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09:睡覺就變強,你惹我【求鮮花】

正文 009:睡覺就變強,你惹我【求鮮花】

    夕陽紅霞下,山寨前,判匪們慘烈的大叫著!

    鄯州府兵們,拿著訓練用的刀劍,瘋狂的收割著。

    在這樣的背景下,林浩和李麗質面對著面。

    林浩盤腿坐著,用想撞墻的表情看著李麗質。而李麗質就這么蹲著,一雙玉手把她那絕美的小臉捧成一朵花。

    從李麗質那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里,看得出來她很有求知欲。

    不僅僅是那些術語,她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兩個字‘知識’!

    人的一天都只有這么多時間,百姓們也說過,這個混蛋刺史基本上都要下午才工作,上午要睡覺。

    一句話,懶得出奇!

    可是,他哪里來的時間,把轄地內的府兵,訓練得這么強悍?

    他又哪里來的時間,做足以讓一州百姓安居樂業的事情?

    這么懶惰的人,應該文不成武不就才對,他根本就沒時間沒心情讀書才對。

    他又憑什么,讓一個進士心甘情愿的不去做官,給他當副手?

    他根本沒心情沒毅力沒時間練武,武功應該不咋地!

    他又怎么能讓這些賊匪這么害怕他,還心甘情愿的幫他打胡人的秋風?

    從簡短的言語來看,這林浩和王世充這倆侄子達成協議之后,他們是絕對沒有搶過漢人的。

    這倆貨之所以搶她,也只是因為她的長相,太讓人想犯錯而已。

    ......

    李麗質就這么看著他,求知欲是越來越強大。

    而林浩,是越來越想撞墻啊!

    一個來自一千多年以后的人,要向這里的人解釋清楚這些個來自一千多年以后的專業術語,簡直是要人命。

    “直接一口價,兩千貫,你今天把我的問題,全部解答了好不好?”

    林浩狠狠的搖了搖頭:“對不起,這個錢我不賺了。”

    “你太笨,解釋起來太耗時。”

    “本官只喜歡賺快錢,賺輕松地錢。”

    李麗質柳眉微皺,氣得直跺腳,都變成跺腳美人了。

    “混蛋刺史,我笨?”

    “這天下,還沒人說過我笨呢!”

    林浩眼睛一亮,一下子來了興趣道:“繼續,繼續,不要停!”

    “混蛋刺史罵一次一百貫,這錢來的輕松,我喜歡。”

    哎呀!!!

    李麗質跺腳了,不矜持了。

    她發瘋道:“你簡直是不要臉。”

    “再加一百貫,一千七百貫了。還是那句話,不給錢,打哭你十七次,牢底坐穿。”

    “繼續罵,要是欠我兩千貫不還,直接賣花樓里去。”

    “就你這顏值......”

    林浩喝一口小酒,欣賞了一會兒后,點了點頭道:“你可以罵到欠我五千貫為止。”

    “畜生!”

    啪!

    林浩手疾眼快,一下子抓著了她柔嫩白皙的手掌。

    一瞬間,絲絲冰涼細膩之感襲來!

    “一千八了!”

    噌!

    突然,銀光閃,三柄銀亮的寶劍,從三個方向而來。

    三柄寶劍各自距離林浩的喉結,后勁,脖子右側,只有十公分。

    “大膽!”

    “你知道她是誰嗎?”

    “你敢抓她的手,簡直是膽大包天。”

    秦懷道、程處嗣、冷月三人一人一劍,一人一句,全部滿眼都是殺氣。

    無疑,林浩的舉動也觸犯了他們的底線。

    李麗質是誰,當朝陛下和皇后的掌上明珠,天下何人敢褻瀆?

    區區邊城刺史,居然敢以下犯上,實在是罪該萬死。

    實在是,萬死難辭其疚!

    呵呵!

    林浩只是無所謂的一笑,寶劍距離他脖子還有十大十公分,距離能夠威脅他生命的距離,還早得很。

    正好,劍指朝廷命官,又可以賺錢了。

    他淡笑道:“我管她是誰,多次辱罵朝廷命官,還不準我抓人了?”

    “你們這些京城的人,才是真的膽大包天。”

    說著,他看向正怒氣沖沖的的看著他的李麗質。

    李麗質用盡全力的掙脫,可就像是一頭公牛咬住了她的手一樣,根本就掙不開。

    可以說,根本就無法動彈!

    “救命!”

    “大人,救命啊!”

    林浩耳朵一動,回頭一看,吳用是真的無用了。

    就這么兩個小子,一打二很困難嗎?

    他居然處于下風了,確實是無用啊!

    “放手,你放開我!”李麗質咬著唇,乃兇乃兇的威脅道。

    林浩放手道:“二千一百貫了,不還錢,我把你和你的丫鬟全賣到花樓去。”

    “把你這倆會點三腳貓功夫,就隨便拿劍指人的傻大個隨從,賣到關口去當苦力。”

    “混蛋!”

    “大言不慚!”

    “拿命來!”

    三人一聲爆哮,正要動手拿下他。

    突然,他們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又被這怎么看怎么不靠譜的刺史,給驚呆了。

    只見,林浩腳尖點地,身體直直的后趟四十五度。

    就這個動作,保持著這個動作,向后快速拖行著。

    如同,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拉他過去一般!

    秦懷道大驚道:“大,大挪移身法!”

    “當年十三棍僧救唐王,其中一個僧人就是用這一招托著陛下走的。”

    “后來,那個棍僧圓寂了,這絕技也就絕后了。”

    程處嗣點了點頭:“我聽我爹說過,是有這么個僧人。”

    “這得要練幾十年的輕功,還要天賦極高才能做到吧!”

    冷月搖了搖頭,不敢置信道:“他這么懶,怎么可能,況且也還這么年輕啊!”

    就在這時,林浩保持身法,微微后仰一看,確定了位置之后,手中寶劍一轉。

    嗖!

    寶劍直接出竅,劍柄狠狠的撞擊在了王道詢的心口上。

    噗呲!

    王道詢,直接倒飛,狠狠的撞在了墻壁上,同時口噴鮮血,坐地而亡了。

    寶劍彈了回來,林浩腳尖一點底,一個后空翻,抓住寶劍,順手就是一個橫掃千軍。

    又矮又胖又壯的王道城下意識的格擋,結果力量太小,手中寶劍被打飛了。

    緊接著,他的腦袋也飛了!

    林浩輕輕落地,一個劍花過后,劍身上的胡兒臟血落地了,寶劍再次變得干凈銀亮了。

    寶劍回鞘,打完收工!

    哎呀呀!

    “大人,您這‘千里不留行,十步殺一人’的劍法身法,又精進了不少啊!”

    啪!

    林浩直接一腦瓜子打他腦袋上:“老子讓你勤加練功,你一定是次次都差不多差不多,結果一交手就差一點。”

    阿切!

    教育完吳用之后,林浩伸了個懶腰,隨手一扔,寶劍再次回到戰馬得勝勾上掛好了。

    吳用揉了揉腦袋,委屈道:“你不也天天睡大覺嘛!”

    “老子睡覺就變強,你惹我?”

    吳用尷尬一笑,好像是這么個道理。

    他家大人是真的是天天睡大覺,從沒練過功。

    可就是神他么的次次都變強,一次比一次干凈利落!

    林浩背著手獨自向林子而去,同時懶散的說道:“進去抄家,一個銅板都不要放過。”

    “還有,把那四個來自京城的給我看好咯!”

    “不還錢,絕對給賣了。”

    “我再找個地方好好睡會兒,為晚上的篝火晚會養精蓄銳!”.....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求書評,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