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變成幽靈了如何是好 > 正文卷 136. 幽靈終于得逞

正文卷 136. 幽靈終于得逞

    謝過了尾川美魚的關心,琉璃繼續游著泳,夏彥繼續在水下面飄蕩著。

    到了中午,她們來到岸上,吃了便當。

    琉璃插下了一根香給夏彥,尾川美魚疑惑的看了看,但沒有問。

    下午,又游了一會兒后,兩人躺在防水布上,用陽光曬干了身上的T恤,穿好衣服,往回走去。

    路過村后面河流的時候,尾川美魚再次提出釣魚,夏彥配合的給她表演了特殊的技巧。

    傍晚,琉璃告別尾川美魚,回到了家中。

    往常是星野圭回來最晚,今天星野圭已經在餐桌上等她了。

    一起吃了晚飯,琉璃回到了臥室。

    她坐在書桌前,拿出一本書看著。

    夏彥躺在她的床上,玩著掌機。

    他白天的沖動來得快,去得也快,現在已經完全忘了那件事。

    但琉璃還記在心里。

    看了眼夏彥,少女拿起手機,打開聊天軟件,給白鳥惠子發著信息。

    『惠子阿姨,你在嗎?』

    回復很快到來:『我和愛醬都在,怎么啦?』

    『我想要問一件事,』琉璃將自己的苦惱說出,尋求著經驗,『男生每次牽手,只牽幾秒鐘,偶爾摸臉也只有幾秒,別的什么也不做,是不是不太喜歡對方?』

    夏彥一直沒和琉璃說香火的事情,少女一直以為,夏彥是想摸多久就能摸多久。

    所以她感覺,夏彥是不想觸碰她。

    『是秋月君和琉璃醬嗎?』白鳥惠子問。

    看到回復,琉璃漲紅了臉,她心虛的瞥了眼夏彥,見到夏彥還在專心的打游戲后,放心下來。

    她回復說:『不是我,是我的一個朋友』

    『哦,我明白了,他是主動伸手,還是被動伸手?』白鳥惠子問。

    『一半是主動,一半是被動』琉璃回答說。

    『琉璃這樣的孩子,肯定很受喜歡,大概是有什么顧忌吧,畢竟是幽靈』白鳥惠子回答。

    『是朋友!』琉璃倔強的說。

    『我知道了,你可以仔細感受一下,他在觸碰你的時候,是個什么反應』白鳥惠子又提出建議。

    『不是我!』再次否認后,琉璃放下了手機。

    她感覺這個建議不錯,她還沒有仔細觀察過夏彥的反應。

    站起身,拿著書,琉璃坐在了夏彥的身邊。

    夏彥正玩到關鍵時刻,他扭頭看了眼,見少女沒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將視線放回了屏幕上,繼續和boss廝殺著。

    這個boss有些棘手,夏彥花費了十分鐘,讀了三次檔,才解決掉了它。

    放下掌機,夏彥放松了一下念力。

    他發現琉璃還坐在他的身邊,并且正在偷看他。

    夏彥皺起眉頭,感覺情況不對。

    往常時候,琉璃看書都是在書桌前看,從沒有坐在床邊看過。

    這丫頭想要干什么?

    夏彥冷靜思考,仔細分析。

    一個女生借著看書的掩飾,偷偷看一個打游戲的男生,是想要做什么?

    片刻后,他得出了結論。

    他開始了行動。

    他將手里的掌機給了琉璃。

    “嗯?”琉璃疑惑的看著夏彥。

    不是要打游戲嗎?

    夏彥收回了掌機,松了口氣。

    掌機只有一個,要是給了琉璃他就沒得玩了。

    不過,不是打游戲的話,又會是什么?

    放下掌機,他直接問:『看我做什么?』

    “沒什么。”琉璃扭開了頭。

    這種反應表示問題很大。

    不過琉璃不想說,他也無法猜測。

    他試著感應了一下靈觸,從少女那里傳來的,是羞澀的情緒。

    羞澀有著許多原因,無法準確判斷。

    低下頭,夏彥繼續打著游戲。

    琉璃坐在夏彥的身邊,久久沒有收獲,她看向夏彥,夏彥玩的十分入神。

    咬了咬嘴唇,琉璃放下書,站起了身。

    她打開行李箱,拿出了一個布袋,又看了眼夏彥。

    夏彥還在打游戲。

    他注意到了琉璃的離開,但沒有在意。

    五分鐘后,琉璃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夏彥轉過頭,看了一眼。

    這一眼后,他的視線無法移回。

    琉璃的身上,穿的是一件普通樣式的泳衣。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琉璃。

    你明明有泳衣,白天居然不穿給我看!

    明明是盛夏,夏彥卻感覺身上很冷,他冷得發抖。

    這個世界到底怎么了,人與幽靈之間,還能不能友好相處了。

    話說這丫頭現在穿泳衣做什么。

    是感覺良心不安嗎?

    放下掌機,夏彥托著下巴,打量著琉璃。

    少女的神態拘謹,十分不好意思,但還是努力直視著夏彥。

    一分鐘過去。

    兩分鐘過去。

    琉璃的低下了頭。

    從靈觸里,傳來沮喪和悲傷的情緒。

    嗯???

    夏彥十分茫然。

    我就是多看了兩眼而已,你就悲傷成這個樣子了嗎!

    他沉思兩秒,拿起被子,蓋在了少女的身上。

    靈觸里傳來的悲傷更加濃烈了。

    『怎么了?』夏彥摸不著頭腦,他小心的問。

    “你都不碰我。”琉璃小聲控訴著夏彥。

    原來是這個原因嗎?

    夏彥抓了抓腦袋。

    他也很想觸碰琉璃,但他是真的做不到。

    要怎么回答?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行?

    還是扯謊糊弄過去?

    思考片刻,夏彥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用念力抬起少女的臉,夏彥寫字回復:『幽靈是不能隨隨便便碰到人類的』

    “不是不喜歡?”琉璃問。

    夏彥感覺到,靈觸傳來的悲傷停止了。

    『我怎么可能不想碰你』夏彥伸出手,使用一縷香火,撫上了少女臉,『我還想要你幫我生小幽靈呢』

    夏彥感覺到,靈觸傳來的情緒,立即變成了羞澀。

    琉璃又低下了頭,不過這次是歡喜的低下了頭。

    “我會努力的。”她保證說。

    心情平靜下來之后,她又為自己剛剛的行動而羞愧著。

    她居然做出這樣不知廉恥的事情來!

    “對不起。”她向夏彥道歉。

    夏彥摸了摸下巴。

    作為一個合格的資本家,在對方羞愧的時候不敲詐一筆,天理不容。

    『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么!』他板著臉回答。

    見到夏彥面色不愉,琉璃手足無措起來。

    『今天不許換別的衣服了』夏彥說出條件。

    內心愧疚的琉璃答應下來,簽署了條約。

    側躺在床上,夏彥滿意的看著琉璃。

    到了八點,他依依不舍的移開目光,一拉紅色愿繩,來到了紫藤千春那里。

    是時候過去叉依姬的神社,把那個藍色珠子拿來了。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