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顧總,你老婆又下套了! > 正文 208.看來你的五千萬破費了

正文 208.看來你的五千萬破費了

    “爸爸,后媽在找你什么麻煩?家里氛圍怎么這么壓抑?”

    沈濤干咳一聲,解釋道:“沒什么,無事找事而已。喬菲,你回家是找我?”

    “恩,爸,我想問,我還能回這個家么?”蘇喬菲可憐的問。

    沈濤笑了,“你是我女兒,永遠可以回這個家,放心,家里還是爸爸做主。”

    “恩,謝謝爸爸!”蘇喬菲假裝父女恩愛的樣子,抱著沈濤撒嬌。

    顧湄在底下,踢了顧欣怡一腳,示意她先把王美人帶走,這件事不能讓蘇喬菲知道。

    顧欣怡點點頭,朝王美人招手,拉著走了。

    顧夜跋一直觀察她們暗地里的小動作,見她們這么謹慎,不免視線移到了王美人身上。

    她?她跟家里的氣氛有什么關系?

    還有,她的臉色很差,難道是昨晚扛藥物作用導致的?

    顧欣怡帶著王美人走了,蘇喬菲也松開了爸爸,得意的瞪著顧湄,“后媽啊,看來你的五千萬破費了,沒有成功把我趕走,我怎樣都是爸爸的女兒,你改變不了的。”

    “哼,別得意太早,總有讓你失望的一天。”顧湄說完,也站起來走了。

    還差幾周就預產期了,她總是忍不住想睡覺,多醒一會兒就會覺得很累。

    本來人很多的客廳,在蘇喬菲這么小小的一鬧以后,瞬間散了,只留下沈濤,她還有顧夜跋。

    “姨夫,聽說最近沈氏集團出了幾單棘手的業務?”顧夜跋坐下來聊公司的事。

    沈濤點頭,“是啊,有點棘手,客戶要的急,可我們原料采購不足,按期交貨很難。”

    “要不找其他工廠幫忙代工一些?”顧夜跋出主意。

    蘇喬菲一聽,立馬建議,“我記得郊區有個很大的工廠,他們應該能幫忙吧?”

    就是最開始白家的那個工廠。

    沈濤笑了,“那就是我們沈家的工廠,已經滿負荷,加不了訂單了。”

    “啊,自家的?之前我怎么不知道?我網上搜,大多數看到的是一些有關國外股東的資料,關于沈氏相關的資料很少。”蘇喬菲假裝很吃驚的樣子。

    沈濤神情閃爍,簡單的解釋一聲,“其實是我們要求的,不想那么招搖。”

    “奧。”

    “姨夫,你看我下面新收購的工廠如何?現在暫時沒開展多少的業務,生產力還有剩余,可以代工一些。”顧夜跋舉薦了自己的工廠。

    沈濤倒杯茶,品了品,“恩,是個不錯的主意。”

    “那我安排人去協調?”顧夜跋問。

    沈濤猶豫的想了想,“去吧,反正都是自家人,能賺錢就行。”

    “恩。”

    蘇喬菲無聊,去了洗手間一趟,出來繞道廚房那邊偷看。

    一般這里是最好聊閑話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聽到點有用的消息。

    “哎,也不知道沈家怎么了,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沈家的風波就不斷,一不平靜我們就遭殃,連說話干活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惱了主子。”

    “就是啊,這才平靜了幾天啊,又出了昨晚那檔子事兒,看來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誰說不是呢,不過我們老爺也是夠牛的,什么事都敢做,還是在夫人的眼皮子底下,嘖嘖……”

    “噓,不要說了,小心被人聽到挨罵。”

    “恩恩,閉嘴,不說了。”

    蘇喬菲聽了幾句就悄悄離開,回到客廳。

    顧夜跋還在和沈濤聊,不過聽意思已經進入尾聲了。

    “那姨夫,我們就這么說定了。”顧夜跋笑著說。

    沈濤點頭,“可以。”

    “爸,中午我們在家吃飯可以么?”蘇喬菲站出來問。

    沈濤笑了,“自己家還拘束什么,想吃直接告訴管家就行。”

    “嗯,那我們去點餐了。”說完,蘇喬菲拉著顧夜跋去廚房。

    “各位阿姨,我們來做吧,你們去做別的。”

    傭人一聽不用自己做了,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連忙道歉,“小姐,對不起,我們不該邊干活邊聊天的,我們再也不敢了,請別趕走我們。”

    蘇喬菲‘撲哧’一聲笑了,“我沒有要趕你們走的意思,是我想和老公一起配合做點吃的,所以才讓你們去干別的。別多想。”

    “奧,這樣啊,那小姐需要我們幫忙的時候隨時叫我們。”傭人懂事的說。

    蘇喬菲點頭,“好的好的,我會的,你們快走吧,別妨礙我們培養感情。”

    把人趕走以后,蘇喬菲拿了幾樣食材,開始動手做。

    顧夜跋在旁邊打下手,“你是不是有話跟我說?”

    蘇喬菲手上動作不停,反問:“你怎么知道的?”

    “難道這么久的相處是白費的么?了解你也了解差不多了吧!”顧夜跋笑了。

    蘇喬菲伸手在他臉上捏了捏,夸獎道:“果然厲害,這才是我男人。”

    “嗯,所以,你要跟我說什么?”顧夜跋問。

    蘇喬菲跑去廚房門口,左右看了看,見沒人偷聽,才回來小聲說:“剛才我聽到傭人的一些話,你給分析分析。”

    “嗯,都說什么了?”顧夜跋問。

    “她們說昨晚上老爺在夫人眼皮子底下做了些事情,是不可說的事,你覺得會是什么?”蘇喬菲疑問。

    顧夜跋想了想,“難道把小三小四帶回家瀟灑了?”

    “有這種可能,但是跟早上我們進來看到的那一幕關聯不上。”蘇喬菲否定了這個猜想。

    “那是……”顧夜跋繼續想。

    難道是……不會是真的吧!

    “王美人……”蘇喬菲一直猜的就是她,只是不敢確定。

    “昨晚上,王美人是不是被你下藥了?”蘇喬菲問。

    顧夜跋搖頭,“不是被我下藥,是被我算計了,把下給我的藥讓她吃了。”

    “我靠,你這個男人,夠腹黑啊!”蘇喬菲害怕的后退了幾步。

    顧夜跋不悅,一把拉回她,說:“我的腹黑只針對敵人,不針對你,除非你想變成我的敵人。”

    “一邊去,跟你做對手,我不是找死么!”蘇喬菲沒好氣的翻白眼。

    “看來事情八九不離十了,就是王美人和沈濤之間的事情,怪不得顧湄那么氣呢,這是當著她的面給她好看啊!”

    顧夜跋狡猾的勾唇,“事情還沒確鑿的證據,我們還是不要瞎猜了。”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