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望門悍女:郎君捧上天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割據作亂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割據作亂

    原宸出發不過三日,南方局勢就開始動蕩。

    南方以邕州為中心的附近割據,皆坐地起亂。唯有離邕州最近的陳山依舊按兵不動。

    邕州的割據作亂聲勢浩大,不過短短數日,就接連引起附近好幾個州的割據紛紛出頭。

    以南北分割線安嶺為界,離安嶺最近的安陽割據紛紛發起作亂之勢,直搗南方,浩浩蕩蕩。

    至此,南方偏北的安陽割據猛虎南下,局南方偏北的零碎割據不斷向四處擴張。

    長夏的南方,徹底陷入了隔絕式的作亂狀態。

    半月時間,安陽吞并了十幾個州,邕州的割據作亂也擴展至大片南方,唯有唐莊坐鎮的偏東南一隅的安州及附近數十州安然無恙。

    邕州王箏宅子

    碧秋趕著送來了最新的消息,步履匆匆地趕到王箏房間。

    王箏正在套衣服,顯然是要外出,碧秋匆匆忙忙進來說:

    “小姐,三公子來信,他開始召集軍隊了。”

    王箏動作一頓,回頭看她問:“有說什么時候南下么?”

    “已經往南出發了。”

    碧秋說著心想:三公子怕是知道您還在邕州的消息時就開始調兵了。

    畢竟要是晚一步,他這長姐可就沒了。

    王箏沉思了瞬 說:“北國公主還在云鶴樓,是嗎?”

    碧秋點點頭,然后皺眉說:“唐莊的人說,她在查賈府的人。”

    碧秋看著王箏面露疑惑 北國公主突然南下,還去追查賈府,也得為了兵人之事?

    “她是北國皇室的人,了解不奇怪。原宸拿了賈忠兵人消息跟她換的北國兵人的消息。”

    王箏說著,穿上最后一件,正要朝著外面走。碧秋把她攔住說:“小姐…”

    王箏看她,碧秋垂了眼眸說:“我去叫云鶴樓老板跟著你出去。”

    王箏:“……”

    “不必,我一人足矣。”

    “可是唐莊的人不覺得。”

    碧秋說著,抬起下巴,看向院子內的院墻,院墻上正探出一個腦袋,瞅著正開門的王箏。

    王箏:“……”

    王箏最后是在唐莊胡烈保護下出門了。

    胡烈她熟,一來邕州就遇見的伙計。兩人一路走過去,一直到了周家門口。

    胡烈停住,詫異地看著王箏。

    “將軍,您這是?”

    “有點私事。”

    王箏淡淡地說,走到了門前。此時邕州能跑的人大多是跑出去了,周家下人們也散了,王箏直接打開門,就看見正準備出門的周帆。

    周帆臉上頓時毫無血色。

    周家和三皇子夏隕晟搭線,所以自然而然就親近了州長賈家,即主事的賈蓮。

    只是今日賈蓮銷聲匿跡,割據作亂,而想到之前替賈蓮運送的東西,讓他直覺到了什么。

    于是周家也是一片大亂,逃命者居多,只有他們周家本人留了下來。而周帆,則被托付去京門找三皇子。

    “大人…”

    王箏看一眼對方極力想要掩飾的包袱,淡淡說:“南方完全被封死了,你逃不出去的。”

    周帆臉色大駭,連忙跪下來說:“大人饒過我們吧!我們是一時被蒙蔽的!大人!”

    “我不管你們是不是知情人,我來只為了問一件事。”

    王箏緩緩蹲下身,冰冷的眸子盯著周帆,帶著潛藏的殺氣,緩緩說:“跟賈蓮合作的事情,你們跟夏隕晟報告過了嗎?”

    “當然!是三殿下讓我們這么做的。送那些東西上陳山,沒有三殿下同意,我們怎敢!”

    周帆連忙說。

    王箏眼眸暗了下去,起身,俯視跪在地上的周帆,接著說:“把你們周家的現在的財產清算一下,到時候,有你們保命用的。”

    “是,是,是!大人!謝大人!”

    王箏不再理會,轉身走了出去。

    走出去后,胡烈湊近了王箏,疑惑說:“難道割據的事情其實是三皇子在背后操縱?”

    王箏臉上冷如冰霜,說:“他不是操縱者。”

    而是一個可恥的推動者!

    回歸城東,路上幾乎沒有什么人,凜冬過去的風依舊猛烈,吹起路上被遺棄的各種東西。

    王箏走到宅子內,卻瞥見對門剛好出來的一位婦人。

    高夫人見到王箏,震驚寫在了臉上。

    出身京門的高夫人,在未出閣的時候,也曾在六年前,唯一一次的長城大將軍的慶功宴上,瞥見過這位神武的大將軍。

    長夏的守護神,長城戰神!

    北地人民對于長城的狂熱,只會比南方更甚。尤其是六年前未出閣的女子,幾乎都將這位大將軍,奉為心上人。

    長城入京的那一年,京門城門,擁堵了全京門的百姓為這位戰神接風!

    “大…大將軍…”

    高夫人的手帕掉落到了地上,眼中溢滿了驚喜。

    胡烈挑眉,心想:長城大將軍這信徒范圍未免太廣了。

    王箏也很詫異,她壓根不認識這人。她帶著長城面具是為了不被認出王箏的身份,而長城長居北境南方鮮少人見過長城而已。

    沒想到來南方,一個酒樓伙計認出來不說,這對門的婦人也能認出來。

    “真的是您?大將軍,您來南方了。”

    高夫人哪里還要什么世族小姐的面子,湊近了王箏,驚喜地說。

    王箏看著興奮地難以自制的高夫人,沉默了瞬,開口說:“夫人。”

    “將軍不嫌棄,就請來我家中坐!現在兵荒馬亂的,所幸高家存了點東西,可以好好招待將軍!”

    高夫人盛情相邀。

    胡烈一時有些躊躇,莊主說了,要他看著將軍身邊不安分的男人,可這女人,該咋整?

    王箏頓了一下,眼睛流露出一絲疑惑說:“高家,高夫人?”

    王箏這才抬頭看著對面的宅子,確實寫著高家。

    她記得,當初丫鬟說過,高夫人親自上門痛斥過一番,她在午休,是原宸去解決的。兩人當時好像吵的有點厲害?

    思及此處,王箏眉頭微微一皺,淡淡地說:

    “高夫人,我住在你家對面。”

    高夫人擺擺手說:“這有什么…”

    高夫人未說完,腦海忽然想起什么,驚疑地看著王箏。

    王箏抿唇沒說話。

    嘶!將軍!將軍他是…

    高夫人捂住了嘴巴,瞪圓了眼睛看著王箏。

    王箏正想說什么,高夫人卻一把抓住王箏的手,臉上寫滿了認真二字,說:“將軍,是小女過于偏激,當時被她人給使喚了去。”

    “原公子是好人,您更是!小女在這里祝福二位。我也會幫忙給你們游說的,相信世人也會接納你們的。”

    高夫人說完,急匆匆地回門,不知道要干什么。

    王箏淡淡收回手,走回了自己家院子。

    胡烈跟著身后,雖然他也一臉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他直覺地感受到了將軍的信仰力。

    高夫人這種出身世族的小姐,都可以跟將軍一臉認真地祝福這對斷袖。厲害!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