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22:過路不易,身份甄別【求鮮花】

正文 022:過路不易,身份甄別【求鮮花】

    從長安到鄯州,有近兩千里地!

    上次李麗質他們為了趕回來報平安,全程沒耽誤,所以只走了四天!

    這一次就沒那么著急了,所以走了五天。

    李麗質三月十六從鄯州回的長安,三月二十到的長安,三月二十五從長安出發。

    三月三十的下午!

    李麗質他們又過鄯州境了,走的還是老路。

    走的還是界牌山以東,那條曾經遇到判匪的那條路。

    如今,該是不會遇到判匪了。

    再遇到判匪,那就是有鬼了!

    算起來,林浩心中這肥得流油,有錢沒地兒花的大財女,已經走了十四天了。

    十四天的時間里,林浩從來沒想過她。

    有什么好想的,真當說了一句‘歡迎下次再來’,人家就還會來送錢?

    這種財主家的傻女兒,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葩,可遇不可求。

    遇到一次,撈了一筆,那就夠了。

    至于,一輩子能逍遙自在的錢,還有能為鄯州兩萬府兵造出明光鎧的錢,還得想其他辦法掙。

    掙錢的門路,已經告訴吳用了,自己落實就好。

    至于林大刺史,自然是要么睡覺,要么翻過去翻過來的曬太陽,要么喝茶釣魚了。

    嘚!

    “站住!”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

    “要想過此路,先證明你是我漢家同袍,是就可以過路。”

    “不是,那就必須留下買路財!”

    日月交輝,即將入夜。

    他們必須在入夜之前下山,不然就得摸黑下山了。

    誰知道,居然又遇到判匪了。

    只見,前路上出現四十多個肩扛大刀片,穿著獸皮裝的家伙。

    “大小姐,當初那混蛋刺史不是剿滅了他們嗎?”

    “又活了?”

    冷月想不通,撓了撓頭道。

    程處嗣催馬上前,搖了搖頭道:“不對,應該是另外一伙人占了山頭。”

    秦懷道很細心,一看就看出了門道。

    不僅不是那些判匪又活了,就來這山匪的身份,也大多是假扮的。

    秦懷道仔細一看,有幾個人還戴著獨眼罩,可那眼眶之外沒有半點傷痕。很明顯,是冒充的獨眼龍。

    他想著,以前的判匪還和混蛋刺史有合作關系。

    那這些山匪......

    李麗質也不傻,一下子想到了,很可能是那混蛋刺史請人上山當山匪了。

    看看這開場白,完全就是林大刺史的無本生意準則啊!

    呵呵!

    李麗質嘴角一笑,這混蛋刺史,還真是混蛋得又上了一層樓了。

    之前,是和別人合作分成。

    現在,干脆當起了這伙所謂的山匪的背后大老板了。

    有進步,很有進步嘛!

    就憑這開場白,李麗質認為就該給這些山匪稱贊一把。

    在鄯州地界針對胡人做這無本的生意,還能是哪個胡人,只有吐谷渾人了。

    吐谷渾人在涼州,在祁連山以北的絲綢商道劫掠,他林浩就在這里給他搶回來。

    要知道,吐谷渾的商隊是不敢走絲綢商道的。

    要是被西域諸國的人認出來了,非弄死不可,誰叫他們的王先搶人。

    因此,他們只敢走過境鄯州。

    怎么說呢,一報還一報吧!

    李麗質看破不說破道:“我們都是漢家兒女,家住長安!”

    匪頭子眉心一皺,冷冷道:“怎么,證明?”

    “你......”

    李麗質和秦懷道他們對視一眼,沒法兒證明啊!

    難道要對幾個小角色露出金龍令箭,完全沒必要。

    可這年月也沒有隨身攜帶身份證的說法,沒法兒證明啊!

    光是一口流利的漢語,是沒法證明的。

    會漢語的胡人多了去了,都是范陽盧氏這種有大文化,卻樂意送給胡人的軟骨派代表給造的。

    沒法證明,就只有打了!

    就秦懷道他們三位,打這些人那還是很輕松的。

    要沒這本事,也不敢承擔起保護公主游山玩水的責任!

    可他們又明明知道,這些山匪就是鄯州府兵假扮的,是有良心有骨氣的好兒郎。

    打,是不能打了!

    還得按照他們的背后大老板,也就是那為了賺錢毫無底線的混蛋刺史的流程走了。

    “你們說,我們該怎么證明!”秦懷道不卑不亢的說道。

    匪頭子眉心一皺,一下子想了起來證明身份的辦法。

    自從他們開始在商道收過路費之后,很多吐谷渾人為了逃避過路費,就走這條路。

    走這條路也可以,那就不是給身上財物百分之十的過路費了。

    那就得給,身上財物百分之五十,作為買命錢了!

    一些狡猾的吐谷渾人,知道這些山匪很愛國,有一顆拳拳赤子之心。他們就穿漢服說漢語,冒充漢家商隊,企圖蒙混過關。

    于是,林大刺史,就為他們制定了嚴格的‘身份甄別’程序。

    匪頭子自信一笑道:“別慌,我家大......當家的,制定了‘身份甄別問答程序’。”

    匪頭子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差點兒就把‘大人’二字說了出來,還好收得快。

    李麗質饒有興趣的嘴角一笑。

    “身份甄別問答程序?”

    “有意思!”

    “怎么個意思,試試看了。”

    匪頭子拿出一本小冊子,翻開第一頁,看了看規則。

    上書:“隨機抽問三個問題,然后進入下一關,過關即為同袍。”

    匪頭子隨便翻開一頁道:“請問《道德經》還有一個名字叫做什么?作者,又是誰?”

    李麗質立馬搶答道“又名《老子五千文》,作者乃當朝陛下之祖,我漢家著名哲學家、思想家老子先生,本名李耳!”

    “當朝陛下之祖?”

    匪頭子看了下面的答案,其他的都很全面,可以是滿分了,可沒說是當朝陛下之祖啊!

    其實,是李唐皇室自認是李耳的后人,并沒有得到證明。

    問答的編撰者林大刺史,也就沒有提到這個答案了。

    況且,這些都是漢家常識問題,哪里需要這么個答案了。

    “下一題,劉徹的職業是什么?霍去病的爵位是什么?衛青的官職是什么?”......

    (求鮮花、求評價、求書評、求打賞,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