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空間:絕色小仙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李玉清的目的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李玉清的目的

    七司帶著七一出了門,說是去看看落央城的風土人情,昆侖寸步不離的跟著時一東,兩人商議著去哪里轉轉。

    就在時一東帶著昆侖,準備出去逛逛的時候,門口的侍衛來報,說是李家的李玉清小姐來訪。

    “李玉清?”聽到侍女的稟報,時一東一臉疑惑,記憶里,自己與李玉清算是私塾的同學,自從自己離開后,就一直沒有聯系,這突然來訪是為了什么。

    “東伊,你在想什么?”看著時一東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時忠宇關切的問道。

    “爹爹,看看李玉清來做什么吧?”說著,時一東便帶著昆侖起身到了中庭的回廊處,躲了起來。

    “讓李家小姐進來吧。”說著,時忠宇和木羽賢便坐回到了凳子上等待著。

    不一會,侍女帶著李玉清走了進來。

    “伯父,伯母好。”李玉清看著時忠宇和木羽賢喊道,眼里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

    “不知李家小姐,來我時府有何事?”看著李玉清,時忠宇面不改色的問道。

    “伯父,聽聞東伊回來了,玉清便過來看看,許久未見,很是想念東伊。”李玉清笑著說道。

    “不知道李家小姐,是從哪里聽聞小女回來的消息?”聽到李玉清的話,時忠宇問道。

    “這、、、父親與我講的。”李玉清想了想答道。

    “哦?看來你們李家,也是在時時刻刻關注我時家。”聽到李玉清的話,時忠宇冷笑著說道。

    “伯父,今日玉清前來,就是想看看東伊,沒有其他意思。”聽到時忠宇的冷笑,李玉清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鴛歌,去請東小姐過來。”時忠宇想了想,對著鴛歌說道。

    聽到時忠宇的話,鴛歌點了點頭,便離開了中庭,繞到了回廊處。

    不一會,鴛歌帶著時一東和昆侖來到了中庭。

    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時一東,李玉清一臉詫異,沒想到十年未見,時一東竟然出落得如此驚艷,尤其是那一雙眼睛,像是會講話一般,吹彈可破的肌膚,還真是讓人嫉妒。

    直到時一東走到李玉清跟前,李玉清連忙反應過來,笑著說道:“東伊,十年未見,你變得漂亮了。”

    “你也是,我們都長得大了。”聽到李玉清客套的話,時一東笑著答道。

    “這位是?”看著時一東身邊的昆侖,李玉清好奇的問道。

    “這是我弟弟,昆侖。”時一東笑著答道。

    “真可愛,東伊,你許久未歸,我帶你們出去轉轉吧,落央城變化可大了。”李玉清轉動了一下眼睛,笑著說道。

    聽到李玉清的話,時忠宇剛想阻止,時一東便笑著說道:“好呀,正好今日想出門轉轉。”

    “聽說城西新開了一家酒樓,味道可好了,我們去嘗嘗。”見時一東同意自己的邀請,李玉清笑著說道。

    “可以,走吧。”說著,時一東朝著時忠宇和木羽賢遞了一個放心的眼神,便帶著昆侖跟李玉清離開了時府。

    時一東三人離開后,時忠宇立馬命人出去尋找七司和七一,并派了人跟著,就是害怕之前的情況再次發生。

    出了時府后,一路上,李玉清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時不時的看向四周,看看是否有人跟著。

    “姐姐,這個人好奇怪啊。”昆侖拉著時一東的手,小聲的說道。

    “沒關系,我們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時一東看著昆侖說道。

    不一會,時一東和昆侖在李玉清的帶領下,來到了城西一個名叫福滿樓的酒樓。

    “東伊,這個、、、酒樓的菜可好吃了,我們進去吧。”李玉清看著時一東有些緊張的說道。

    “玉清,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嗎。”看著李玉清緊張的模樣,時一東假裝關切的問道。

    “沒、、、沒事,興許是沒吃早膳,有些頭暈。”說著,李玉清拉著時一東,就朝著酒樓內走去。

    因為時辰尚早,酒樓內的人不是很多,只有寥寥數人,有喝著茶的,吃著粥的,咬著饅頭的。

    看了看四周吃飯的人,都是一些很陌生的面孔,時一東搖了搖頭帶著昆侖,跟著李玉清上了二樓。

    到了二樓后,店小二打開了一間包廂,很是客氣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后遞給了李玉清一張菜單。

    “不用了,招牌菜都上來吧。”李玉清將手中的菜單還給了店小二,很是不屑的說道。

    “好的,三位稍后。”說著,店小二便離開了二樓,下樓準備飯菜了。

    “東伊,這些年你、、、你都在做什么?”李玉清拉著時一東坐了下來,很是尷尬的說道。

    畢竟在一個封閉的空間,李玉清總覺得時一東身上有一股氣息,自己很是害怕。

    “姐姐,我給你倒一杯茶水。”說著,昆侖拿起桌子上的杯子,便開始倒茶水。

    將茶水遞給時一東后,昆侖很不情愿的給李玉清倒了一杯。

    接過昆侖遞過來的茶水,李玉清有些心不在焉的喝了起來。

    “噗、、、好燙。”剛喝了口茶水,李玉清便吐了出來。

    “小心一些,這茶水,很是燙嘴。”看著李玉清如此狼狽的模樣,時一東笑著說道。

    “沒事,剛、、、走了神。”聽到時一東的話,李玉清感覺自己后背心有些發涼。

    “走神沒關系,就怕的是心也走了。”時一東吹著杯中的茶水,微笑著說道。

    “哼、、、時一東,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看著時一東的樣子,李玉清實在是忍不下去了。

    落央城的人都知道,李玉清就是一個性格暴躁的女子,只要有不順心的,打人罵人那是常有的,今日對著時一東如此溫順,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哦?你要說什么?”

    看著已經裝不下去的李玉清,時一東突然想到十年前有一次回來,在城門口,看到李玉清欺負朱純的樣子,很是囂張跋扈。

    “此番邀請你出來,是為了能夠成為教皇大人的親傳弟子。”看著時一東依舊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李玉清惡狠狠的說道。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