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29:辭官歸隱,你想得美【求鮮花】

正文 029:辭官歸隱,你想得美【求鮮花】

    李麗質擦掉眼淚,堅強的看了看天,希望眼淚可以倒流!

    “沒哭!”

    “我是犯賤差不多,你用劍嚇我,我還哭。”

    話音一落,李麗質又俏臉微紅,低著頭暗罵了自己一句。

    確實是,有點犯......

    “我也沒說你為我哭啊!”

    林浩話音一落,一下子又躺在剛才吳用躺的沙灘椅子上。

    好久沒這么正式過了,有點不適應,還是挺尸最適合自己啊!

    李麗質端坐在對面的沙灘椅上,看著拿著酒壺直接開喝的林浩,瞬間有了一種感覺。

    帥氣,不過一刻鐘!

    不過,長得本來就帥,想起那些政績,也夠帥的了。

    “別睡啊!”

    “你一天到晚哪里來的這么多窮瞌睡?”

    林浩懶得睜眼道:“我本來就窮啊!”

    李麗質偷笑一聲,打趣道:“殺了判匪,自己的人去當土匪搶胡人,還雁過拔毛每個胡商收過路費,對富人是無錢不辦事的刺史大人,窮?”

    想到這些兵現有的精良裝備,還有他說的小理想,她再次刷新了自己的三觀。

    他,真的好窮啊!

    窮到李麗質看向自己的包袱,暗自下了一個決心。

    “你起來,我還有好多問題問你呢!”

    林浩放下酒壺,喝一口果汁道:“我閉目養神,沒睡著,你問!”

    她來的目的是幫李世民問計的,這一次見面之后,又對林浩多了解了一點。

    在她看來,林浩是絕對有招解決的。

    那些問題不慌,最后問。

    幫李世民問計,那是站在一國公主,為國出力的高度來的。

    但她也是個女人,記仇的女人。

    這一次,心中的小本本記下的‘仇恨’就更多了。

    辭官歸隱?

    他怕是想得有點多了!

    她這次要刨根挖底的,盡可能多的挖出他的閃光點。

    這樣的閃光點是越多越好,誰叫他官聲那么的差。

    閃光點越多越爆炸,她老爹就越震驚,震驚到直接忽略官聲,破格提拔的那種!

    “好,別睡著啊!”

    李麗質繼續道:“我能讓我李靖伯父為你在朝中說個話,免得你小理想沒完成就被開了。”

    “可以,隨便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虧大發了,老子一劍砍掉了好多好多的寶貝。今天一天,就賺他娘的一個你用過的玉如意。”

    “我......”

    李麗質氣得要死,她的東西不值錢嗎?

    上次南方發水災,她隨便畫的一幅畫,都義賣出了幾千貫的錢。

    當然,這仔細一想,還有點道理。

    畫上的落款是李麗質,還有長樂公主的私章,肯定值錢。

    李莉用過的東西,肯定就不值錢了!

    李莉用過的玉如意,除了材料價值和雕刻價值以外,收藏價值會大打折扣的。

    “你爹林鋒大將軍,前益州大都督,在與吐蕃之戰中,遭遇了吐蕃大將噶爾欽陵。重傷,一年后就病逝了。”

    “你,不恨吐蕃的那個噶爾欽陵?你就不想著有朝一日,能手刃敵人報仇血恨?”

    “一天天的,想著辭官歸隱!”

    “一天天的貪圖享樂,還玩兒姑娘,遲早武功荒廢了!”

    話音一落,林浩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又用審視的目光看著她。

    李麗質是怕這個眼神了,立馬搶答道:“伯父聽到你的事情后,想起了這些事,告訴我的。”

    哦!

    懶洋洋一聲回答之后,林浩再次雙手交叉枕著頭,閉目眼神道:“恨,也不恨!”

    一句不敢明說的實話,他穿越的時候,已經在鄯州當官了。

    那些都是記憶中的往事,從私人情感來說,對林鋒沒有多大的感情。

    他慵懶道:“從私人情感上來說,肯定恨啊!”

    “但他是江南道節度使兼任益州大都督,是劍南道地方武將之首,守衛國境,防止吐蕃來犯,是他的職責。”

    “可那個什么噶爾欽陵,是吐蕃大將軍。吐蕃地處絕對的高原蠻荒,不出糧食,每到冬天都會餓死人。”

    “站在吐蕃人的角度來看,他是大英雄,是為了替他的國人爭取生存空間。”

    “一方守衛我們自己的生存空間,一方爭取更好的生存空間,都是彼此國人的英雄。”

    “站在彼此的角度來看,都沒錯!”

    “在正面戰場上,光明正大的打傷了我爹,我能怎么恨?”

    “潛入吐蕃,暗殺他,下藥毒殺他?”

    “那我就是小人!”

    “如果有機會的話,正面戰場上,我要拿他的人頭,祭奠我爹的英靈。這才是大丈夫所為!”

    “當然,看不慣我的人那么多,干滿這一屆刺史就不錯了。”

    “估計,是沒有機會正面報仇咯!”

    話音一落,翻個面,趴著繼續曬太陽。

    李麗質點了點頭:“你的觀念還很正,像個大將之后!”

    “那你就應該更加的注重自己的官聲,爭取屆滿后升職調過去啊!”

    “還有,你更應該勤加練武啊!”

    林浩嘴角一動,淡淡道:“注重官聲,我還怎么撈錢?”

    李麗質點了點頭,也對啊!

    他為了這一方百姓的未來,居然放棄了報仇的機會,實在是太偉大了一點了。

    只是,看著這一灘爛泥的樣子,真的高大上不起來。

    “至于武功,老子睡覺就變強!”林浩突然飆一句益州方言出來,相當的自信。

    哼!

    “不信,這個我打死都不信!”

    林浩懶得理她,也沒要她相信。

    李麗質再次思考了起來,想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剛才被氣昏了頭,忽略了他們之間的談話。

    雖然他和吳用是趴著曬太陽,但說的還是什么‘流水線’,還有吐蕃買了很多鐵礦多久到的話題。

    形式上是在享受,可實質上還是在聊工作,在開會。

    “你,一天這么懶惰,那些政績你怎么做到的?”

    林浩淡淡道:“干嘛要我做啊!”

    “一個優秀的管理者,是要會用人。我給出個道道,他們自己去落實就好了嘛!”

    李麗質點了點頭,心中的‘功勞小本本’又記上了這個閃光點,他是個優秀的管理者。

    工作不在于形式,享受的同時,還能把事情做到盡善盡美!

    “我們大唐沒有鐵礦嗎?你要去買吐蕃的?”

    林浩差點就要睡著了,這陽光太舒服了。

    煩人啊!

    他不耐煩道:“以戰養戰都不懂,李靖怎么教你的,不對,也沒教你。”

    “你一個有錢沒地兒花的,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小姐,教了也白教。”

    “混蛋......”

    林浩眼睛一亮:“罵我,另外收費。”

    話音一落,他繼續無語道:“吐蕃的鐵礦豐富,產量大含鐵量高還便宜。”

    “用胡人的錢,買更多胡人的貨,裝備我的兵,再好不過了。”

    李麗質嘴角一笑:“果然是個人才。”

    “那,流水線生產是什么意思?”

    林浩眉心微皺,這個屬于商業機密了。

    最起碼,可以說得玄乎一點,吊一吊這個求知欲高的大小姐的胃口。

    爭取,下次再賺她一筆大的!

    林浩自信道:“這個說來就話長了,我只能說,這個方法,可以讓原先生產一套明光鎧的物力,節約一半。”

    “原先生產一套明光鎧的財力,節約三倍以上。”

    “人力,減少五倍以上!”

    “時間,加快十倍以上!”

    “說起來就復雜了,你要是有興趣的話,三個月后再來,一看便知。”

    “當然,參觀學習的費用,很貴!”......

    (求鮮花、求評價、求書評,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