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19:文臣風骨,當如魏相【求鮮花】

正文 019:文臣風骨,當如魏相【求鮮花】

    “父皇,那兒臣告退,先去給母后請罪了!”

    李世民看著扇子,只是隨手一揮。

    趕緊的去,別打擾他仔細的研究這詩詞與這書法。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好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愣頭青啊!”

    “好一個,雄心壯志的意氣年輕人啊!”

    李麗質走到門口,開心的一笑,笑得就像一朵花兒。

    板上釘釘了!

    跑不了了!

    那混蛋刺史,一定會被弄到京城了!

    她突然轉身道:“父皇,您高高在上,還記得下州刺史的資料,還知道他年紀不大嗎?”

    “不是年輕人,是不會有這種毫無顧忌的傲氣的。”

    “你看,‘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這句詩詞。講的是他要帶著五十個精兵,追擊胡人八百里,攪得敵人哭天喊地。”

    “本事大的年長者,也不敢說這句話。”

    “只有有本事,有自信,有底氣的年輕人,才敢說這種話。”

    李麗質點了點頭:“父皇的文化就是高。”

    哈哈哈!

    李世民一笑,他也是年輕過得,他十五歲帶兵,十六歲雁門關救駕,之后便是名揚天下。

    他有這樣的理解,除了詩詞本身以外,更多的便是他也少年意氣過。

    果然,帶兵的人,都是心意相通的。

    李世民的確是說出了辛棄疾寫這首詩的本意,有辛棄疾的回憶在里面。

    回憶的便是他少年金國起義歸宋,帶著五十人獨闖五萬金軍,活捉叛徒張安國后,還不陣亡一人的回大宋。

    只是,林浩就是單純的喜歡這首詩,打醉劍一時興起而已。

    誰知道,李世民把辛棄疾的故事,安在了林浩的身上。

    肯定牛啊!

    五十打五萬,辦成了事,還沒有損失一個人的回來。

    那可是,小說家都不敢寫的故事!

    “你怎么還不走?”

    “趕緊的,去給你母后認錯,哄她開心啊!”

    李麗質眼睛一眨,看著這穿著龍袍,抱著扇子轟她走的人,這是親爹嗎?

    “兒臣告退!”

    李麗質嘟著嘴,欠身行禮之后就走了。

    她還有點小吃醋了。

    別那家伙來了被父皇太過看重,封了大官,自己整不了他了吧!

    那就偷雞不成,還蝕把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就那懶得要死的性格,能當什么大官。

    就是再大的官,還能有她這個嫡長公主大了?

    能報仇,來了之后,慢慢報仇!

    第二天一大早!

    皇宮,太極殿內!

    李世民坐在龍椅上,非常嚴肅的看著站在兩邊的文武百官。

    還在吵,還在因為是直起脊梁打吐谷渾,還是委屈求全的用公主換所謂發展時間,而爭吵。

    強漢派文官當朝丞相魏征,指著軟骨派文官,也就是來自五姓七望中影響力最大的范陽盧氏的,國子監祭酒盧授,一通大罵。

    “盧大人,你們以儒學、禮學為家學,你們可是真的講禮啊!”

    “本相,突然想到你為什么這么喜歡求和了?”

    盧授冷笑一聲,摸了摸老學究標配的白胡子道:“長孫大人已經說了,我們沒有足夠的錢糧支撐,沒有能夠適應高原作戰的人和馬!”

    呵呵!

    魏征一笑道:“錢糧,國庫出一點,大臣們再出一點,你們五姓七望再資助一點,不就有了嗎?”

    “你......”

    魏征再次發言道:“兵將馬匹能不能適應,得將軍們說了算。”

    “我等文人,說了算嗎?”

    緊接著,魏征直指盧授,大聲道:“胡人亂我中原期間,你盧氏名家盧靜是北魏太常丞。”

    “他的三個兒子分別為北魏、北齊、北周三朝帝師。”

    “其中,盧景裕為北齊文襄帝,我呸,帝個屁,就是一個雜王,北齊雜王高澄的師傅。”

    “盧辯為北周雜王宇文邕的師傅,盧光為北魏雜王拓跋廓的師傅。”

    “你家,是把我漢學到處送啊!”

    “漢學送給蠻夷,然后讓他們在我們的土地上,大施‘仁政’。”

    “你范陽盧氏,首功,首功啊!”

    “歷朝歷代公主和親,哪次他們不要嫁妝。醫學典籍、工學典籍、制度典籍、農學典籍,都是他們喜歡的嫁妝。”

    “你是又想他們來我們的土地上,大施‘仁政’嗎?”

    “你......”

    盧授一個急火攻心,直接大殿吐血了。

    魏丞相魏人鏡的口才,足以見得有多了得。

    “盧博士,盧博士!”

    “魏征,你干嘛翻舊賬,盧博士講的是我們客觀存在的問題。”

    長孫無忌等人圍著盧博士,就指責起了魏征來。

    魏征大袖一甩,直接抱著玉笏站了回去。

    氣死一個盧博士,還有很多這樣道貌岸然的博士。他恨不得,來一個氣死一個。

    漢強派的文武官員們,全部看向李世民,仿佛這些都與他們無關。

    “獸醫!”

    “來人,傳獸......”

    大太監王升立馬附耳提醒道:“陛下,是太醫。”

    哦!

    “來人,傳太醫。”

    李世民關心道:“盧博士,你學富五車,當有大氣量才是。”

    “魏相說的是你們盧氏的祖先,不是你,何必那么介意?”

    強漢派的大臣們聽著那才叫一個舒爽,這才是一個皇帝該說的話。

    李世民也巴不得這個盧授去死,可就是死不了,長期被氣得吐血,可就是吐不完。

    這人是阻礙他全面實行科舉制度的,罪魁禍首之一!

    可他李世民現在也沒辦法,對方勢力太大了,還得讓他當這個國子監祭酒。

    李世民和楊廣的不同之處,就在于他懂得溫水煮青蛙,慢慢來。

    總有一天,要把這些毒瘤給除了!

    還想讓他嫁公主?

    適齡婚嫁的公主就兩個,一個已經嫁給長孫沖了。

    再一個,可是他的寶貝女兒長樂公主李麗質!

    誰要是讓他嫁到外邦去,他就要了誰的命!

    大殿外,弄了一身千牛衛衣甲的李麗質,聽著里面的一切。

    誰叫他的貼身丫鬟是前千牛衛女兵衛隊長呢,有這個關系。

    她想來聽聽,李世民是怎么罵長孫無忌的,怎么要把那混蛋刺史弄到京城來當官的。

    結果,她卻聽到了這個。

    “糧食,適應高原作戰的兵馬!”

    李麗質眉心一皺,記下來了這兩個父皇的難題。

    她有些慌了,第一個難題還能想辦法解決。第二個難題,幾乎是無解的。

    如果真的無解,就只有去和親了。

    如果只有和親一條路可走,只有她和新興公主到了年紀。

    可新興公主,已經嫁給長孫沖了。和親的唯一人選,就只有她了。

    這可比嫁給長孫沖還慘了,胡人的獸俗有多可怕,她是聽說過的。

    就在她擔心的時候,大殿內,又傳來了李世民的聲音。

    “好了!”

    “此事,隔日再議。”

    “現在,朕想你們看一把扇子。”

    “尤其是吏部尚書長孫無忌,你要好好的,仔仔細細的看!”......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求書評,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