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一妃沖天:紈绔世子要嫁人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別怪她不顧兄妹之情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別怪她不顧兄妹之情

    桃紅又低語了一番,慕嵐俏臉登時變得陰晦難看。

    隔著屏風,慕沛看不到顏側夫人和慕嵐的神色,只是看母親和妹妹都走出了屏風,也就隨口問:“怎么了?”

    “無事。”

    慕嵐和顏側夫人回到座位,就好像剛才什么事兒都沒有發生。

    只是自小生長在宅邸,誰不會察言觀色?

    慕佳先告辭離開。

    從屋子里出來,只瞧著外面的天色暗下來,雪也已經停了。

    原來三姐姐都會送一送她,這回二姐姐說的話兒都敷衍。

    慕佳招呼過來身邊的侍婢小梅,低聲道:“去問問怎么回事兒。”

    小梅應聲。

    慕佳恍若無事的在越華閣外面轉起來。

    雖說寒冬歲月,越華閣的花兒都已經凋零,但大雪過后,皚皚清涼,也別有一番景致。

    越華閣的侍婢們都知道這位是六小姐,府中慕夫人與顏側夫人的不合長著眼睛就知道,可這位六小姐卻是和三小姐二公子走的親近,于是對六小姐用過了飯還在越華閣的院子里轉也就睜一眼閉一眼。

    或許是六小姐吃的多了些,消消食。

    很快小梅回來,慕佳主仆也恍若無事的從越華閣出來。

    待走的稍遠些,慕佳問:“怎么回事?”

    小梅道:“聽說是伯爺給世子殿下那邊賜了宴,二小姐,四小姐,五小姐,七小姐,四公子都在世子殿下那邊。”

    慕佳愣了愣。

    也就是說今兒晚上除卻她和三姐姐,二哥哥,三哥哥,都在大兄那邊。

    怎么會!

    不過就是賞賜了個什么內甲而已。

    怎么連父親也賜了宴?

    她的印象里聽雨軒中從沒有過這么多的人。

    二哥哥三姐姐他們也就罷了,她是大兄的親妹妹。

    她才是最應該在大兄身邊的……

    慕佳說不清自己是懊惱還是旁的,一時腦袋里有些空白。

    又聽著小梅接下來的話,“奴婢回來,走的離那邊近了些,聽到了二公子的聲音,二公子像是氣急了,喊的也大了些,奴婢聽到了‘憑什么’‘我也是馬球隊’‘他是世子’之類。”

    小梅說的斷斷續續,可也已經足夠明白。

    慕佳眼神有些怔怔然:“三姐姐可說什么了?”

    小梅搖頭:“奴婢沒有聽到。”

    慕佳點了點頭。

    三姐姐和二哥哥不同,三姐姐對她一向很好。

    只是三姐姐對她好,對大兄就未必……

    那日在聽雨軒,三姐姐也是更偏向著二哥哥,連她都看到二哥哥的摔倒和大兄沒有關系,可三姐姐就說是大兄的錯。

    還有今日,如果三姐姐他們早就打算去的話,也不會穿的那么隨便。

    所以其實就算是她不去越華閣,不說那些話,原本三姐姐他們也是不打算去的?

    以往不明白不懂的似乎一下子清明清晰起來,卻更是讓慕佳恍恍惚惚。

    直到眼前面“聽雨軒”三個字赫然出現,她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慕佳往前邁了兩步又退回去。

    萬一看到小七她們,怎么辦?

    慕佳咬著嘴唇,最后還是決定離開。

    “前面可是六小姐?”后面一聲低呼。

    “……”

    慕佳頓住,死死的閉上眼睛。

    看著自家小姐掩耳盜鈴,小梅躬身回轉:“是,大管事好。”

    慕大忙推辭:“小梅姑娘可不敢這么喊的,您喊我的名字就好。”

    慕大瞧了眼那邊蒙著斗篷沒回頭的六小姐,道:“世子囑咐了老奴在這邊等著六小姐,說是等六小姐過來,把這個給六小姐。”

    慕大遞過去一個盒子。

    小梅回頭看慕佳,慕佳偏了偏頭,小梅把盒子接過來:“勞煩管事。”

    “客氣客氣。”慕大嘿嘿的笑,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

    小梅:“……”

    慕大:“……”

    “走吧。”慕佳悶悶出聲。

    “呃,六小姐,您還是看一眼的好。”慕大道。

    慕佳差點兒回頭懟這個不開眼的仆從,看不出來她現在心情不好?

    只是今兒,她慫。

    慕佳沒說話,小梅就知道主子允了,小梅打開盒子,盒子里一張卷起來的紙,從背面可隱約見墨色。

    什么東西?

    慕佳打開,看到上面的字跡,慕佳深吸了口氣。

    上面一行字——抄寫二十遍“閨訓”。

    字跡龍飛鳳舞,鐵畫銀鉤。

    正是大兄的筆跡。

    又是抄!

    還二十遍!!

    憑什么!!!

    慕佳拿著那張紙的小手不住的顫抖。

    小梅在旁邊絲毫不敢多嘴。

    “呼——”

    慕佳終于重重吐了口氣,捏著那張紙的小手攥了又松開,最后還是扔回到了盒子里。

    “我們走。”

    “是。”

    小梅跟在慕佳身后急急離開,慕大轉身回去稟告。

    慕子悅瞧了眼墻角的漏壺。

    小丫頭總算是來了,比她想的來的還要早一些。

    抄了這二十遍,一切好說。

    如果不抄,就別怪她不顧念兄妹之情!

    伯府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六小姐沒有去聽雨軒,反而去了越華閣的消息也傳到了豐華堂。

    “佳兒太不懂事了,這個時候怎么能去那邊。”慕夫人氣憤道。

    胡嬤嬤在旁邊沒有說話,照她看來,別說是這個時候,就是尋常時候那邊也是能不去就不要去。

    “走,去竹籬館。”慕夫人決定好好教訓下自己這個不聽話的女兒。

    “夫人,人多眼雜的,還是奴婢去瞧瞧的好。”劉嬤嬤道。

    慕夫人也醒過神來,若是她現在氣沖沖的過去,豈不是讓越華閣那邊得意她們母女不合?

    “若是佳兒小姐執意,您再去不遲。”胡嬤嬤又給了臺階。

    慕夫人終于點了頭。

    胡嬤嬤提著糕點往竹籬館過去。

    胡嬤嬤進去了竹籬館,慕佳連頭都沒有冒。

    往日里胡嬤嬤也習慣了,可這回她還是要問一問。

    “小涵,你們小姐是怎么了?”胡嬤嬤問旁邊的侍婢。

    小涵小聲道:“小姐回來就是這個樣子。”

    不多時,小梅從里面出來,外面胡嬤嬤使了個眼色。

    小梅知道胡嬤嬤的意思,微微的掀開門簾一角。

    屋內慕佳正站在書桌前寫字,眼眶發紅,鼻頭微紅,像是哭過了。

    “世子讓小姐抄二十遍閨訓。”小梅悄悄說。

    胡嬤嬤眼中微微一閃。

    或許夫人是杞人憂天了。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