微笑的介紹著自己:“我是肖執,一名‘眾生世界’的玩家,很榮幸能夠接到京都電視臺的邀請,在這里……”

    肖執之后說了什么,石飄沒聽進去,只是她的眼中,卻是再次有淚水涌了出來,順著臉頰滾落。

    石飄沒有去擦,而是用手捂著嘴巴嗚嗚的哭了起來。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時的自己,為何要哭,為何會覺得心很痛。

    手機屏幕里的肖執越帥氣,她便越心痛,手機屏幕里的肖執越優秀,她便越心痛。

    是后悔么?

    自己當時的決定,難道錯了么?

    當初的自己,怎么就義無反顧的,放棄他了呢?

    然后就找了個如今這樣的……

    我這是在……犯賤么?

    哭著哭著,淚水就模糊了她的雙眼。

    不知不覺間,這段視頻已經播放完了。

    哭了一陣之后,石飄抹干了眼淚,往臥房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抹決絕,她起身躲到了租房的衛生間,關上門之后,有些顫抖的拿出手機。

    她的微信里,早已經沒有肖執的名字了。

    石飄開始在通話記錄之中,尋找肖執的電話號碼。

    她隱約記得,肖執有給她打過電話的,打過好幾次。

    翻了一陣之后,石飄眼前一亮,找到了!

    應該是這個號碼吧。

    石飄伸出手,有些顫抖的撥通了這個號碼。

    一陣盲音之后,一個女聲道:“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正忙,暫時無法接聽您的電話,請稍后再撥。”

    連試了好幾次之后,都是這樣。

    石飄有些頹然的靠在了衛生間的墻壁上,眼淚又開始控制不住的往外涌,嘴里喃喃道:“不會的,不會的……”

    對,還可以發短信。

    石飄忙用手機給肖執的號碼發短信:“肖執,我是石飄。”

    過了一會之后,提示:“短信發送失敗。”

    石飄又不甘心的接連發了幾條短信,得到的提示都是:“短信發送失敗。”

    “不會的,不會的,你明明說過的,你明明說過愛我的,明明說過很愛很愛我的,怎么會這樣……”石飄嘴里喃喃,淚水再一次模糊了她的雙眼。

    對了,還有微信。

    只要知道對方的手機號碼,就可以搜索到對方的微信號。

    當時,他們只是互刪了微信號,并沒有拉黑對方……

    這時候,肖執正騎著龍駒,在馬道之上飛馳著。

    哪怕有著道境的實力,在趕路時,肖執都保持著基本的警惕。

    在這個世界上,筑基期修士,并不是無敵的。

    在野外保持必要的警惕那是必須的。

    在不動用真元之力的情況下,不要說同階強者了,哪怕是低一個大境界的武者或者是妖獸偷襲,都有可能重創,甚至是殺死他。

    渡過雷劫,踏入筑基初期之后,雖然體內能量,產生了質變,但武修的身體素質比起之前來,卻沒有多大的變化。

    身體素質想要有變化,得等到筑基中期。

    筑基中期,真元淬骨,不僅是骨骼,武修的皮肉以及五臟六腑,也將得到大幅強化。

    屆時,哪怕單憑肉身強度,不動用體內能量,武修也將擁有不弱的戰力。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