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10:公主殿下,要刺史后悔【求鮮花】

正文 010:公主殿下,要刺史后悔【求鮮花】

    酉時末,日月交匯,白天即將結束,夜晚即將到來!

    好在這個時候是抄家完畢了,不然就得餓著肚子,摸著黑下山了。

    滿滿兩大車的收貨,全是些黃白綠亮之物,這可是亮瞎的大伙兒的眼睛了。

    “吳大哥,這些王八蛋居然做假賬,存了這么多好東西。”

    “這下子好了,一下子給他端了。”

    話音一落,一名年輕的府兵,拿著一個鑲嵌有寶石的酒壺就開始咬。

    還不錯,純金的。

    吳用一通搜索,大感不妙!

    當初,和他們合作的時候就知道這些人是要藏私的。這是人之常情,是人都會這么干。

    本來還想著多養兩年,養到肥到不能再肥再來宰。

    反正,他們只是搶胡人,又不搶過境的漢人。多多益善,隨便整的事。

    吳用看著這些財物,總覺得是干了殺雞取卵的事情,有點劃不來。

    這才一年,還不夠肥啊!

    他仔細的查看,憑借著大唐高材生堂堂進士的見識,他分析出這些值錢的東西全是西域等地的胡人產品,根本就不是大唐產品。

    “這來自長安的大小姐,虛假報官,根本就沒被搶金銀!”

    咕嚕嚕!

    車拉了出來,吳用向一個大樹上喊道:“大人,抄家完畢,有事匯報!!”

    林浩深呼吸一口氣,小小的打一架之后,睡一覺是真的很舒服。

    果然,生命在于運動,偶爾運動下還是不錯的。

    躺在樹干上的他,直接一個翻滾,看似自由落地的落了下來。

    距離他那在樹下遲早的戰馬還有一米高的時候,腳尖樹梢一點,穩穩的坐在了馬鞍上。

    “什么事,說!”

    吳用附耳林浩,時不時的看一眼李麗質他們,細細的匯報著。

    林浩是越聽,越來氣!

    這是欺騙朝廷命官,是大罪啊!

    搶金銀,搶了屁的個金銀!

    就算人家看她漂亮,可人家沒得手,只能算是劫道未遂!

    還好這兩個人是王世充的侄子,是胡兒,可以隨便處理。

    不然,還可以告他們一個誣告他人之罪。

    可惜了!

    要是讓他們繼續活著的話,還能幫他賺更多胡人的錢財。反正胡人的錢財也是不義之財,不賺白不賺。

    當然,也不可惜,也該殺!

    他們就算是劫道未遂,也違背了林浩‘不許對漢家兒女做無本生意’的基本原則。

    只是,這筆欺騙朝廷命官的賬,還是要算的!

    ......

    遠方,李麗質親自看到了林浩從樹上‘摔’下來的樣子。

    剛才還真以為,這個懶得時刻想著睡覺的混蛋刺史,會被一下子摔殘。

    三丈高的喬木大樹啊!

    可摔下來之后,在距離戰馬一米高的時候,輕輕一腳點在樹干上,就調整好了下落姿態,相當的穩重。

    她一個不會武功的人,都看出來了門道。

    這才是高手,隨心所欲的大高手啊!

    “這到底是個什么人啊?”

    “我大唐,居然還有這樣的人才!”

    就連李麗質都看出來了,冷月還有秦懷道程處嗣他們,就更不用說了。

    他們想起剛才用劍去指著他的舉動,就想到了四個字‘自不量力’!

    不過,他們還是不后悔。

    如果真的是壞人有這樣的身手,也理當用生命成就職責!

    “還好,謝天謝地,他不是真的要傷害公主殿下。”冷月擦了擦白凈的額頭,后怕道。

    秦懷道若有所思道:“想不到,實在是想不到這種邊疆小地方,居然還有這樣的大高手。”

    程處嗣點了點頭道:“吳用這種當朝進士愿意給他當下手,是有一定道理的。”

    就在此時,吳用走了過來。

    吳用對李麗質平淡道:“李莉是吧!”

    啊?

    “對,是我!”

    李麗質差點沒反應過來,她現在就是李莉。

    吳用再次道:“我家大人請你過去。”

    “他怎么......”

    李麗質輕嘆一口氣,應該是他這個下官過來面見她才是。

    不過,她現在不準備暴露身份。

    還是,她過去見官老爺吧!

    走著,李麗質嘴角輕輕一笑,已經在開始腦補一個畫面了。

    這個這么對她不客氣的混蛋刺史,一旦知道她是長樂公主之后會是什么樣子呢?

    嗚嗚哇!

    “公主殿下,饒命啊!”

    “小的實在是長了一對狗眼,該掌嘴,該掌嘴啊!”

    啪!啪!

    連那種跪在地上,自我掌嘴的音效,她都腦補出來了。

    嘻嘻!

    想到這里,她心中一笑,看著正在等他的林刺史。

    “王八蛋,我挑明了之后,你一定會知道什么叫做,世上沒有后悔藥賣。”

    想到這里,李麗質意氣風發的走過去道:“林大人,你是來讓我認領財物的嗎?”

    “算了,我不要了。”

    “都給你好了,我們的債務一筆勾銷。”

    林浩嘴角一揚,直接大聲教育道:“一筆勾銷個屁!!!”

    “你......”

    林浩嚴肅道:“這些都是胡人物件,哪一件是你的?”

    “本官,要治你一個誣告他人,戲耍朝廷命官的罪!”

    “不過,你有錢的話,可是抵罪。”

    “你之前欠本官兩千一百貫錢,直接湊整,五千貫錢。”

    “給五千貫錢,本官就不治你的罪了。”

    說著,他喝下一口小酒,眼睛一眨,淡笑道:“還可以邀請你,參加我們的篝火晚會。”

    李麗質就這么被數落了一通,卻沒法兒還口!

    她瞪大眼,張大嘴,指著林浩:“你,你,你......”

    “王八蛋、混蛋、狗官。”

    “你和匪寇合作,你還有理了還?”

    林浩義正言辭道:“本官做無本買賣,賺的只是胡人的錢。本官賺得上對得起天,下對得起地,中間對得起良心。”

    “這次罵我,就不收費了!”

    “再罵,還收費!”

    “來人,看著他們。”

    “一起打道回府,開慶功晚會,分賬!”

    話音一落,林浩騎著馬就走了。

    “太好了!”

    “又有錢分了,跟著大人就是好啊!”

    “我家老母看病,有錢了呀!”

    “......”

    李麗質看著興奮到原地蹦跶的府兵們,她很懷疑,這些人還是大唐的府兵嗎?

    繳獲賊寇財富,不是應該做賬入庫,然后上報朝廷嗎?

    還分賬,這整得簡直就是一窩子土匪。

    四個人看著周圍的一圈兒人,把他們保護得很好,是生怕他們的安全出了問題。

    這四個人,可是五千貫錢,值錢啊!

    “林浩,你不要后悔!!!”

    冷月小聲道:“挑明身份吧!”

    李麗質一搖頭:“不,我要他知道,什么叫世上沒有后悔藥賣!”......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求書評,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