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26:平時林刺史,戰時林將軍【求鮮花】

正文 026:平時林刺史,戰時林將軍【求鮮花】

    “過分了!”

    “實在是太過分了!”

    “不對,實在是,其罪當誅啊!”

    李麗質站在樓梯口,看著最外面的廊道露臺。她暗咬著紅唇,一雙小粉拳緊握,氣得兇前起伏跌宕。

    眼前的一幕,實在是和李麗質腦補的場景,差別有點大。

    城門樓廊道露臺,本來是將領的瞭望臺。

    是守城將領站得高看得遠的地方,是很嚴肅的地方!

    她本來還想著,這個雖然平時比豬還懶的,但卻有本事的,對百姓好的,還長得很帥的刺史,會搖身一變。

    衙役指了路之后,她特意輕手輕腳上來,就是為了看一個背影。

    帥小伙子身披鐵衣,腰別寶劍,手持銀槍,跨立在前。

    邊關長風呼嘯,披風隨風飄揚。

    這個背影,一定很帥,很高大,很......

    一州刺史,只是和平時期的官職。戰時,就是守城將軍!

    這是李麗質的親爹,當朝陛下李世民告訴她的。

    因此,在這次離家出走的時候,她特地補了一下大唐地方官制這門學問。尤其是一州之長,州刺史。

    一州人家達到四萬戶及以上,和平時期為上州刺史,戰時就是從三品云麾將軍。

    一州人家在兩萬戶到四萬戶之間,和平時期為中州刺史,戰時就是正四品上忠武將軍。

    鄯州一州人家不足兩萬戶,林浩和平時期為下州刺史,戰時就是正四品下壯武將軍。

    所謂的戰時,并不是指打仗的時候!

    只穿上盔甲的那一刻開始,不論是軍營練兵,還是城墻巡防,他都是將軍。

    她想著,林浩平時再怎么懶惰,該他值守城樓的時候,總不會懶惰了吧!

    畢竟,這將軍二字,是很嚴肅的,很可敬的!

    可她看到的一幕,實在是讓人失望到了極點。

    一個將軍,怎么能夠伙同州丞也就是戰時的副將,一起趴著在瞭望臺上曬太陽呢!

    居然,還請了花樓的姑娘捏背!!!

    李麗質和冷月氣勢洶洶走了兩步,這不走不知道,一走兩步,就看到了更讓人失望加害羞的場景。

    之前,由于椅背擋著,正在一旁捏背的姑娘的側面擋著,也看不到什么玩意兒。

    這次,算是看著了!

    啊!!!

    幾乎是同時的,兩聲尖銳叫聲,突然就從林浩和吳用的后方傳來。

    林浩被嚇了一大跳,一下子站了起來。

    “你!”

    “你們!”

    李麗質指著林浩,冷月指著吳用,同時開罵道:“你們簡直是不要臉!”

    話音一落,一個轉身,全部轉了過去。

    “大財女?”

    林浩看了看自己,沒什么呀!

    特制的沙灘褲都已經到膝蓋了,這能有個什么。

    再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很不錯呀!

    自從有了裴斐的武技和體能之后,就有了一些細微的變化。

    隨著咸魚時長的變長,體能不斷的向,盛唐第一劍裴斐巔峰狀態靠近。

    他本來的六塊腹肌,已經八塊了。

    握草!

    林浩一下子想了起來,這是大唐,雖然民風彪悍,也沒有彪悍到這個地步。

    “誰???”

    “誰放女人上的城樓,不想活了!!!”

    剛捏背的姑娘道:“您讓我們上來的呀!”

    “沒說你們,你們是老江湖。”

    哼!

    姑娘委屈的一哼哼,就坐一邊兒繼續委屈了。

    這話說得,太討厭了。

    這時候,衙役班頭立馬從二樓跑了上來,嘿嘿一笑道:“她帶錢了!”

    我他么......

    “帶錢了,也應該上來先通知一聲,再讓她上來才是。”

    衙役班頭腦袋一縮道:“老客戶了嘛!”

    “滾蛋!”

    班頭點了點頭,直接就麻溜的走了。

    遮陽傘上面的晾衣勾上,袍子一取,直接披上了。

    林浩走到李麗質邊上道:“你還真又來了?”

    “這次你又要告誰,只要給錢,都是小事!”

    “不對,你這種大財女,談錢就俗氣了,給金銀珠寶就成。”

    “我......”

    李麗質隨手就是一巴掌,還要錢,要個鬼啊!

    林浩一把抓住那柔順白皙的玉手道:“毆打朝廷命官,牢底坐穿。”

    “當然,如果寶貝價值高的話,可以免罪。”

    還是老套路,還是一來就讓人家牢底坐穿。

    只因為,林浩看到了冷月背后的包袱。

    包袱有些鼓,鼓出來了很多圓形的凸面,一定是財寶。

    “你放手,你放開我。”

    李麗質狠狠的掙脫,可就是紋絲不動的。

    “你大膽。”

    林浩立馬看向冷月,這個長得漂亮的丫鬟也有點討厭,比她家小姐還霸道。

    “你覺得,你是本官的對手嗎?”

    “冷月,包袱給我!”

    李麗質暗咬著牙道:“當真誰都能告?”

    “當然!”

    林浩一笑,放開了她的手。

    他知道這個喜歡打官腔的大小姐,要告誰。

    “冷月,你去做你的事,包袱給我。”

    “可是大小姐......”

    “給我!”

    包袱給了李麗質之后,李麗質直接拿出一個玉如意。

    林浩眼睛一亮,一下子拿過來看。

    “水草綠,玉養人的極品玉石。”

    “這種玉石里面的礦物質,是真的養人!”

    玉如意本身的用途是用來撓癢的,起源于戰國時期,又稱為‘搔杖’。

    發展到大唐之后,就變成雕工精美的收藏品了。

    當然,大戶人家的女子,也有用這個撓癢的。除了撓癢,還有放在床頭安眠的。

    玉石本身就有這個效果不說,玉如意還有吉祥如意的寓意。

    “夠了嗎?”

    林浩拿起一看,仔細的品鑒,順便預估價值。

    同時,從露臺吹進了一股風。

    風過玉如意,便有一股淡淡的幽香襲來!

    這東西,該不會是這丫頭用過的吧!

    無所謂了,值錢就行!

    林浩手一揮道:“你們都下去吧!”

    二位姑娘欠身行禮之后,就離開了。

    “吳用,你到二樓去穿好盔甲,仔細巡防。”

    吳用拱手告辭之后,也下樓了。

    都離開之后,這城門樓的三樓,就只有化名李莉的長樂公主李麗質,還有只穿一身常服的平時林刺史,戰時林將軍了!......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求支持。)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