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20:林大刺史,活著就是奇跡【求鮮花】

正文 020:林大刺史,活著就是奇跡【求鮮花】

    扇子?

    明明說的是關于吐谷渾的事情,怎么又扯到扇子上去了呢!

    這都三月要結束了,五月份的時候,吐谷渾使團就要來長安迎親了。

    如果那時候不干的話,冬天人家缺糧食,必定是要下山搶邊關的。

    雖然吐谷渾的國力打不到中原來,但長期襲擾天朝,天朝還沒作為的話,那就說不過去了。

    打吧!

    大唐的兵馬無法適應高原氣候,錢糧也不足以支撐這么長久的戰線,打不上山滅不了吐谷渾就丟面子。

    要想邊關不被襲擾,要想保住天可汗的面子,就只有嫁公主再打發點所謂的嫁妝。

    可是這皇帝心疼女兒,是能拖就拖。

    ‘隔日再議’這四個字,已經說了好幾十回了。

    現在,為了轉移視線,居然還讓文武大臣們,犧牲寶貴的朝議時間,來鑒賞扇子!

    長孫無忌只覺得,這實在是昏君之舉啊!

    關鍵是,還要他著重看,實在是想不通了!

    “陛下,下朝之后,臣再和您一起鑒賞吧!”

    鑒賞?

    李世民真想呵呵一笑,搞得他李世民很想和這個外戚親近一樣,還私下鑒賞。

    李世民淡淡一笑道:“這把扇子也是政事,不屬于鑒賞的范疇。”

    “朕,才不會用寶貴的朝議時間,來鑒賞文玩呢!”

    話音一落,不論是強漢派還是軟骨派,全都莫名其妙的拱手道:“陛下圣明!”

    李世民這話說得,很圣明!

    可這扇子除了扇風,那就是一個文玩啊!

    這不是鑒賞是什么?

    這一次,強漢派都覺得李世民為了拖延時間,有點過分了。

    與此同時,大太監王升把扇子交給了李靖,要大家都傳閱一邊。

    李靖仔細一看,一雙老眼,變得比老鷹還要犀利。

    哈哈!

    李靖滿意的摸了摸胡子,點頭道:“我大唐,果真是人才濟濟。”

    “后繼有人了,后繼有人了啊!”

    話音一落,李靖一個轉身,就把扇子給了秦瓊。

    秦瓊也是滿眼疑惑的接過扇子,然后莫名其妙的看向扇面。

    嗯!

    “大將軍所言不虛啊!”

    “果真是,少年意氣志氣沖天啊!”

    緊接著,秦瓊又把扇子給了程咬金,程咬金直接不看:“你們說啥,那就是啥!”

    二人看了一眼程咬金,一陣搖頭,果真是天下第一混子啊。

    大殿外,身著千牛衛衣甲的李麗質,是越聽越興奮。

    有戲!

    她就知道這首詩這書法,一定可以讓所有人震驚。

    一定可以,把那個有本事但氣死人的混蛋,弄到京城來。

    想到這里,他又開始腦補報仇場景了!

    腦補得,還有點沉醉了!

    大殿內,不論是文臣還是武將,都對這首詩詞這筆書法,有著高度的評價。

    軟骨派的官員們,全部瞪大了眼睛再加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禁,之前覺得李世民讓大家在大殿上鑒賞扇子的行為,是昏君之舉的他們,變得真香了起來。

    他們紛紛踮起腳尖,往前看著,希望快點到他們的手里來。

    他們要好好的,鑒賞鑒賞!

    扇子,傳到了國子監國子祭酒盧授手里。

    哎!

    強漢派的人大家贊賞的東西,他是真的想懟回去了。

    可是,這個懟無可懟啊!

    這要是懟了,傳到別人那里的話,都會說他是假博士假大儒了。

    “寫得好,有才氣,有志氣!”

    話音一落,剩下的人更是大為震驚。

    盧授是沒骨氣,那是家傳的沒辦法。

    可盧授除了沒骨氣,那是相當的有學問的。他能憋出這九個字,足以見得這扇子上的內容,有多么的不同凡響了。

    終于,扇子傳到了,李世民特別叮囑需要仔細看的長孫無忌手里了。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

    “可憐白發生!”

    霹靂!

    念完之后,長孫無忌的腦袋里,如同晴空霹靂!

    他感覺,他要被罵了。

    長孫無忌的文學素養,那不是一般的高。

    他的內心里,除了像一般武將一樣,對前面半段的沙場豪氣感到震驚以外。

    他更看重的是后面一句‘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前面半段的意思是,作詩詞的人,有著為了國家血灑沙場的熱忱,有攪得敵營哭爹叫娘的能力。

    后面半段的意思,就是他有為君王為天下萬死不辭的決心和忠心,可時不待我,處處受阻,無法得到重用!

    這要是一般人所寫還好,可這作者是個官啊!

    他長孫無忌沒有見過這個林浩,卻對這個名字早已‘如雷貫耳’了!

    林浩一直是個下州刺史,有他長孫無忌的一份功勞。

    沒想到啊!

    沒想到這林浩本事通天,居然能寫這么個東西,交到陛下手里。

    完了,他長孫無忌,要被罵死了。

    “輔機,你這個吏部尚書,該知道這個人吧!”

    怎么可能說不知道。

    別說是一州之長了,就是縣令,他也能背出全國縣令的名單來。

    “知道,鄯州刺史,下州刺史!”

    哼!

    李世民一怒,一把拍在龍頭扶手上,大聲道:“滿朝文武都夸贊的人,怎么能是下州刺史?”

    “你就是這樣為朝廷任用人才的嗎?”

    長孫無忌立馬走了出來,抱著玉笏鞠躬行禮道:“陛下,您是有所不知啊!”

    “此人的官聲,那是聲名狼藉啊!”

    “臣這吏部,放著地區官員彈劾他的折子,起碼一百份了。”

    李世民一驚,如此大才之人,怎么官聲這么的差呢?

    “速速讓人送一些折子過來,朕要親自看。”

    “是!”

    話音一落,長孫無忌給了吏部尚書的令牌給太監,太監直接就去辦事了。

    做官,不論是文官還是五官,都有兩種名聲。

    第一種,那就是老百姓的口碑,也稱民聲!

    第二種,那就是同僚及上司心中的評價,叫做官聲!

    很快,就來了十分折子,該是隨便拿得。

    李世民打開一份,念道:“林浩目中無人,從不與同道其他州刺史交流心得。”

    李世民再打開一份,念道:“鄯州隸屬隴右道,不論是節度使還是大都督召集各刺史議事,從來不去。”

    “前兩次派州丞代為參加,后來派衙役代為參加。”

    “最后,家鄉在節度使府大都督府周邊的官吏,休假順便參加,不休假就沒人參加,直接缺席!”

    李世民打開第三份折子,念道:“上官節度使或者大都督去他轄地視察,連個引路的都沒有,一杯茶水都沒有。”

    “總結來說,‘你愛往哪兒看,自己瞎貓撞死耗子一般的,自己看去唄’!”

    ......

    李世民不想念了。

    確實聲名狼藉,這不聲名狼藉才有鬼了。

    他要是節度使,他非殺了林浩不可!

    大殿外的李麗質,聽著只覺得奇怪。

    林浩的民聲就不用說了,轄地內就沒有說他不好的。

    怎么做官,能做成這個樣子?......

    (求鮮花,求評價,求書評,求打賞,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