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16:公主和刺史,是同道中人【求鮮花】

正文 016:公主和刺史,是同道中人【求鮮花】

    李麗質四人進入了明德門,便放慢了馬速!

    天子腳下,天下第一大都城長安就是不一樣。朱雀大街寬達一百五十米,還因為人多顯得不那么寬。

    要是騎馬快了,撞到人就不好了。

    人來人往,到處都是綾羅綢緞,到處的銀發冠和金頭飾。可以說是皇族眾多,達官貴人眾多,豪仆富商云集,一片樹葉落下來,都能砸到兩三個貴人。

    當然,也有李麗質覺得煞風景的人。

    那就是那些男不戴發冠,女不戴發簪,服飾長相膚色異于天朝人士的雜胡商人。

    可沒辦法,歷朝歷代的外交都是必須的,盡管看不慣也得看著。

    李麗質知道,這些賣胡餅胡人商品的雜胡,當胡奴的昆侖奴白皮奴等,是想方設法的想長留大唐。

    朝廷對這一事件,還分為兩派在爭論呢!

    漢強派認為,非我同袍,其心必異。希望杜絕長久以來的和親風氣,更希望立法,胡男不可與唐女成親。

    軟骨派認為,萬事以和為貴,一樁婚姻可抵十萬大軍。只要愿意,怎么都可以。

    兩派長期在朝堂上吵得翻天覆地,不可開交,到現在還沒有個定論。

    呼嗚!!

    路過飾品坊,一個賣胡人產品的紅胡子卷頭發胡人,還對李麗質吹口哨了還。

    “秦大哥,他對我不敬!”

    呀啊!

    只見,金光一閃,一柄金锏脫手而出。

    金锏是鈍器,一下子砸在頭上,直接當場血灑滿天飛。

    一瞬間,只要是看見的人,全部都震驚了。

    可當看到這看起來差不多十八歲的少年手握金锏的時候,直接權當沒看見了。

    沒過一會兒,巡街的金吾衛一路小跑趕了過來。

    “誰這么大膽子,敢大白天鬧事。”

    “抓!”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圍了過來。

    大唐子民殺一個胡兒的處理方式很簡單,抓進去坐一會,然后放了就行了。

    可剛一圍過來,校尉就驚呆了。

    那是不圍不知道,一圍就嚇了一大跳啊!

    認識李麗質不說,認識前千牛衛女兵衛隊長冷月不說,認識程處浩也不說。

    光是看到自家大門貼著的畫像中,左‘門神’同款金锏,就一下子知道該怎么做了。

    “你沒長眼睛啊!”

    “抓這個不法胡商回去治罪。”

    金吾衛正要上手抓秦懷道,立馬看向校尉,點了點頭后就收尸去了。

    秦懷道一笑,滿意的點了點頭,還算懂事。

    “來人,洗地了!!!”

    就這樣,百姓們讓開了一條道。

    一行人又騎上了馬,往宮里而去了。

    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長安城的百姓直接激動了起來。

    “霸氣!”

    “公主殿下真的是霸氣啊!”

    “就是,區區雜胡,居然敢對公主殿下不敬,簡直是找死。”

    “秦世子也和秦老將軍一樣,真的很忠心啊!”

    “都一樣都一樣,他不動手,程世子和那女俠也會動手的。”

    “犯了死罪,就該殺!”

    “不對啊!”

    “公主殿下不是逃婚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你傻嗎?陛下另外賜婚長孫沖,還全國張榜。公主是踩著點,故意在這大婚第二日回來的。”

    “那長孫家,是典型的軟骨派,公主自然不樂意嫁過去。”

    “不愧是嫡長公主,干得漂亮!”

    “可惜了,長孫一家子,為皇后娘娘丟人啊!”

    “這樣的皇后,怎么有那樣的家人呢!”

    ......

    李麗質很善良,這游山玩水的路上,看到乞丐都會撒錢,就像天上的仙子一樣。

    李麗質也很任性,比如剛才的一幕,也有點憑意氣用事。

    就這一點來看,她和專門做胡人無本生意的混蛋刺史林浩,有些相似。

    也好在林浩是遇到了這么個漢強派大財女,李麗質不僅不怪罪林浩做那事,還覺得他有能力。

    要是遇到一個軟骨派大財女的話,效果就不一樣了。

    可是,李麗質很任性,還很記仇啊!

    她著急回來,就是要把那林浩留下墨寶的扇子,送給李世民的。

    不遠處,娶了個因為李世民一時酒醉,和丫鬟生的女兒的長孫沖,聽著這些話,那是恨得咬牙。

    看著遠去的倩影,更是恨得咬牙!

    “李麗質,你給臉不要臉!”

    “我要你后悔!”

    “我得不到你,我就要毀了你!”

    “我一定,一定讓你和親去!”

    “讓你嘗嘗老子死了,兒子繼承的滋味兒!”

    哼!

    長孫沖一聲冷哼,折扇一開,罵罵咧咧的回家去了。

    皇城太極宮,養心殿,御書房內!

    李世民坐正上方龍椅上,表情有些難看,有些焦心。

    倒不是焦心李麗質怎么還不回來,李麗質有各道節度使都要聽話的,如朕親臨的金龍令箭傍身。

    不僅如此,還有三位高手隨行保護,是不會有問題的。

    他焦心的,就是那難啃的骨頭,還長倒刺的骨頭,吐谷渾。

    左邊,坐著李靖、秦瓊、尉遲恭、李道宗、蘇烈等漢強派的代表。

    右邊,則坐著高士廉、長孫無忌、褚遂良,還有國子監祭酒盧授等軟骨派的代表。

    李世民眉心緊皺道:“諸位愛卿,就吐谷渾可汗慕容伏允,明里派特使朝貢,暗地里掠奪我廊州一事,說說你們的看法。”

    李靖拱手道:“老將雖六十有三,也不輸當年之勇,愿意披甲再戰,領兵出征。”

    高士廉嘴角一笑道:“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李靖嘴角一笑,吃一顆甜棗,直接將棗胡一吐。

    咻!

    棗胡如飛鏢,擦著高士廉的帽子就過去了。

    高士廉嚇得直接一哆嗦,忙摸了摸帽子,被劃了好長一條口子啊。

    “你......”

    李靖淡淡一笑:“吐谷渾雖然是高原地區,然老將氣足,沒有問題。”

    秦瓊尉遲恭等人自信的摸了摸胡子,全部拱手道:“陛下,臣愿意隨大將軍一道,領兵出征,一戰定邦。”

    李世民看著李靖六十三歲了還有這樣的本事,那是非常的高興啊!

    “李愛卿,不愧是我大唐軍神,大唐驃騎大將軍,實在是......”

    就在這時候,因為是國舅爺就老喜歡打斷別人說話的長孫無忌,老毛病犯了。

    長孫無忌拱手道:“陛下,李靖此舉實在不把舅父放在眼里啊!”

    李世民眉心微皺,冷冷道:“輔機,此言差矣。”

    “現在是議事,大將軍此舉是在回應高大人的問題,證明他廉頗雖老,還能吃三大碗米飯啊!”

    哈哈哈!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被李世民逗笑了。

    是啊!

    不能吃三大碗米飯,又哪里來這么足的氣呢?

    高士廉氣得想罵人,這李世民娶了他的外侄女兒,居然還不幫他這個舅父,簡直是豈有此理。

    打,這些人就知道打!

    一打就是出錢出力,出賣他們的利益。

    長孫無忌眼珠子一轉,繼續道:“陛下,我們滅東突厥以及是傾盡全力的去打了。”

    “才三年,才過了三年而已。”

    “老將軍武功高深莫測,是不怕高原,可是那些兵怕啊!”

    “不說兵了,就是咱的馬,都要大喘氣啊!”

    “還有,三年的發展,根本支撐不起一場長途跋涉的大戰。”

    “臣以為,慕容伏允提出把一位公主嫁給他的兒子尊王,是可行的。”

    “一樁婚姻,可抵十萬大軍啊!”

    (求鮮花、求評價、求支持,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