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04:誓師出征,肥得流油【求鮮花】

正文 004:誓師出征,肥得流油【求鮮花】

    林浩看著這個來自京城的,有錢的,漂亮的大財女!

    他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還能有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唄!

    吳用知道,刺史大人是不屑于和這種,連字面意思都不懂的人說太多話的。

    吳用代為說道:“這界牌山,因為西坡屬于吐谷渾,東坡屬于大唐而得名。”

    “這座山的確是風光秀麗,可也因為這樣的環境條件,以至于人跡罕至。”

    “一年多以前,就喜歡這種環境的判匪余孽王家兄弟,就來了。”

    李麗質有些不耐煩了,地理條件她還能把明白?

    她迫切的問道:“不是,這判匪余孽,是怎么個意思?”

    “還能怎么個意思,就是字面意思唄!”

    “判匪,判軍被朝廷打得落草為寇,就成了匪,就叫做判匪。”

    “余孽,自然就是叛軍首腦的子侄啊!”

    “你們京城的大家小姐,的確也是半壺水,連這都不懂?”

    “你......”

    李麗質氣得兇前起伏跌宕個不停,這簡直是不可理喻。

    這簡直是,老大牛上天,小弟也騷包!

    不過,仔細的那么一想。

    這混蛋州丞說話也頭頭是道,解釋個詞語也的確是那么回事。

    最起碼,比起她小時候的那些沽名釣譽的博士大儒師傅,要有學問得多。

    也是奇怪了!

    一個堂堂進士,居然不愿意獨自為官,要給這個年輕的混蛋刺史當副手。

    想到這里,她對林浩就更有興趣了。

    她決定,看看這位和她這個‘失主’提出五五開,把刺史當成‘收債’哥的混蛋,到底有幾斤幾兩。

    “我不是不明白字面意思,我是想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你們怎么知道他們姓王?”

    哎呀!

    林浩不耐煩了,朗聲道:“王世充的侄子,到那山上落草為寇了。”

    “就這么簡單!”

    “要說這錯,還是陛下的錯。”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道理,他都不懂。”

    “王世充的兩個侄子王道誠和王道詢,他沒殺干凈。”

    “要不是這樣,哪里會有這回事?”

    “行了,別問了。”

    “我給你把財寶找回來,我們五五開就得了。”

    話音一落,見錢眼開的林刺史,直接手一招。

    “吳用,趕緊的,召集本地府兵軍戶,校場集合。傍晚,我們去剿滅這伙判匪余孽。”

    “是,大人!”

    啪!

    驚堂木一拍,林浩直接道:“退堂!”

    話音一落,林浩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脖子,直接就走了。

    繼續睡個回籠覺,養精蓄銳。

    州衙外!

    程處嗣拿回了寶劍,看到州衙大門一關,直接就開始罵娘了。

    “這王八蛋,居然連當朝陛下都敢指責!”

    秦懷道氣得咬牙,他哪里受過這種孫子氣。

    “這哪里是土皇帝,這簡直就是個太上皇。”

    李麗質美眸一瞪,冷冷道:“你是氣糊涂了,敢說他是我爺爺?”

    “這......”

    我呸!

    李麗質叉著腰,看現在沒什么人了,氣質不要了。

    這簡直太氣人了,見過混蛋的沒見過這么混蛋的。

    感情,他是有能力滅了這伙判匪,是故意在等有錢的苦主好打秋風?

    朝廷命官,活活的給當成了收債跑江湖的了。

    “待會兒跟著去,你們別出手,就看著。”

    “有本事還則罷了。”

    “要是沒那本事,直接亮出身份,給我就地正法了。”

    話音一落,李麗質獨自氣呼呼的往前走著。

    十幾年的氣,今天全受完了!

    這種混蛋刺史,要是沒有點本事,直接殺了。

    不過,一想到來報官之前,問本地百姓的時候,本地百姓說的話,又覺得實在是不可思議。

    從百姓說的話來看,這個混蛋刺史,幾個詞就可以囊括了。

    ‘好官’,‘青天大老爺’,‘為民著想的好父母官’!

    可這些詞,又和剛才的所見所聞比起來,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完全是云泥之別了都。

    一想到這里,她又是那么的想,多了解了解這個混蛋刺史。

    申時三刻,校場內!

    李麗質等人看著這個校場,全部都驚訝得瞪大了眼睛。

    長安城皇城的校場,那是宏大無比,可以容納十個萬人方隊列隊誓師。

    可這個校場,也差得太多了。

    這就是一個稍微寬點的打谷場,四周全都是莊家。

    而這些所謂的兵,就是百姓拿起了兵器而已。

    當然,大唐的府兵就是這個樣子的。軍戶府兵,平時居家生產,戰時披甲上陣。

    可他們的裝備,也太落后了?

    李麗質他們是見慣了千牛衛金甲唐刀的樣子,看著這些府兵的裝備,是真的覺得太兒戲了。

    其實,這就是大唐府兵的真正樣子。

    家庭好的,可以有完整的戰甲!

    家庭不好的,哪里做得起完整戰甲,身前有甲就不錯了。至于后背,顧忌不了的。

    程處嗣數了數人數,才一百號人。

    他鄙了一眼不遠處騎在馬上,穿著一身常服,腰間掛著寶劍,騎在馬上,還愜意的拿著酒葫蘆喝酒的混蛋刺史。

    緊接著,他小聲對李麗質道:“公.....大小姐,這也太兒戲了。”

    “堂堂刺史出征,居然不穿戰甲,還喝酒?”

    “違反軍規啊!”

    秦懷道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真擔心這一百個兒郎跟著他,全送命了哦!”

    貼身宮女冷月,靠近李麗質,小聲道:“大小姐,他就準備帶著這些人去打幾百個判匪?”

    “那倆匪首的武功,不低啊!”

    李麗質淡淡一笑道:“不是有你們嗎?”

    其實,李麗質很害怕,心里很沒底。

    可是她就是想看看這個看起來,除了長得帥就一無是處,卻到處都是好名聲的混蛋刺史的本事。

    這時候,身著盔甲的吳用抱拳道:“大人,一百個府兵到齊了。”

    “請大人訓話!”

    林浩喝了一口酒,白了一眼吳用道:“訓個屁,懶得說那些虛頭巴腦的話。”

    “就一句話,給我滅了他們!”

    “賺了這肥得流油的大小姐的五百貫錢,請大家喝酒吃肉,開篝火晚會!!!”

    他的聲音不可謂不大,畢竟也算是誓師了,肯定要全部人都聽得到。

    話音一落,全體將士都雀躍了。

    “太好了,大人又要請我們吃好的了。”

    “跟著大人,那是有吃有喝啊!”

    “記得上次篝火晚會,還是......”

    不僅將士們聽到了,李麗質也聽到了。她一雙玉手,握拳握的青筋暴起。

    “肥,得,流,油!”

    她暗自低頭,一個字一個字的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混蛋是越來越過分了,毫無半點口德,這是當她大肥豬宰了。

    混蛋刺史,這筆賬,本公主記下了!......

    (求鮮花、求評價、求書評,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