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07:刺史愛財,但也有道【求鮮花】

正文 007:刺史愛財,但也有道【求鮮花】

    “望鄭寨?”

    李麗質看向這坐落在兩座山峰之間的山寨,看著大門上的簡易牌匾喃喃自語道。

    李麗質的學問是很高的,大唐的近代史也是學得很不錯的。

    一想到這混蛋刺史說過,這兩個寨主姓王,還是王世充的侄子,就想到了這三個字的意思了。

    她柳眉微皺,嚴肅的斥責道:“大膽賊子,竟然還想著思念賊寇胡兒王世充所建立的賊國,鄭國!”

    “你等已經不是打家劫舍這么簡單了,你等犯了謀逆之罪。”

    說著,她向長安的方向拱手道:“當朝陛下,當年還是秦王之時,因為一時仁慈,沒有追究反王滿門罪責。”

    “你們不僅不知恩圖報,所學武藝不報效朝廷,還打起了復興賊國的主意。”

    “實在是,罪不可恕!”

    呵呵!

    李麗質話音一落,只聽到了她身邊那在馬上坐姿懶散的林浩,給了她一聲冷笑。

    一聲,潑冷水潑到透心涼的冷笑。

    “你,你身為朝廷命官,還嘲笑我?”

    “我一個弱女子尚如此懂得家國的意義,你是怎么當上官的?”

    李麗質氣得想撓死他,哪有這樣的隊友的。

    她是答應了不再罵他‘混蛋刺史’‘王八蛋’了。可是,并不代表被嘲笑了還要忍氣吞聲。

    林浩再次冰冷一笑道:“這長安來的大家小姐,就是學問高啊!”

    “你還知道王世充是來自西域的胡兒,不是我漢家子弟。”

    說著,他看向李麗質,再次輕蔑一笑道:“可你是真的過分,過分到極致了。”

    “我......”

    林浩懶得等她說話,直言道:“殺了人家的叔父,殺了人家堂兄,還要人家忠誠陛下?”

    “如果殺了你爹娘,你樂意不?”

    “我怕你連放下仇恨都做不到,還忠誠,還美其名曰,報效朝廷。”

    “你我尚且很難做到,更何況一個區區胡兒。”

    “你要胡兒做到圣人難做的事,你太過分了!”

    李麗質眼睛那么一眨,好像她無言以對了,好像很有道理啊!

    寨墻上的簡易門樓下!

    夕陽下,只見長得矮胖的王道誠和瘦高的王道詢,那臉上的表情是由怒到喜,再由喜到怒。

    剛才,這個美麗到讓他們甘愿冒著生命危險,違背和林浩的君子協定的女子,罵了他們,他們很不爽。

    林浩又那一嘲笑,還以為收了他們諸多好處的貪財刺史,是在幫他們說話。

    興許,這個因為身邊有三位高手,他們沒有弄到手的丫頭去報了官。這貪財刺史做了個剿匪的樣子,是把這丫頭送上門,和他們一起享用呢!

    結果,‘區區胡兒’四個字,讓他們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貪財刺史,從來都只是把他們當生財工具才讓他們活到了現在。

    這貪財刺史,從來沒把他們當人看!

    王道詢四下一看,沒人啊!

    債門口,就這個貪財刺史,還有這美麗到讓他們失去自我的丫頭。

    就在剛才,吳用一聲令下,所有人都有了另外的安排。

    秦懷道他們扭拗不過李麗質,也跟著隱蔽了。

    在山寨的判匪來看,只有林浩和李麗質一起來了!

    “大哥,這林浩太自負了,居然一個人來。”

    “近一年要了我們這么多錢,還一個月比一個月多,實在是貪心。”

    “估計他又是來多要錢的,殺了他吧!”

    矮胖則穩重,王道城胖臉一皺,搖頭道:“他太精明了,他一定是在試探我們,絕對不會是一個人。”

    “一旦發現我們想吃掉他,他就會吃掉我們。”

    一年前的遭遇,他王道城可不想再來一遍,簡直是生不如死啊!

    想到這里,王道城大聲喊道:“林大人,還沒到交稅的時候,您來干嘛?”

    “您就不怕,朝廷知道我們之間的事?”

    呲!

    李麗質一聽,立馬心中一緊,下意識的一雙玉手緊拽韁繩。

    她用詫異的目光看著林浩,用看漢奸的目光看著林浩。

    一伙的?

    林子里,秦懷道和程處嗣以及冷月,也想出來拿人了。

    可是,那些個府兵在此刻表現出了,驚人的軍事素養。

    一個個的在樹上倒掛金鉤,各種高難度動作拉弓搭箭!

    只要他們敢壞事,敢壞刺史大人的好事,絕對全方位無死角的射成馬蜂窩。

    “完了!”

    “這混蛋刺史,要害公主了!”

    秦懷道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小聲道:“冷靜,再看看。”

    “如果真的敢傷害公主,我們再拼命。”

    “誓死保護公主......”

    寨門前,林浩看著如此害怕的李麗質,只覺得她太大驚小怪了。

    林浩直言道:“你這長安來的姑娘,簡直是井底之蛙,毫無見識。”

    “在本官的地界做生意,肯定是要交稅的啊!”

    “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李麗質兩明亮的大眼睛一眨,這是生意?

    好像,這是生意!

    無本的生意......

    林浩喝一口小酒,斜視王道城道:“沒事兒,本大人就是來確定一件事。”

    “確定了,就走!”

    呼!

    二人心中的石頭立馬放下了,原來如此。

    只要林浩不翻臉不認人,那就好,那他們就能活。

    其實,王道詢剛才敢說殺了林浩,那也是魚死網破沒辦法的事。

    既然不是來多要錢的就好。

    近一年來,每個月比每個月要的錢多,山寨全為他忙活了。

    王道城立馬一笑,恭敬道:“不是林大人所問何事?”

    林浩嚴肅問道:“當初,我放你們一條生路,允許你們活著,就說過一個規矩。”

    “只許你們在這界牌山西坡,也就是吐谷渾的地界劫道。還只許做胡人的生意,不許做我漢家兒女的生意。”

    “可這位姑娘告你們搶她們,還不是在西坡,是在東坡,是在我鄯州地界。”

    “可有此事?”

    李麗質一聽,一下子懂了所有了。

    原來這混蛋刺史一早就和他們認識了,還達成了一種協議。

    只是,這個協議聽著很讓人欣慰,很讓人舒服。

    李麗質看向嚴肅質問賊人的混蛋刺史的側顏,仿佛懶惰、不正經、不靠譜等等字眼兒不見了。

    夕陽下,這側顏很是帥氣。

    認真的男人,是比較帥!

    這一刻,李麗質認為,這有原則有底線,愛財有道的林刺史,稍微不那么混蛋了。......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謝謝,事情處理完了,加更加更)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