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01:逃婚公主,咸魚刺史【求收藏、求鮮花、求評價】

正文 001:逃婚公主,咸魚刺史【求收藏、求鮮花、求評價】

    貞觀七年,三月初五,宜婚嫁!

    今天,長安城非常的熱鬧!

    今天,是唐皇李世民和長孫皇后最疼愛的嫡長女,長樂公主李麗質,出嫁的日子。

    李麗質是無數才子心中的女神,不僅長得貌美無雙,還多才多藝,聰慧過人。

    李麗質要嫁的人,正是國舅爺長孫無忌的嫡長子,宗正少卿長孫沖。

    盡管,這長孫沖在一眾世子中,身份算是最高貴的了。

    但要論文治武功,還真的不怎么樣。

    因此,很多人都是不贊成這段婚姻的。

    可又有什么辦法呢?

    誰叫人家投胎技術一流,人家的爹是國舅,人家的姑母還是皇后呢!

    皇城朱雀門前!

    長孫沖身披大紅衣,綁著紅頭繩,正在等待。

    他笑著,興奮的微笑著。

    朝思暮想的公主殿下,終于是要到手了。

    然而,周圍的長安才子們,則是一臉的不悅。

    他們的表情就是三個字‘可惜了’!

    一刻鐘,過去了!

    三刻鐘,過去了!

    一個時辰,也過去了!

    “怎么還沒送出來?”

    “再耽誤下去,游街的時間都不夠了。”

    “還游街?拜堂的吉時都要過去了。”

    隨行的迎親隊伍,都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皇宮里的人辦事,該不至于這么蠢吧!

    甘露殿,御書房外!

    幾名宮女跑得那是花容失色,幾名太監那是跑得非常爺們兒。

    “不好了!”

    “陛下,公主殿下跑了。”

    “陛下,這是公主殿下給您的信。”

    如今,已經留有兩撇胡子,步入中年的李世民一驚。

    他一把拿過書信,打開了信封。

    字寫得就和她人一樣,非常的漂亮。

    “父皇!”

    “兒臣不愿意嫁給那文不成武不就的長孫沖,所以出去游山玩水一陣子。”

    “安全不用擔心,有秦懷道和程處嗣二位哥哥保護。”

    “等兒臣知道長孫沖真正娶妻之后,就會回來的。”

    “所以,還請父皇趕緊給他賜婚別人吧!”

    “另外,為了防身,兒臣借走了父皇的金龍令箭!”

    “......”

    只是這內容,也和他那古靈精怪的女兒一樣,氣死個人啊!

    這是鬧著玩兒的嗎?

    居然,還拿走了那‘如朕親臨’的金龍令箭!

    不過說實話,李世民還真不喜歡長孫沖,只是皇后喜歡這個侄子而已。

    他內心里,還暗自覺得李麗質干得漂亮,有他的脾氣。

    盡管,皇家的面子是丟了一點點了。

    可這一點點皇家的面子,又哪里有他女兒的開心快樂重要呢!

    至于她拿走了金龍令箭這件事,李世民一點不擔心。

    李麗質雖然有點小淘氣小任性,但大是大非都懂,相信她不會亂來的。

    有這金龍令箭傍身,反而對她的安全更加放心了。

    不僅他覺得李麗質干得漂亮,還覺得那兩個御侄干得也漂亮。

    仗義,就和他們的爹一樣仗義。

    只是,表面上還是不能夸獎的,要罵,要狠狠的罵。

    罵給皇后聽,罵給長孫家族聽,罵給高士廉一家子聽,罵給所有皇家外戚聽。

    哼!

    “過分,實在是太過分了!”

    “那兩個臭小子,居然跟著胡鬧。”

    “所謂養不教父之過,程咬金和秦瓊二人教子無方,罰俸一個月。”

    “這封信,你們拿給皇后去吧!”

    “朕的臣工,朕已經處罰了。”

    “至于如何處置這個女兒,她這個母親自己做主了。”

    說著,李世民就把信裝好,交給了太監。

    太監宮女們也是一驚,這陛下表現得也太平淡了點了。

    誰都知道皇帝不喜歡外戚,誰都知道皇帝不喜歡長孫沖,可是這戲也太敷衍了吧!

    “諾!”

    就這樣,太監宮女們拿著信,往皇后的寢宮立政殿而去了。

    ......

    十天后,清晨!

    大唐西境邊城,鄯州城。

    鄯州刺史衙門后衙,刺史大人房間內,林浩正裹著被子睡著大覺。

    今天的天氣不錯,不冷不熱的,早晨睡覺是最大的享受了。

    其實,林浩不是這里的人,是一年前穿越而來的。

    穿越之后,他發現身份還將就。

    雖然不是什么皇子世子,但還是個官,是一州之長,是個刺史。

    盡管,只是一個地處邊關,轄地人口不足兩萬戶的下州刺史。

    但他也很滿足了,知足常樂嘛!

    不僅如此,他還綁定了一個和他那慵懶的性格很匹配的系統,‘咸魚系統’!

    咚咚!

    林浩聽著這煩人的敲門聲,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大清早的,吃飽了撐的沒事兒干啊?”

    鄯州州丞吳用,恭敬道:“大人,有人告狀,該升堂了。”

    “老子又不是縣令,升什么堂?”

    “讓他找縣令去!”

    話音一落,咸魚翻身繼續睡。他的后背正對那透過門上紙窗,照進來的陽光。

    這溫度,剛剛好,非常的舒服,巴適,安逸!

    這大好的天氣不睡覺,簡直就是對不起老天爺了。

    咚咚咚!

    林浩眉心一皺,不耐煩道:“吳用,你是不知道我要睡到中午的習慣?”

    “讓他找縣令去啊!”

    話音一落,林浩直接被子捂頭,繼續睡。

    此吳用非水滸吳用,純屬巧合而已。

    他是鄯州的州丞,也就是林浩的助手。其實這一年以來,他還是很有用的。

    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說了不聽,還在敲門,太沒用了。

    吳用繼續恭敬的小聲道:“大人,您是鄯州的刺史,可也兼任咱州治所湟水縣的縣令啊!”

    林浩打了個哈切,都睡糊涂了,的確是這么回事。

    唐朝的刺史,分為上州刺史、中州刺史、下州刺史三個級別。

    鄯州地處邊關,毗鄰吐谷渾,地盤也就這么大點兒。加上州治所所在的湟水縣,也就三個縣而已。人口加起來,還不足兩萬戶。

    按照朝廷規制,鄯州是絕對的下州。

    他這個下州刺史,除了是一州之長以外,還是湟水縣的一縣之長。

    說白了,主管一個縣,再監管兩個縣,就這么簡單。

    林浩很郁悶,非要提醒他干嘛呢?

    他不耐煩道:“行了,讓他等,等到我睡醒了再說。”

    “如果等不及,讓他到別的縣告狀去!”

    “這......”

    吳用稍微加大一點音量道:“大人,此人是個女子,長得還非常的漂亮,還是來自長安的喲!”

    “長安的?”

    “她一個長安姑娘告狀告到邊關來,怕不是有病。”

    “讓她找長安令去,別打擾我睡覺。”

    中午!

    林浩洗漱完畢,早飯午飯二合一。

    一切搞定之后,看看日晷,才午時三刻,也就是差不多下午一點這樣。距離他給自己規定的上班時間,下午兩點,還有一個小時。

    再躺一會兒,睡個午覺,必須要到未時二刻,也就是必須到下午兩點才上班。

    咚咚!

    吳用再次敲門道:“大人,時辰到了。”

    “那長安來的漂亮大小姐,還等著呢!”

    林浩揉了揉眼睛道:“還等著呢?”

    “算了,升堂吧!”

    衙門大堂里!

    李麗質氣得那是火冒三丈,花容失色。

    她是聽說過地方官員由于山高皇帝遠,大多是土皇帝。

    可這位刺史是土皇帝嗎?

    這簡直是土太上皇了都!

    哼!

    “這狗刺史太過分了。”

    “這官當得,居然能睡到大中午去!”......

    (求收藏、求鮮花、求評價,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