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17:不為我所用,就只有毀滅【求鮮花】

正文 017:不為我所用,就只有毀滅【求鮮花】

    近兩年,吐谷渾長期劫掠絲綢商道,使得西域諸國的商旅沒有安全保障,嚴重影響了大唐的外貿發展!

    吐谷渾的行為,嚴重影響了大唐賺胡人的錢養自己的兵的大計。

    在諸國上書之后,李世民下召責備過慕容伏允,并威脅式警告他們停止劫掠活動。

    還說了一堆的大道理,教育他們想發展就必須停止畜生行為,加入正規的商貿活動才是正道。

    可蠻夷就是蠻夷,哪里懂那么多的道理。

    慕容伏允氣不過,表面上讓人到長安上供,表示臣服。

    既然朝貢了的話,按照道理來說,那就是臣屬國了。

    誰知道使臣剛剛過境廊州回去,后腳吐谷渾軍隊就攻打廊州了。

    雖然給打了回去損失不大,但是這種行為,實在是讓人氣不過!

    要不是考慮到才打了大戰,才修養三年,糧草等資源不足,早就打到他老家去了。

    慕容伏允知道大唐這種國情,還大言不慚的發國書!

    要他們不搶絲綢之路不襲擾邊關也可以,那就得嫁一個公主給他的兒子!

    現在,長孫無忌把大唐的難處全部說了出來,那是鐵了心要當軟骨男了!

    長孫無忌話音一落,程咬金直接跳了起來!

    “怎么不把你們的女兒送過去?”

    “你們還是人嗎?”

    “江山自古大老爺們兒做主,那就該大佬爺們兒去保護,哪怕流血犧牲。”

    “讓女人去換和平,俺老程第一個做不出來。”

    褚遂良眼睛一瞇,淡笑道:“知節兄言過了,人家要公主,我們的女兒又不是公主。”

    “這種心思,要不得啊!”

    “我......”

    程咬金不傻,但也感覺自己說話有點過了。

    要是李世民小氣一點,蠢一點,就會怪他一個謀逆之罪了。

    自己的女兒可以當公主和親,這說明什么,說明自己想當皇帝老子啊!

    長孫無忌陰狠一笑,對于程咬金和秦瓊二位,他是恨之入骨的。

    長樂公主怎么逃婚的?

    長樂公主加上一個前女兵衛隊長出身的貼身丫鬟,剛去闖蕩江湖嗎?

    還不是這兩個老的,明里暗里支持他倆的兒子去當保鏢!

    明擺著壞他長孫家的好事,實在是該死!

    長孫無忌陰狠一笑,然后又和善一笑道:“還請陛下莫要怪罪,知節兄心直口快,沒有逾越的意思。”

    程咬金眼睛一瞪,這不是提醒李世民往那方面去想嘛!

    這王八蛋不是好人啊!

    程咬金張口就罵道:“你他娘的......”

    高士廉再次提醒道:“他的娘也是皇后的娘,是陛下的丈母娘哦!”

    咳咳!

    秦瓊輕咳一聲看了程咬金一眼,平時口若懸河吹上天的貨,今天怎么失利了。

    也是,那斧頭砍人才是他的主要職業,哪里說得過這么多專業動嘴戶呢!

    秦瓊拱手道:“陛下,知節是什么人,您是最清楚的。”

    李世民怎么會不清楚,那是曾經和他互相保護彼此的后背,刀山血海打出來的感情。

    而且,程咬金就是個大混子。

    誰有那造反的心思,他都不可能有的。

    程咬金暗示兒子幫助李麗質逃婚,還是幫了他李世民的忙。

    長孫無忌是不敢說他李世民,這才故意挑程咬金的刺,他是懂的。

    李世民嘴角一笑:“知節只是心直口快,只是要你們學會將心比心。”

    “公主們是朕的女兒,朕只想她們嫁在附近,還能時長看一眼。”

    “嫁出去了,那就是要他們死在外頭啊!”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尤其是高士廉他們,心里對李世民的一邊倒行為,很是不滿。

    長孫無忌更是眉心一皺,就是他們害得他長孫無忌的兒子,只娶了一個皇帝和丫鬟醉酒生的女兒。

    他轉念一想!

    不對,秦瓊和程咬金是不是表面正直,故意讓那倆小子陪李麗質游山玩水,是想近水樓臺先得月。

    至于是嫁給秦懷道還是嫁給程處嗣,結果都差不多。

    老程和老秦的關系,那是不用說的,穿連襠褲的存在。

    “不行!”

    “絕對不能讓長樂公主嫁給你們這些武將之后,那樣你們你靠皇權更近了。”

    “我長孫無忌得不到,你們也別得到,送給吐谷渾好了。”

    長孫無忌想到這里,嘴角是淡淡有了一抹邪笑。

    長孫沖和長孫無忌沒有任何的商量,長孫沖之前看到李麗質之后,就知道他父親一定會這么干了。

    長孫無忌多聰明,多喜歡權術,是一定不會讓絆腳石在眼前晃蕩的。

    不為我所用,就只有毀滅!

    這才是長孫父子的正解!

    緊接著,他一本正經的向李世民拱手道:“陛下,臣知道您愛女心切。”

    “您,是一個好父親!”

    “可是,我們哪里有那么多的糧食?”

    “長途跋涉上高原,士兵吃的糧絕對不打突厥要多。”

    “還有馬,我們現在大多用的是突厥頓馬,平原的馬上高原,能適應嗎?”

    “是!”

    “他們是打不進來,我們輸了也沒事。”

    “可要打,就必須贏,事關天可汗的臉面啊!”

    “要么,就不打!”

    “嫁公主過去,實屬緩兵之計,等我們準備充分之后,再狠狠的打,必一戰定邦!”

    一通話,說得那是有理有據,那些因素也客觀存在。

    他還居然,把‘天可汗’三個字給搬了出來了。

    自從東突厥被滅之后,周邊諸胡就尊李世民為天可汗了。

    這頂帽子榮光萬丈,這頂帽子也壓力山大。

    的確是這么個道理,要打就必須贏,否則帽子不保是小事,大唐威嚴沒了就是大事了。

    胡人的秉性他李世民是清楚的,你強他就跪,你弱他就要飛起來吃人!

    沒有辦法,只有一直強下去!

    所以,他不能輸!

    難了!

    李世民,犯難了!

    “今天就到這里,明日早朝再議,都散了吧!”

    話音一落,強漢派和軟骨派對視了一眼,然后拱手一拜,走了。

    “糧草不夠,還能想辦法,大不了全國子民勒緊一點褲腰帶。”

    “可這對氣候環境的不適應......”

    這對李世民來說,是一個無解之題。

    他獨自坐在椅子上,眉心緊皺著,喝茶都沒味道了。

    事實上也是這樣,公元670年的時候,大唐戰神薛仁貴就吃過高原的虧,一丈惜敗給了吐蕃元帥噶爾欽陵。

    “父皇,父皇,兒臣回來了!”

    就在李世民一籌莫展的時候,李麗質蹦蹦跳跳的回來了!......

    (求鮮花、求評價、求書評,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