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31:要么救了她,要么滅了她【求鮮花】

正文 031:要么救了她,要么滅了她【求鮮花】

    林浩喝一口小酒,瞟了她一眼!

    “你搖個什么頭?”李麗質有些小生氣。

    瞧那眼神滿是嫌棄的損色兒,恨不得現在就上去扣出那眼珠子狠狠的跺兩腳。

    林浩淡笑道:“你這不是非要拿泥和云來比嗎?”

    哼!

    “讓你多讀書,你卻非要睡覺,這叫云泥之別。”

    “你......”

    “你個混蛋刺史,你居然說我和她之間,就是云泥之別???”

    林浩坐下身來,仔細的打量一下道:“你呀!”

    “除了這臉蛋兒,這身段兒能將就看以外,整個就一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小姐。”

    “不過,你能讓你伯父李靖大將軍在朝中幫我說個話,心還是不錯的。”

    李麗質欣慰一笑,這人嘴是真的賤。

    不過這最后一句,還像個人話。

    “那是,本......小姐,也是個漢家兒女!”

    林浩又嘆了口氣道:“這大唐的駙馬,很受氣!”

    “我也不想,人家也看不上!”

    “你呢,讓你爹給我個十車八車嫁妝,配我還是可以的。”

    這時候,一只烏鴉從頭頂飛過,還發出哇哇的兩聲不吉利的叫聲。

    烏鴉飛過之后,就沒聲兒了。

    “誰要嫁給你,誰要嫁給你了!”

    “我讓你嘴賤,我讓你嘴賤!”

    “我打死你!”

    咿呀!

    只見,李麗質直接來了一招魯智深倒拔楊柳。

    可是她力氣不夠,拔不出來角落里,立在三角架子上的那桿龍膽亮銀槍!

    “誰的槍,這么重?”

    林浩雙手叉腰,看著這小蠻腰版本的倒拔楊柳,差點兒笑出了豬叫聲。

    林浩愜意道:“小心閃著你那一尺八的小蠻腰。”

    “也沒太重,一百六十二斤而已。”

    李麗質坐回了椅子上,活動了一下胳臂,白了林浩一眼道:“你能嗎?”

    “槍,兵中之王,講究的是技巧靈活,又不是什么棍棒錘之類的鈍器。”

    “項羽的霸王槍也才九九八十一斤,你這公子哥的身板兒,能舞動這如同兩桿霸王槍的槍?”

    “舞兩個花槍給我看看啊?”

    話音一落,李麗質滿心期待讓開地盤,非常期待的看著林浩。

    林浩走了過去,用非常犀利的目光看著這桿銀槍。

    他命令工匠,按照他的方法,千錘百煉打造的這桿密度極大,而且含碳量恰到好處的,趙子龍同款龍膽亮銀槍!

    密度大,金屬含量高,其他雜志少,大大的加重的重量不說,還大大的加大的柔韌度。

    打起來,能彎如角弓!

    在當棍棒使出滾掃一大片的時候,打擊力大不說,還不會把槍給打斷了。

    同時它的含碳量也剛好,那就大大的加大了硬度了。

    槍尖兩刃削鐵如泥不說,在使出槍扎一條線這類招數的時候,是絕對的破甲奇兵!

    他輕輕的摸了摸這桿銀槍,矗立在這里好久了,實在是不想動啊!

    麻煩!

    林浩一個轉身,打了個哈切,一副瞌睡沒睡醒的樣子道:“我瞌睡來了。”

    “你......”

    李麗質氣得直跺腳,明明剛才站在那里眼神犀利的摸著這桿槍,一副在醞釀感情的樣子。

    原本不該是白衣少年槍花舞動的嗎?

    結果,現實太骨感了,他居然瞌睡又來了。

    林浩直接那么一躺,眼睛一閉,開始了他的通宵值守城門的是時間。

    哼!

    李麗質氣得一屁股坐在邊上:“我看你就是一個空殼子,喜歡在下屬面前裝大。”

    “你根本就舞不動它。”

    林浩閉著眼睛微微點頭道:“你真聰敏,你怎么知道?”

    “我......”

    李麗質其實是相信他能舞動的,就是想看看。可這人,就是不上道,忒討厭了。

    那日剿匪的時候,他的寶劍就是重劍長劍。

    秦懷道說過,他的寶劍應該是七七四十九斤的劍。可以單手殺敵,戰場上也可以雙手拼殺。

    能用這種寶劍的人,必定是可以使用鈍器的猛將。

    朝中,程咬金、尉遲恭、秦瓊用的就是這種劍!

    她眼珠子一轉,激將道:“我看你就是喜歡在美人面前逞勇。”

    “你還沒有美到,需要我打腫臉充胖子的程度。”

    “......”

    李麗質不想激他了,越激自己越生氣。

    可這才剛剛入夜,實在是睡不著。

    女人就是有個病,她睡不著,就要讓刺史大人也睡不著。

    她直接挪了挪椅子,坐到他身邊,狠狠的搖了搖他的手臂道:“再聊會兒。”

    “我和你沒什么好聊的。”

    “我要睡覺!”

    咳咳!

    林浩一下子坐了起來,只因為肚子上突然感受到了重量。

    “你是以為我不敢打女人還是怎么的?”

    林浩瞪著李麗質,瞪得李麗質害怕的小腦袋一縮,小耳朵一抽搐。

    她慫到極致的指了指,剛從他肚子上滾到地上的包袱。

    包袱已經打開了!

    月光下,是散落一地的黃白藍紅綠之物!

    黃,就是黃金的首飾,什么做工精美的金釵戒指之類的。

    白,就是珍珠,還有白玉。

    藍綠,就是各種玉器。

    林浩看著幾塊摔成兩半的,上好的玉佩,心疼到了極點。

    碎了,價值就是剩下材料價值了。雕工價值收藏價值沒了,也就是值不了多少錢了。

    “你個敗家老娘們兒!”

    話音一落,瞬間勤快了起來,好好的收拾好,就往自己那邊放了過去。

    “說吧,今晚你想說什么,想知道什么。”

    李麗質看了看他這生意人的嘴臉,是真的想打他一頓。

    可一想到他的小理想,又覺得自己該多帶些才對啊!

    李麗質一下子嚴謹了起來,在問那個無解之題之前,她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你也知道現在的局勢,大唐和吐谷渾近期必有一戰。”

    “三年前我們滅東突厥之戰,可以說是掏空了國庫。”

    “要打的話,全國百姓又得勒緊褲腰帶了。”

    “要不打仗也可以,吐谷渾王說,只要嫁一位公主給他的兒子尊王,他就不搶絲綢商道了,也不襲擾涼州廊州了。”

    “也同意互市,友好往來。”

    “可現在,朝中適齡婚嫁的公主,只有長樂公主李麗質。”

    “你覺得,和親可取嗎?”

    林浩瞬間眼睛雪亮:“和親個屁啊!”

    “賣女求和,實在是漢家兒郎之恥。”

    “如果真的和親了,你能怎么辦?那可是陛下的旨意,你能如何?”李麗質滿心期待,又有些唯諾的說道。

    她實在是害怕了!

    害怕林浩說一句‘關我屁事’。

    盡管,也確實關他屁事。他一個小小下州刺史,也做不了什么。

    但她就是想得到一個答案。

    這個說李莉啥也不是,卻說李麗質完美無瑕的混蛋刺史,說哪怕一句‘我會有點小失落’也好啊!

    林浩瞬間睜開了眼睛,異常明亮,異常有神。

    他冰冷無情道:“你,認識長樂公主嗎?”

    “認識,我是大將軍的侄女兒,怎么能不認識公主呢?”

    “她知道自己有可能要去和親,可傷心了。”

    林浩淡笑道:“你只能是好奇問問,不能把我的答案告訴她,我怕她一生氣就先派人砍了我。”

    李麗質躲避著他的視線,小聲道:“她怎么會......”

    林浩冰冷而堅定的說道:“如果和親,我要么救了她,要么滅了她!!!”......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