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18:皇帝震驚,國舅中招【求鮮花】

正文 018:皇帝震驚,國舅中招【求鮮花】

    就在李世民愁眉不展的時候,他的寶貝女兒回來了!

    陽光下,大門前!

    李麗質身著綾羅華服,紗衣披肩,盤著高高的發髻,容貌身段那都是不輸長孫皇后當年啊!

    舞袖低徊真蛺蝶,朱唇深淺假櫻桃。

    粉兇半掩疑晴雪,醉眼斜回小樣刀。

    方干所作的《贈美人》一詩,正好就是現在的長樂公主李麗質。

    李世民一笑,慈父般的一笑。

    呼!

    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雖然說有冷月、秦懷道、程處嗣三大高手保護,總的來說放心,但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的。

    現在,總算是完全放心了。

    “父皇,兒臣特來請罪認罰!”

    李麗質行跪拜稽首禮,也就是臣子面對君父請罪的大禮道。

    哼!

    “你呀!”

    “真是太任性了,你母后氣得直哆嗦。”

    說著,他走了下來,扶起李麗質,眨眼一笑,小聲道:“不過干得漂亮。”

    “你打破了皇家外戚權利更上一層樓的陰謀,幫了父皇大忙啊!”

    李麗質眼睛一眨,還在想老爹怎么就這么積極地另外給長孫沖賜婚了呢!

    原來,還有一些權利因素在里面。

    不過,無所謂了,她幫了父皇的忙,父皇幫了她的忙。

    扯平了,也就沒有什么罪不罪的了。

    見到女兒平安回來了,朝堂上煩心的事先放一邊。皇帝也是人,也有享受天倫之樂的權利。

    這一刻,是父女聊家常的時間,不談國事。

    二人對坐著,李麗質嫻熟的弄了兩杯抹茶,喝著。

    李世民微笑道:“都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你這個從來沒出過長安的丫頭,這一次學到了不少東西吧!”

    “來,給父皇講講你見到的新鮮玩意兒。”

    李麗質俏皮一笑,發問道:“父皇,孩兒一路西行,遇到了一個有趣的人。”

    李世民這些年也是很少出長安,別說長安了,就是皇城都很少出過,太忙了。

    他對外面的事情,也很向往。

    如果有可能的話,也很想放下這個擔子,也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啊!

    他饒有興趣道:“怎么個有趣啊?”

    李麗質眼珠子一轉,再次問道:“父皇,兒臣對官制之事,不是太懂。”

    “一州刺史,除了管理幾個縣令之外,距離要做那些事啊?”

    “一州刺史,一天到晚,到底忙不忙!”

    李世民肯定道:“忙,忙不完的事情呢!”

    李世民比喻道:“西域諸國之中,有的國家就只有一個州那么大,可他們也有王,有臣工,有類似于我們三省六部的人員編制。”

    “我們的一州刺史,可以說是他們的王,很忙的。”

    “既要管理一個州的治民、進賢、決訟、監察外,還可以自行任免所屬掾史。”

    “小國的王,還沒有對上的壓力。州刺史,還要面對上面的節度使,大都督等等,還要面對朕的旨意。”

    “上面夠他忙的,下面也夠他忙的。”

    “不僅如此,平時還有操練府兵,行軍政要事。”

    “如果是邊城刺史,還必須懂兵法,懂練兵,因為戰時他就是一城守將。”

    啊???

    李麗質驚訝得瞪大了眼睛,她雖然天資聰明,可對官場制度的事,還不是太了解。

    萬萬沒有想到,林浩那個邊城下州刺史,要做那么多的事情。

    那可是除了吃飯睡覺都得忙了,睡覺還得晚睡早起,還得方法得當才能把事情辦好了。

    可是,那明明就是一個比豬還懶惰的人!

    一天十二個時辰,估計他八個時辰都在當尸體!

    可是她看到了,卻是一片祥和!

    她看到的卻是,她父皇的理想‘兵民一體,官民一心’,在一州之地,被比豬還懶的年輕刺史給完成了。

    哎!

    李世民看李麗質這么驚訝,很是欣慰。

    能積極發問是好事情,說明好學啊!

    可她終究是不能參政的女兒身,要是李承乾能來請教就好了。

    李麗質再次發問道:“父皇,有沒有一天兩三個時辰,就能把這些事情做好的可能?”

    哼!

    李世民一怒,簡直是天方夜譚,大白天做夢。

    “孩子,事情要一步一個腳印。”

    “又不是三頭六臂,哪里有可能,別想那些有的沒有的。”

    李麗質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她有點犯難了。

    這該怎么推薦那混蛋刺史來京城當官啊?

    說他每天就那么一點時間,就做好了這些事情?

    李世民這態度,信了才有鬼了!

    李麗質撩衣拂袖正準備喝茶,結果捏到了袖子里的折扇。

    有了!

    “父皇,兒臣給您帶回來了禮物,您一定喜歡。”

    哦?

    李世民一下子來了興趣,雖說他貴為天子什么都不缺,可女兒的孝心不能辜負了。

    他一副很有興趣,很期待的樣子道:“有孝心了,給朕看看。”

    一把折扇奉上,李麗質積極道:“您快打開看看吧!”

    李世民很納悶兒,就是一把折扇嘛!

    扇面無非就是書法畫作,他本身就是書法家,他的飛白書本身就是大家級別的。

    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稀奇。

    但女兒這么積極,他還是當面打開了扇子。

    扇面一開,李世民隨意的眼睛一瞟,然后立馬眉心一皺,那是集中精力的表現。

    他走到門邊,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

    “好詩,好詩啊!”

    “好字,完美的草書啊!”

    一看末尾落款,震驚道:“林浩?鄯州刺史?”

    “一個下州刺史,居然有如此造詣,能寫出激昂霸氣之詞?”

    “非領兵奇才,萬萬寫不出來的。”

    李麗質一聽,一下子激動的跳了起來。

    她嘴角一笑,暗爽了起來。

    王八蛋,到了京城,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立馬臉不紅心不跳的,昧著良心說道:“父皇,兒臣游歷到鄯州,并未道出真實身份。”

    “可這位刺史,熱情招待我們幾個外地人,提供了很多的幫助。”

    “偶然間,我聽到他道出這首詩詞,很是喜歡,就讓他寫了送給我了。”

    “他不知道兒臣是誰,也不知道我要送給您。所以他就拿在手里隨手寫的,并未伏案認真寫。”

    “字寫得不太好,您別介意啊!”

    李世民一聽,這么好的草書,居然還是隨手寫的!

    哼!

    “朕明日就要問問長孫無忌,這吏部尚書怎么干的。”

    “如此大才,怎么屈居下州刺史!”......

    (求鮮花、求評價、求書評、求支持,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