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道長去哪了 > 正文卷 第五十七章 想不想長生

正文卷 第五十七章 想不想長生

    這些天,顧佐自感學到了許多,但從學懂弄通再到做實,之間還有一個適應的問題,著急施展反而效果更差,在今日實戰運用時一不留神,招法沒有銜接好,比往日挨得更重。

    敷了藥巾、真氣調息后都沒有徹底消除傷勢,晚上疼得靜不下心來,在后園中溜達。

    氣海中忽感真氣刺入,顧佐于樹下駐足停步。山石后的池榭處,走來了十二娘。

    四目相對,顧佐微微頷首示意,準備轉身離去。十二娘入莊已經半月,除了在斗法時和張富貴嘮叨以外,很少和別人說話,見了面也不過是點個頭而已。

    但顧佐剛轉過半個身子,十二娘開口了:“顧供奉留步。”

    顧佐停步,眼神詢問對方何意。

    十二娘走近,道:“這些日子我仔細想過了,這么下去恐怕不行,想讓張師兄恢復如常,必須得下點狠手。”

    顧佐點頭:“同意,光挨揍是不行的,得反過來,狠狠揍他一頓!不加點料刺激一下,他醒不過來。”

    十二娘眼睛一亮:“顧供奉也想到了?”

    顧佐笑了:“多新鮮!我都跟他打了好幾個月了,他就是欠抽。”

    十二娘皺了皺眉,對顧佐的說法不是很爽,但此刻非計較之時,于是道:“既然想到了,為何不早點說?”

    顧佐伸出兩根手指頭:“兩個問題。其一,想了白想,沒用,打不過他,加上趙錢李三位供奉也沒戲......”

    十二娘立刻道:“你我聯手!”

    顧佐道:“聯手當然可行,但這就涉及我說的第二個問題,這么干,我有什么好處?”

    “你是莊子的供奉啊,這么耗下去,你又有什么好處?天天挨揍感覺很好么?”

    “雖然每天挨揍,但能學到東西。而且,我和十二娘一見如故,也不怕攤開來說。我的薪俸是每月兩貫,除此之外,每天和富貴兒打一場,還能加一百文,如果將來不能打了,這么大的損失誰來彌補?”

    十二娘面容古怪的問:“你為什么要稱呼張師兄‘富貴兒’?”

    “啊?這個......富貴兒,富貴兒,貴后面帶兒話音,連讀,嗯,北方......我們家鄉那邊的土話,見笑了。”

    “北方?我就是長安人,我怎么沒聽說過?而且你說的也不是連讀,你是分開讀的,雖然有些含糊不清。”

    “幽州,幽州!不是,十二娘,你怎么糾纏這個,咱們能關注點正事么?”

    “那就說正事,你要是不愿意幫忙也行,我跟張伯父言語一聲,再叫兩位師姐妹過來。”

    “那你叫啊,顧某會怕嗎?”

    “你真以為我叫不來嗎?”

    “叫啊!”

    “我真叫了啊!”

    “你可拉倒吧……半個月了,你要叫人早就叫了,對不對?你來莊子里的事兒,恐怕也沒敢跟宗門里的師長說吧?不然為何女扮男裝掩人耳目?不是我說你,十二娘,你想掩人耳目也稍微盡點心好不好?這事辦的,粗糙!”

    十二娘挽了挽發髻:“這不是都進了莊子么?只要不出門,誰知道......這身裝扮不像?”

    顧佐道:“臉太過白皙,容顏太過秀美,腰肢太過纖細,雙腿太過修長,胸......額,也沒束好......”

    “著打!”

    “抱歉抱歉,說點實話而已,最關鍵的是,你這一開口就像銀鈴般的嗓音,請問,您老人家覺得自己扮得很像么?”

    十二娘瞪著顧佐:“不許胡說八道!”

    顧佐連連點頭,連連嘆氣:“行行行,是我口不擇言......你說你生成這樣了,還怪別人說么......”

    十二娘美目流轉,原地兜了個圈,挨了片刻方轉身回來,忍著笑輕輕咳了一聲,道:“說正事。”

    顧佐抬手:“請講。”

    十二娘問:“你在此莊打算做多少年供奉?一年?兩年?三年?或者十年?”

    顧佐沒有說話,十二娘續道:“你是修行中人,和趙師傅他們這些普通拳師不同,他們可以窩在這山溝溝里自在一世,可你呢?你不想求長生了?”

    “長生?談何容易......先求生吧……”

    “的確艱難,但無論如何艱難,總有一線之機。修為想要提升,光靠靈石是不夠的。功法、名師、靈石、靈丹、法器,甚至感悟,這些東西,不會自己跑來張莊,必須走出去才能看見。”

    “你就直說吧。”

    “我可以引介你加入云夢宗!”

    天下十二大宗,云夢宗忝列其中,與括蒼派一樣,除了具備大宗門的各類優勢外,還占有一條靈石礦脈,是天下修行弟子夢寐以求的修行圣地。

    加入宗門修行,不用考慮靈石的供應,能夠得到師長的指點,可以和同門切磋交流,必要時還有靈丹輔助,更有機緣得到寶貴的法器,這是顧佐早就清楚的。

    當年在山陰的時候,顧佐也很想加入流林宗和獨山宗,可惜出面招攬的李滿想要的只是懷仙館,是他的牌票和道牒,而且還大言不慚準備收他為徒,顧佐自然不會答允。

    可流林宗和獨山宗畢竟沒法和云夢宗相比,兩宗的掌門不過是金丹后期,云夢宗的掌門可是天下間有數的高手,煉虛!

    比前者足足高出兩個層次!

    這樣的宗門,顧佐怎能不想加入?

    “你雖是云夢宗的弟子,恐怕也不能隨意引介旁人入門吧?”顧佐求證。

    十二娘一笑:“我不僅是云夢宗的弟子,還是內門入室弟子,我老師復姓公孫,西河劍法名動天下,我引介你入門,你說有沒有資格?”

    竟然是公孫大劍師!

    顧佐在賀家的時候,就曾聽過這位公孫大劍師的名頭,在長安可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少爺賀孚就是公孫大劍師的小迷弟,沒想到原是出自云夢宗。如此一來,顧佐就再沒什么可懷疑的了。

    唯一要考慮的是......

    “我是懷仙館的館主,是有牌票、有道籍的懷仙館,位列崇玄署八百一十二家宗門名錄之中......”顧佐斟酌著詞句。

    “舍不得了?”

    “這是老館主留下的基業,為了這個,顧某還遭過刑獄之災,千辛萬苦,勉力支撐啊......”

    “你可要想清楚,引介你入門可以,但我觀你悟性很高,極有入內門希望的,將來拜在某位長老門下為徒,這道館必然是保不住的。”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