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28:大唐軍備系統,啥也不是【求鮮花】

正文 028:大唐軍備系統,啥也不是【求鮮花】

    “兩萬套明光鎧,兩萬匹馬,兩萬桿槍,兩萬把刀!”

    “城墻上這些加強弩機,連環弩機。”

    “我要這些兵,上馬能守城,上馬能拼殺......”

    李麗質看著林浩那目視前方吐谷渾地界的目光,深沉的語調,可此刻無比堅決正式的表情。

    聽著他詳細的說著,他的小小理想。

    她總感覺,她是真的賤!

    她這個‘欽差大臣’是第一次覺得,一個帶著副將在瞭望臺上,穿個短褲,趴著曬太陽,還請人捏背的人,是個好官好將軍。

    林浩再一次打破的她的認知,對好官的認知。

    好官不在于形式!

    朝堂上的哪個不是表面的好官,哪個不是表面的青天大老爺。

    當然,也確實有面子里子都好的好官。

    但大多數人,都是表面的好官,背地里換上常服就是青樓常客,堵坊大佬。

    而這個林浩不一樣,表面上是要多不靠譜就多不靠譜。

    可人家的政績,就擺在眼前啊!

    她這個剛被林浩用劍抵著喉嚨的公主殿下,不自覺的就靠近了個過去,和林浩一樣趴在圍欄上。

    不過她看的不是對面的吐谷渾地盤,而是看的城門下方。

    就這樣,二人久久不語!

    一個看著敵方,思考著他該思考的問題。

    一個看著腳下,看著她想看的人和事。

    九品校尉穿明光鎧,在大唐普遍來看,已經是天大的奇跡了。

    居然,這里還有的兵穿光要甲,有的士兵穿山文甲,諸如此類的比明光鎧各項性能都差一些的鐵甲。

    當然,也有少量的兵,還只是穿的非鐵制、非皮制的白布甲、阜絹甲、布背甲。

    別說把兩萬個府兵都換成一水的明光鎧了,就這些裝備,在大唐一圈的邊境來看,是絕對找不到的。

    已經是,非常的頂尖一流了!

    為了能夠最大限度的挖出這個混蛋刺史的閃光點,只要是刺史要干的事情,她都有惡補學習。

    管理一方府兵,就是刺史的要干的一件重要的事情。

    因此,李麗質在來之前,也惡補了大唐的‘府兵三衛制’。

    之所以說這些兵那各異的裝備,就是非常頂尖的裝備部隊,是有道理的。

    這就和大唐的府兵三衛制,有莫大的聯系了。

    其實,林浩穿越之初,也覺得這個軍備制度和前世電視里看到的不一樣。

    前世電視里,大唐打仗,將軍有好的盔甲,士兵有顏色統一款式統一的兵甲、兵器等等。

    來了之后才知道,都他么是假的!

    只有京城十二衛軍是全職募兵,裝備統一配發。

    至于地方府兵,朝廷除了重裝備是標準配發以外,其他的全是自理!

    地方府兵在地方上當兵,也和前世一樣收拾東西,告別親人,奔赴軍營?

    那怕是想得有點多了。

    地方府兵,入了軍籍就是兵了。

    不需要離家出走,自己在家好好種莊稼。有專門的時間集中訓練,絕對不會離家太遠,州刺史會安排訓練地點。

    當兵就不種田了,怕是想挨打差不多!

    戰時,平時帶你訓練的教練,不到國破家亡人人皆兵的時候,是不會上戰場的。

    朝廷會指派專門的打仗將領,上了戰場跟著他就好了。

    當然,這種訓練將領和打仗將領不一樣的情況,是內地州府特有的。

    像鄯州這種地處邊境,本身就是備戰單位的地方,就不一樣了。

    平時帶訓練的將領,就是帶兵打仗的將領,只因為他們出城就是戰場。

    不僅僅是訓練農忙照顧家庭三不誤以外,戰時所有府兵的裝備,也都是自理的。

    戰時的時候,像前世電視里看到的一樣,配發統一制式顏色的裝備,發著光的鎧甲,雄壯的戰馬?

    對不起!

    大唐的府兵軍備系統,無法滿足這些要求,一切自己準備。

    家庭條件好,你穿鐵坨坨都沒人管你,家庭條件差,縫幾層布當盔甲,有個心理安慰吧!

    盔甲不準備,給個長槍鐵棍總可以吧!

    對不起!

    大唐的府兵軍備系統,無法滿足這些要求,自己準備。

    就連糧草也長期不夠,想不挨餓,還得出征前自己準備一些。

    這么辛苦,還要倒貼著去打仗?

    沒辦法!

    生存環境就這樣,你不去打,就等著五大雜胡,再次亂我中原吧!

    當然,軍功系統還是很完善的。

    不怕送了命還沒人記功勞,最差的獎勵也是家人免除一年賦稅!

    林浩嚴肅道:“這樣的體制,很不公平,但沒辦法,國情就這樣,做不到啊!”

    “以前,我爹還在的時候,我帶兵和吐蕃打過。”

    其實,也不是他去打過,只是穿越之后融合的記憶,表示他打過仗。

    就他這個穿越者來說,根本就沒上過戰場!

    林浩繼續道:“我看見,家庭好的兵,裝備精良,中一箭死不了,中一刀不露骨,大多能活著回來。”

    “嚎啕大哭的,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家人,大多都是些家里沒錢的,穿粗布補丁衣服的人。”

    話音一落,林浩看著李麗質,冷冷道:“都是人,為什么?”

    “有錢人活著回來的機會大,又有軍功,又要升職。”

    “沒錢的,給家人點打賞!”

    “可那又有什么用,人都他娘的沒了!”

    “沒了啊!!!”

    “你告訴我,這是為什么?”

    “男兒血灑沙場,為國而死,理所應當!”

    “可你讓穿鐵衣的兵和穿布衣的兵一起上陣殺敵,不一樣的防護,不一樣的兵器,一樣的兇險,一樣的都是一個兵。”

    “你明白看見這些,是什么滋味嗎?”

    “你不明白,你一個游手好閑,錢多得到處撒的大小姐,明白個屁啊!”

    “我這人沒什么大理想,就有這么一個小理想。”

    “我不想我的兵,也有這樣的不公平存在。”

    “我只有撈錢,狠狠的撈錢,不擇手段的撈錢。”

    說著,林浩又看向遠方道:“只要能在幾個月后的大戰到來之前,我給他們換上最好的裝備,就心滿意足了。”

    “我自由散漫,天生懶惰。”

    “除了有點腦子,啥也不是。”

    “我知道很多人看不慣我,只要那一場大戰,鄯州的劫難過了之后,我辭官歸隱!”

    話音一落,林浩長長的嘆了口氣。

    “你怎么又哭了?”

    李麗質就這么看著林浩,聽著聽著,明亮的大眼睛不爭氣啊!

    晶瑩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還好,這次是光下雨不打雷,除了他也沒人知道!......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求支持,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