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24:他憑什么,可以做到【求鮮花】

正文 024:他憑什么,可以做到【求鮮花】

    夜晚,圓月當空!

    一個俠客裝的黑衣人,也從李麗質來的那個方向趕了過來。

    他也遇到了身份甄別這個事件,只是他的反應就和李麗質他們不一樣了。

    哪里有劫道還要分人的,今天算是遇到了。

    “你們的意思就是,漢家同袍就放過,胡人就往死里整對吧!”黑衣人問道。

    “就是這個意思!”

    這黑衣人哪有那功夫。

    他是真的很想拔劍,不過還是不能把事情弄大了。

    他的任務,是來秘密查一下林浩的所作所為。

    他是長孫無忌的人。

    長孫無忌是誰,有恩可以不報,有仇那是必須報的人。

    長孫無忌以為,這個林浩瞞著他使用了通天的手段,直接把‘表達本領和不被重用’的詩詞給了李世民。

    這就是在用另外一種方式,參他這個吏部尚書。

    他認為,林浩是在整他!

    都整他了,肯定就是有仇了,那可肯定是要整回來的。

    所以,也就派了這么一個人來查林浩。

    一旦查出什么小差錯,憑借長孫無忌的嘴,那就是可以放得比天還大。

    想到長孫無忌給的任務,黑衣人還是不拔劍,不把事情弄大了。

    況且,幾十個打家劫舍的人還能沒點本事。

    拔劍有風險,還是按照別人的規矩來吧!

    這么一甄別,就甄別了小半個時辰。

    原因很簡單,他是軟骨派的人,自然本身就是個軟骨派。

    但林浩制作的甄別問答,只是為了測試出是漢還是胡,他終究還是過關了。

    哼!

    “你們這群山匪,這么放肆的做生意,這州刺史就不管你們嗎?”

    呵呵!

    “我們家大......”

    另一個眼賊的,立馬捂住匪頭子的嘴。

    “別瞎問,自己滾!”

    黑衣人一聽,這里面有問題啊!

    從他們的語言、動作、眼神來看,這參奏他家長孫大人的小刺史,和這些山匪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啊!

    黑衣人點了點頭,就下山往鄯州城而去了。

    黑衣人知道長樂公主李麗質又跑出去玩兒了,但并不知道李麗質也是來找這個刺史的。

    一切,只能說是緣分吧!

    李麗質前腳跑路,長孫無忌后腳就安排黑衣人來暗查林浩了。

    一前一后,就相隔小半天。

    但是,誰也不知道有誰的存在!

    ......

    李麗質他們有來到了鄯城客棧,鄯州城最好的客棧。

    掌柜的一下子就把他們認出來了,熱情招呼道:“大財女,又來了?”

    大才女聽著多舒服!

    只是,李麗質并不知道他們口中的,是大財女,不是大才女。

    “掌柜的客氣,老規矩,老房間,還有嗎?”

    掌柜的一笑,大財女來了,肯定有啊!

    就算沒有,也得把入住的客人攆出來,必須得有。

    “有!”

    “天字一二三號房,老規矩。”

    由于冷月要貼身保護,所以就要了有兩個床的套房,點子一號房。至于那兩個漢子,自然就一人一間了。

    洗漱完成之后,直接倒頭就睡了。

    趕了幾天的路,還是有點累的。

    第二天一大早,標志著三月結束,四月初一到來了。

    四月,是一年四季中,最好的天氣。

    陽光有,但很溫柔!

    雨水有,但很輕柔!

    四月初一的清晨,陽光明媚,空氣清新。

    一日之際在于晨,正是一天最寶貴的時間。

    李麗質他們早早的起了床,吃著早飯,開著工作早會。

    “上一次,那混蛋刺史讓我們難堪,大家都記得吧!”李麗質大清早的就在激起大家的仇恨道。

    冷月柳眉微皺:“當然,狗官,不過也不是一無是處。”

    秦懷道恨得咬牙道:“確實狗,我都差點動金锏了,真的氣人。不過,就他只搶胡人放過同袍的原則,我還是很佩服的。”

    程處嗣點頭道:“氣人歸氣人,但他做到了官民一體,軍民同心啊!”

    李麗質嘟著小嘴,氣呼呼的。怎么自己的人,幫起那混蛋說話了。

    不過,他們說的都是事實啊!

    李麗質淡淡一笑道:“功是功,過是過。”

    “他有本事,所以應該去京城做官,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不是。”

    “為了朝廷,為了江山,為了能讓有能力的人,得到更好的重用,就應該讓他去長安。”

    “可是,你們也知道了,他的官聲太爛了。”

    “唯有發現足以能讓父皇忽略他的官聲,直接破格提拔的閃光點,才能弄到長安去。”

    “到時候,我們也可以報仇不是!”

    三人一笑,對,是這么回事。

    公主說的那肯定是對的,他有本事就該幫忙弄到長安去。

    可公主殿下的大仇,也可以在長安慢慢報了。

    這地兒是報不了仇的,人家是土皇帝,亮出身份也做不了什么。

    秦懷道認真道:“公主殿下,要我們做什么?”

    李麗質認真的派遣任務道:“秦大哥,你去視察農業,和農民聊聊天,看看他都在農業生產上,有什么作為。”

    “是!”

    緊接著,她看向程處嗣道:“程二哥,你能混,想辦法混到軍營去。”

    “看看在軍隊建設上,他有什么作為。”

    “是!”

    最后,她看向冷月:“你就到處去轉轉,看看他在商貿上,有什么作為。”

    “可是公主,您的安全怎么辦?”

    李麗質淡笑道:“先送我去州衙,見到混蛋刺史之后,你再去就行。”

    “那混蛋眼睛里只有錢,有錢賺,不怕他不說出我想要知道的東西。”

    “我手里也有金龍令箭,沒事的。”

    四人這么一分工,就明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了。

    辰時三刻,李麗質又來了當初,初次與林浩見面的地方。

    鄯州州衙,公堂之上!

    只是,這一次更加的過分了!

    “豈有此理!”

    “簡直是豈有此理!”

    “你們家大人一覺睡到大下午,你們當班還抱著殺威棒歪七倒八的睡覺啊?”

    班頭一看,一下子來了精神。

    這是大客戶啊!

    喲!

    “大財女,又來告誰呢?”

    “山上的人,這一次肯定沒搶你們了。”

    李麗質尷尬一笑,這和明說土匪是自家人拌的有什么區別。

    李麗質問道:“你們怎么也這么閑?”

    在這些人眼里,這位應該又是來送錢的,還是回答一下好了。

    班頭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道:“一直都這么閑,好久沒升堂了。”

    “不瞞大財女,上次你告狀之后,直到現在都沒有人來告狀。”

    李麗質一聽,明亮的大眼睛一眨。

    結合之前的篝火晚會什么的,一下子就明白了。

    這混蛋刺史到底做了什么?

    他一天這么懶,憑什么可以做到,讓一州的治安,好到讓衙役閑得無聊!

    “你們家大人在哪里?”......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