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25:大人守城,別具一格【求鮮花】

正文 025:大人守城,別具一格【求鮮花】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我們家大人在哪里呢?”

    班頭的腦袋那么一揚,傲氣十足道。

    冷月一下子就來火了。

    還真的老大牛叉,小弟也搔包了啊!

    要是在京城,別說長樂公主了,就是她冷月的顏值,也能讓一眾侍衛笑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在這邊關下州,居然上佳的顏值完全不頂用了還。

    嘿!

    “你知道她是......”

    班頭點頭道:“知道啊!”

    “大伙兒都知道,京城大財女嘛!”

    班頭直言道:“對于你們這種有錢人,我家大人是無利不起早,沒錢不辦事。”

    “找我家大人辦事,先亮亮包袱里面的貨。”

    班頭摸了摸兩撇胡子,視線直接忽略容貌絕美的李麗質,還有容貌上佳的冷月。

    他的眼睛里,只有冷月背后的包袱。

    李麗質柳眉微皺,點了點頭!

    真是賤啊!

    還別說,這包袱就是為他們家那眼里只有錢的大人,準備的。

    暗罵了自己后,同時那女人心中特有的‘小本本’,又給林浩記了一筆賬。

    “給他看!”

    冷月打開了包袱里的一角,金光那么一亮。

    “今天該我家大人值守西城門,我帶你去?”

    班頭看到值錢的東西,那態度都不一樣了。

    他們的辦事程序,也都是林浩教的!

    林浩知道,他隨時都可能被開除了!

    他那么差的官聲,能干到換屆被開除就是個奇跡。

    與此同時,他也想被開除之后,能當個一輩子的奢侈咸魚。這些都是要錢的,得狠狠賺錢啊!

    一旦被開除之后,想殺他的人也多。

    當官得罪的人,一定有想弄死他的。有錢的咸魚,天生就會讓一些眼紅狗想弄死他。

    有限的時間里,他還得盡量咸魚,盡量變強,才能不考慮被弄死的因素。

    不僅僅如此,他還想為鄯州的百姓,留一個相對美好的未來。

    人家打進來了,兩萬個兵有兩萬套明光鎧,不抵他十萬大軍?

    可這些,也是要錢的!

    錢從哪里來?

    他林浩當咸魚,就只有發動大家一起掙錢了。

    他林浩,只需要給個路子就成!

    譬如:只做胡人生意的府兵山匪,針對胡商的過路費,以及富人辦事先露底的相關策略。

    這富人辦事先露底的路子,林浩還是受到了前世地產商賣房的啟發。

    先給個存款證明,看看有不有實力,沒有實力房子都懶得帶你去看!

    李麗質聽到林浩要去當守將之后,先是大大的大吃一驚!

    這睡覺睡到大下午的行尸走肉,居然還有這么勤快的時候?

    ......

    西城門!

    高高的夯土城墻下方,是一個寬敞的門洞。

    門洞那實木為底,純鐵包皮,拳頭大小的鉚釘對鉚的厚重城門,就是一道國門。

    外面是寬闊的沙場,沙場對面就是高高山,且沒多少綠植。

    這道城墻就像是一道分界線,高原蠻荒和綠洲文明的分界線。

    城門下的大道,是主要商道。

    進出的漢家商隊很多,進出的胡人商隊也很多!

    蹩腳漢語:“為什么?”

    “請告訴我為什么?”

    門洞邊上,一名坐在桌前的胖子校尉,穿著在陽光下可以亮瞎人眼的明光鎧,腰別嶄新的唐橫刀。

    他看著這名問為什么的,頭頂綁著阻隔風沙的布纏頭,一絡腮的紅胡子的吐谷渾人。

    眼睛一掃,金戒指還鑲玉!

    這個吐谷渾商隊是大商隊,有錢啊!

    胖子校尉冷冷道:“你可以不走這條道啊!”

    “你可退回去,走絲綢商道啊!”

    這吐谷渾人急得直跺腳,誰都可以走絲綢商道,就是他吐谷渾商隊不敢走。

    吐谷渾王長期劫掠那商道,要是讓別人知道他們是吐谷渾商隊,絕對搶得連骨頭渣都不剩。

    “我們的王長期劫掠那里的商隊,我們不敢走,怕報復。”

    “可王是王,我們的百姓,是普通商人,你不能強收我們的錢啊?”

    胖子校尉愜意道:“你們的王要糧食,找我們皇帝要去啊?”

    “你們的王,去年干嘛搶涼州的百姓啊?”

    “你......”

    一句話,懟得吐谷渾商隊沒話說了。

    胖子校尉繼續道:“要不,你們退回去過境吐蕃,然后走益州商道?”

    “你,你你......”

    這是人說的話嗎?

    平白無故的多了兩千里地,還不如上交這百分之十的過路費呢!

    胖子校尉又繼續以愛買不買,愛走不走的態度道:“或者,你們可以走界牌山小道。”

    鄯州的軍官就是這樣,絲毫不會吝嗇為他人指一條明路。

    買賣是公平的!

    鄯州的軍官,絕對公平公正,絕對不會強行要你走這條道。

    通往長安的路不止這一條,隨便你走。

    “我們,交過路費!”

    校尉看著這吐谷渾商隊老板要哭不哭的樣子,就干勁兒十足啊!

    “來人,全面搜查,然后進行估值。”

    這就是過路費的收法,全面搜查,全面估值他們物品的價值。如果估值一千文錢,就給一百文現金。

    現金不夠,貨物來湊!

    其實這過路費很合理的,他們去一趟長安或者洛陽和江南,利潤絕對不止百分之十。

    可胡人就是胡人,哪里懂得這些道理。

    這修路,難道不要錢啊?

    李麗質和冷月站在城門后看著這一切,尤其是看著這個商隊要哭不哭的過境之后,是差點笑彎了腰。

    “混蛋刺史,是真能賺錢啊!”

    “他賺這么多錢干嘛?”

    衙役班頭道:“別多問,上城墻吧!”

    城門樓三樓廊道露臺上!

    布做的遮陽傘撐著兩把,木工做的和前世一模一樣的沙灘椅子兩把!

    兩沙灘椅之間,還有一個茶幾,上面放著果盤,美酒,還有果汁!

    林浩和吳用各穿著一條絲綢短庫,一人趴在一把沙灘椅上。

    “大人,您那些土坨坨切塊種到試驗田后,已經出苗了,您不去看看?”

    林浩趴著道:“有什么好看的,它自己會長大。”

    “用點力,用點力啊!”

    話音一落,他扭頭對本地最好的花樓來的,最好的姑娘說道。

    姑娘一笑,按背的力道再加強了兩分。

    溫和的陽光,被遮陽傘過濾了紫外線之后,能讓后背暖洋洋的。

    舒服,不傷皮膚,還除濕氣!

    芊芊玉手絲絲冰涼,與這溫和的陽光完美融合。

    那種感覺,真的很舒服啊!

    “大人!”

    “明光鎧、唐橫刀、銀槍、角弓、加強弩機等的成本太高了。”

    “我們賺的錢,還差得遠哦!”

    林浩懶洋洋道:“從吐蕃進口的鐵礦等原材料,還有多久能到?”

    “就這幾天吧!”

    林浩愜意一笑:“不慌,到了之后,我們實行流水線生產,批量生產,就便宜了。”

    “可大人,什么是流水線生產啊?”

    林浩煩了,直接怒喝道:“大個屁啊!”

    “你懂不懂生活?”

    “生活不談工作,你可懂?”

    吳用扭頭看著這姑娘,大聲道:“輕點,你在擰我嗎?”

    姑娘一笑道:“吳州丞,我是提醒您,大人生氣了。”

    吳用一搖頭,小聲道:“可我們是在值守城門,是工作時間啊!”......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求支持,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