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03:價格到位,一切好說【求收藏、求鮮花、求評價】

正文 003:價格到位,一切好說【求收藏、求鮮花、求評價】

    衙役一聽,手持殺威棍,直接橫眉冷眼的就要開打!

    大人說打哭為止,那就一定要打哭為止。

    丫鬟見狀后,立馬警戒了起來。

    秦懷道和程處嗣二人,直接格斗式準備了。

    “等等!”

    “把閑雜人等轟出公堂。”

    吳用立馬道:“就那倆傻大個兒,轟出去。”

    “大膽!”

    “你居然敢......”

    李麗質立馬玉手一招,示意他們兩個出去。

    秦懷道小聲道:“可是,大小姐您的安全。”

    “無妨!”

    李麗質淡淡一聲,卻氣質十足,那種主上氣場不由自主的散發了出來。

    李麗質看向林浩,立馬想到了邊界匪患猖獗,境內安居樂業的矛盾點。

    她淡淡道:“我相信這公堂之上,朗朗乾坤,朝廷命官不會太過亂來。”

    說著,李麗質淡淡一笑道:“大人,這兩位是我的書童,這位是我的貼身丫鬟。”

    “他們言語不當,小女子代為道歉,還請大人高抬貴手。”

    這就對了!

    大家小姐的素質,是要比這什么書童丫鬟要高一點點。

    緊接著,李麗質又直言道:“不過,你身為朝廷命官,有人訴狀,你居然睡到大中午,這是不體民情!”

    “邊界匪患猖獗,你不管不問,這是不顧民生!”

    “百姓報官,你濫用私刑,這是欺壓百姓。”

    “你就不怕陛下知道了,摘了你的烏紗帽,砍了你的腦袋?”

    林浩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愜意一笑。

    的確,大小姐的素質是高一些。

    這罵人,都說得那么的文縐縐。

    這三個帽子扣得,那是相當的有水平啊!

    林浩懶得和這大財女解釋,他看向吳用,愜意道:“這京城來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樣,書讀得比你這位進士還多啊!”

    吳用點了點頭,拱手笑道:“大人,您沒去過長安,有所不知啊!”

    “這長安是天子腳下,是帝都。一片樹葉落在街上,都能砸到兩三個貴人。”

    “他們有各種博士大儒教學,盡是教出來一些狐假虎威,狗仗人勢的紈绔子女。”

    “書沒讀多少,男的就喜歡在美人面前裝才子,女的就喜歡在美男面前裝才女。”

    “其實啊!”

    “都是些,半壺水響叮當的貨而已!”

    林浩點了點頭:“有道理,應該是這么回事。”

    就這樣,林浩和吳用一唱一和的,傻子都聽明白了。

    這進士就是進士,罵人都是那么的講方式方法!

    李麗質暗咬朱唇,快要爆發了,快要矜持不下去了。

    他們都不是傻子,都聽得懂這混蛋刺史和混蛋州丞一唱一和的要干嘛。

    只是,一個信息讓李麗質繼續矜持,沒有爆發。

    這混蛋刺史作風懶散,做事毫無責任心,相當的隨性。

    不僅轄地百姓安居樂業,還一個堂堂進士給他當下手。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直覺告訴她,這混蛋刺史,一定有什么特別之處。

    她為了逃婚,出來游山玩水,同時又有金龍令箭傍身。

    一路上,這位正義感膨脹的‘欽差大臣’,還是做了不少大快人心的好事。

    但是,她沒有冤枉一個好人,也沒有辦錯一個壞人。

    她想弄清楚了,免得錯殺了一個只是行為讓人無法接受的,好人。

    當然,如果那些百姓說他好話,是別有原因的話。也不能放過了一個,除了長得帥,從里到外都壞的狗官!

    想到這里,李麗質繼續問道:“你當真不怕陛下?”

    呵呵!

    林浩翹著二郎腿,滿不在乎道:“你要是認識陛下,讓他趕緊撤了我的職。”

    “一個刺史,還分個上中下,下州刺史聽著就鬼火冒。”

    “還為了節省開支,我這州治所湟水縣的縣令都不要了,讓我一個刺史兼職縣令。”

    “這兼職縣令下州刺史當得,實在掉價!”

    過分,實在是太過分了!

    混蛋刺史,居然還說出這種混賬話。

    哼!

    李麗質冷哼一聲,直接轉身就要走。

    還說什么?

    沒什么好說的了,話不投機半句多,等著節度使過來拿人吧!

    “等等!”

    “本官,讓你們走了嗎?”

    話音一落,一堆衙役直接把大門給堵了。

    丫鬟一看,大聲道:“簡直是豈有此理,這可是官府公堂,你竟敢?”

    李麗質玉手一揮,丫鬟瞪了一眼林浩,直接扭頭不說話了。

    李麗質冷冷道:“你還有何事?”

    林浩再次看了看她這身衣服,看得李麗質柳眉微皺。

    她只覺得,這看她的眼神也太那啥了。

    “你,好像很有錢哦!”

    李麗質回道:“與你何干?”

    林浩翹著二郎腿,愜意道:“你被搶的金銀,大概價值多少?”

    “一千貫吧!”李麗質想都沒想,隨口說道。

    話音一落,林浩立馬見錢眼開了。

    一千貫什么概念?

    一個開元通寶大銅錢是一文,一千文是一貫,那可是一百萬文錢了。

    換算成糧食的話,六十萬斤糧食了!

    “我給你找回來,咱二一添作五,如何啊?”林浩手托著下巴,看著有錢的漂亮的大肥羊,玩味的說道。

    呵呵!

    李麗質冷笑一聲道:“你不是無可奈何嗎?”

    “沒那本事,還想著二一添作五。”

    林浩翹著二郎腿,拿起茶杯,喝一口茶道:“價格到位,那就都好說了。”

    “只要價格到位,別說區區判匪余孽,就是隔壁老王,我也給你活捉到跟前來。”

    李麗質不解道:“隔壁老王?”

    “這鄯州隔壁就是吐谷渾,隔壁老王,就那吐谷渾王慕容伏允。”

    吐谷渾?

    李麗質一聽到這三個字,就柳眉微皺。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眼神變得非常的嚴肅。

    吐谷渾近兩年來極其不老實,經常對河西走廊絲綢商道劫掠。其中,還有不少大唐商旅被搶。

    西域諸國上書李世民,希望大唐管一管。這個攪屎棍,太影響西域諸國和大唐的商貿往來了。

    李世民下召書斥責慕容伏允,慕容伏允就派特使來朝貢,貌似服從管教了。

    可去年,吐谷渾又開始在商道劫掠了!

    雖然沒有搶大唐的商旅,可也很影響大唐的經濟發展了。

    可這吐谷渾地處高原,有些難辦了。

    如今,這個混蛋刺史說得這么輕巧,實在是匪夷所思。

    當然,李麗質只當他是吹牛而已。

    但直覺還是告訴她,可是試一試這個混蛋刺史的水平。

    “好!”

    “就二一添作五,不過本小姐要看著你去剿滅......”

    “判匪余孽,你什么意思?”李麗質嚴謹問道。

    ‘判匪余孽’四個字,信息量有點大了。

    這四個字,絕對比普通響馬山匪,更讓人重視了!......

    (求收藏、求鮮花、求評價,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