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06:信奉為神,盲目遵從【求鮮花】

正文 006:信奉為神,盲目遵從【求鮮花】

    從林浩的眼神中,李麗質感受到了強大的殺氣!

    其實也不能說是殺氣,只能說是一種說一是一的氣質。

    總感覺,他或許會說到做到,真的能干得出來把她打哭的混蛋事情。

    憐香惜玉?

    在這張帥氣的臉龐上,完全看不到這四個字。

    “你,你想怎樣?”

    吁!

    只見林浩恨了她一眼后,直接一下子坐了起來,勒住了戰馬。

    “撤兵,打道回府!”

    話音一落,直接調轉馬頭,走了。

    吳用一聽大人下令撤兵,也立馬大聲道:“撤兵,這匪不剿了。”

    話音一落,一百個府兵不問原因,直接調轉馬頭。

    “不是......”

    李麗質一行人坐在馬上,呆呆的看著慢慢遠去的混蛋刺史。

    真是混蛋了,哪有出征要到目的地了,一個不高興就不打了的啊!

    關鍵是,這些府兵還都聽他的,連問都不問一聲原因。

    李麗質想不通,就這么一個出征路上都喝得臉紅紅,趴在馬背上睡覺的人,怎么會被人信奉為神的。

    這已經不是軍威很高了,這是盲目的遵從!

    貌似,除了‘這些人把懶得不能再懶的混蛋刺史當神’以外,沒什么別的解釋方法了。

    “過分!”

    “又過分又小氣,這什么人啊?”冷月氣得咬牙,氣得想拔劍。

    秦懷道大氣道:“我他娘的活了十幾年,加起來都沒受過這種氣。”

    程處嗣握拳道:“長孫無忌他們常說我爹是混蛋,這才是個大混蛋。打仗全憑心情,到地方了不打了,我爹都不敢這么干。”

    秦懷道握著寶劍,向李麗質拱手道:“公主殿下,亮出身份,斬了他吧!”

    程處嗣充滿殺意道:“就是,沒什么好說的了。”

    冷月嘟著嘴,氣呼呼道:“我寧愿相信他會邪術,蠱惑了百姓們的心智,也不愿意相信百姓們的話了。”

    ......

    三個手下你一言我一語的,他們的主張就一點。

    這種狗官混蛋刺史留著干嘛,早殺早好,免得氣死在這里。

    李麗質一言不發,一直看著越來越遠的背影。

    李麗質不生氣,那是假的,絕對的生氣。

    天下有何人敢說要把她打哭?

    李世民和長孫皇后肯定敢,可都視她為掌上明珠,又哪里舍得?

    她何嘗不是,今天把十幾年的氣全部的受了。

    可是,她還是保持著一點點冷靜,還有正確的思維方式。

    知女莫若父,李世民真說得對,李麗質是有點小任性小淘氣,但大是大非都知道,也很明事理。

    她可不相信什么可以蠱惑人心到盲目遵從的邪術,能讓百姓府兵如此信服,必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李麗質強忍著怒氣,冰冷道:“你們信服李靖嗎?”

    三人一聽,全部點了點頭。

    李靖是大唐的軍神,只要是個當兵的,就都信服他。

    別說懲處嗣和秦懷道了,就連冷月這個曾經的女兵,也是很信服李靖的。

    這根本就是一個低級的問題!

    按理說,如此聰慧的長樂公主根本就不該問的問題。

    緊接著,李麗質又問道:“如果李靖帶兵到敵營十里處,突然一個心情不好就不打了。”

    “你們,會問一句為什么嗎?”

    三人一聽,又全部點了點頭。

    “肯定問啊!”

    “雖然信服,但還是會有疑問的。”

    “有疑惑,肯定是要問的嘛!”

    李麗質抬起玉手,指著那那些府兵道:“可他們,沒有一個人問。”

    “別說什么邪術,本公主從來不信。”

    李麗質堅信,他一定有過人之處。

    為了弄清楚他到底有多少斤兩,她決定忍一口氣,去道個歉。

    一個堂堂正一品嫡長公主,為了看清這個大唐的官是草還是寶,決定放下身份,去道個謙。

    總之,一定要讓他去打這場仗,一定要看看他的本事。

    ‘我的錯,我罵了人,我不尊重人,我的錯!’

    ‘我的錯,我罵了人,我不尊重人,我的錯!!’

    李麗質委屈巴巴的暗咬著唇,狠狠的暗示了自己一把。

    終于,她催馬追了上去。

    吁!

    片刻之后,她超過了慢悠悠打道回府的林浩,擋在了他的前面。

    牽馬的狗子一下子勒住了戰馬,強大的慣性,差點兒把趴在馬背上睡覺的林浩摔了下來。

    “狗子!!!”

    “你要把本官摔死嗎?”

    狗子指了指前方道:“大人,這京城來的大小姐攔住了馬。”

    林浩微微抬頭,冷冷道:“你還想干嘛?”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亂喊,別怪我打哭你。”

    “別以為來自京城就不得了,別不拿邊城刺史不當朝廷命官。”

    “你......”

    李麗質暗咬著唇,拱手道:“大人,小女子知錯了,向你賠個不是。”

    “可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不剿匪了啊!”

    “那可是你的職責!”

    林浩喝一口酒,隨意道:“狗屁職責!”

    “他們絕對不是在我鄯州境內搶的你們,他們也從來沒在鄯州境內打家劫舍過,那就不關我的事。”

    “你們自己要到西坡去,他們當你們是胡人搶了,那是活該。”

    “我們只是簡單的雇傭關系,只是你出錢我辦事而已。”

    “你連最起碼的尊重都不懂,我還去給你找什么金銀?”

    “老子,可不賺沒尊嚴的錢。”

    李麗質眼睛一眨,竟然我無言以對,貌似是這么個道理啊!

    可是,她們明明就是在東坡,在鄯州境內遭遇的判匪。

    這混蛋刺史,怎么這么肯定一定不是在境內?

    難道,還有門道?

    她想到這里,便下定決心必須要弄清楚了。

    算了,現在不和他掰扯。

    李麗質打掉牙往肚子里吞,再次拱手道:“我錯了,不再叫你混蛋刺史,不再叫你王八蛋了。”

    林浩淡淡一笑,這態度就對了。

    求人辦事,要有求人辦事的態度。

    不過,他可不能白白的被罵。

    緊接著,林浩嘴角一笑,慵懶道:“精神損失費,算你三成。”

    “找到那些金銀后,我八你二,你得給我八百貫錢。”

    “我......”

    李麗質驚訝得,無法用語言描述了。

    不用他打哭,她現在就想哭了。

    這到底是個什么人哦!

    “混蛋!”

    沒有罵出聲,只是心里罵了一萬遍。

    林浩才不管那么多,繼續講價道:“這就是現在的價格,不然,不去。”

    李麗質嘟著小嘴,委屈巴巴的點了點頭:“好,就八百貫錢。”

    一聽這肥得流油的漂亮大小姐接受了這個價格,林浩一下子又坐直了。

    “出發!”

    酉時二刻,夕陽西下!

    一行人,來到了山寨門口。

    王世充唯一活著的兩個侄子,王道誠和王道詢上了寨門。

    二人仔細一看!

    那坐在馬上只穿一身常服,喝著小酒,腰別長劍,一臉無所謂的人,正是林浩。

    當看清是林浩之后,二人的眼神里,同時出現了很明顯的驚恐之色!......

    (不好意思,今天有點事來晚了,明天之后,日最低四更,該加更就加更。感謝大家鮮花、評價、月票、打賞支持!)

    (另外,推薦一本我師妹的書《大唐:咸魚縣太爺》)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