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35:長孫大人,這是個誤會【求鮮花】

正文 035:長孫大人,這是個誤會【求鮮花】

    長孫府大廳里!

    長孫無忌聽著這一切,非常的興奮。

    不過他再怎么興奮,也不會露出那種興高采烈的表情,也只是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奸笑。

    大手一揮,黑衣人直接下去了。

    “林浩!”

    “你官聲如此之差,還不安分守己,還寫一首什么‘可憐白發生’給陛下。”

    “老夫,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手段,可以直接通天。”

    “可你越過老夫,直接通天,就犯了死罪了!”

    “你這人如此有心計,還不死的話,老夫睡不著啊!”

    想到這里,長孫無忌眼睛一瞇,那股子狠勁兒一下子就來了。

    其實,這就是大大的冤枉了。

    在林浩的認知里,只是一個有錢的大小姐喜歡,作為回禮送給她的而已。

    他絕對不知道這個大財女就是李麗質,還會把他隨手一寫的扇子送給李世民。

    也絕對想不到這么一個文玩之物,能讓‘林浩’兩個字出現在太極殿上的朝議之中。

    要是知道的話,他這種低調狠狠撈錢的人,是絕對不會送出去的。

    只能說,一切都是誤會了!

    “爹!”

    “爹,陛下的態度怎么樣了?”

    這時候,長孫沖一股子郁悶的跑了過來。

    他是真的很郁悶啊!

    他本來是該娶最尊貴的鳳女,結果卻變成了李世民醉酒和不知名的女子生的女兒。

    論樣貌,雖然有那么幾分姿色,可和李麗質比起來,真的是差太多了。

    其實娶長樂公主和娶新興公主之間的差別,除了樣貌上的差別以外,更重要的還是權利上的差別。

    娶這么一個公主,他頂多就是加封駙馬都尉,一個虛銜而已。

    要是娶長樂公主的話,文官未來有機會當宰相,武將未來有機會當真正的大將軍。

    稍微干出色一點,也是個兵部尚書了!

    這才是娶嫡長公主和庶出公主之間的,最大區別!

    關鍵是,他還不能對這個新興公主不好,人家再怎么也是李世民的女兒啊!

    氣!

    是越想越氣!

    因此,他是天天來問他爹一個問題。

    李世民關于和親的態度,到底怎么樣了?

    他長孫沖得不到,也不能便宜了姓秦的、姓程的、姓尉遲的,姓什么都不行。

    把李麗質作為和親公主處理了,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長孫無忌淡淡一笑道:“快了!”

    “只要他們還拿不出,將士如何克服高原氣候的解決之道。爹在糾集一幫人在御書房外一跪,陛下一定就范。”

    “長樂公主只要嫁給了別人,那皇后娘娘就不再姓長孫了!”

    長孫沖點了點頭,的確是這么個道理。

    只要李麗質嫁給了被人,長孫皇后的女婿就是別人了。自然而然的,長孫皇后會在很多事情上偏向別人,也就是所謂的不再姓長孫了。

    長孫沖一笑,比他爹還狠烈的一笑。

    “李麗質,我要讓你知道,世上沒有后悔藥賣!!!”

    “我要你嫁給胡人,感受什么叫做老子死了,兒子繼承!”

    呵呵!

    啪!

    哎喲!

    “爹,你干嘛打我啊?”

    “收斂著點兒,這李麗質是你叫的?”

    長孫無忌還是道行更高一些,還知道個隔墻有耳。

    哪怕是自己的家,也得小心著點。

    畢竟,這長孫府可不止他們父子倆在居住。

    傍晚!

    養心殿御書房內,李世民坐在龍椅上,手肘撐在龍案上,手撐著腦袋,眉心皺得厲害。

    公主又跑了這件事他不太在意,玩兒逆了自己就會回來。

    其實,她更希望李麗質今年都別回來了。

    就在外面還好一些,只要安全,只要開心就行。

    外面,可比這皇宮好啊!

    因為好多好多的文官,都在打著用李麗質去換和平的主意。

    御書房兩邊,分別坐著李靖、秦瓊、尉遲恭、程咬金、侯君集、魏征、房玄齡等漢強派文武官員。

    “到底想出主意了沒?”

    李靖眉心緊皺,搖了搖頭道:“陛下,我們從小就生活在滿是綠洲的中原。”

    “我等武功高強的將領尚且能夠克服,但士兵們很難克服啊!”

    秦瓊搖頭道:“商隊吃點草藥,慢慢的走,勉強能夠克服。”

    “可打仗是要奔跑的,是好動的。”

    “呼吸困難,只有拿給別人打了。”

    程咬金和尉遲恭也是搖了搖頭,這是沒得辦法的事。

    魏征和房玄齡也想不出來辦法,實在是沒有辦法。

    哼!

    李世民一把拍在龍案上道:“難道真的要朕,去開這個先例嗎?”

    “開了這個先例,還怎么重回漢強?”

    “開了這個先例,朕要被子孫后代戳著脊梁骨罵呀!”

    “胡人是有多野蠻,爾等不知道?”

    “老子死了,兒子繼承,這是哪門子駭人聽聞的規矩?”

    “畜生,畜生的規矩!”

    話音一落,所有人全部拱手道:“臣,無能!”

    李世民何其聰明,他知道要是再想不出來辦法,那些言官就會來冒死覲見。

    說白了,就是逼他就范。

    如果固執己見,昏君的帽子就來了。

    他李世民不怕戴帽子,可是殺兄逼父的帽子已經夠大了,他戴不起其他的帽子了。

    可一想到自己的女兒那活潑可愛的樣子,再想著從古至今的和親公主的悲涼。

    那眼睛里,忍不住的就像進了沙子一般啊!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您不能進去,陛下在和大臣們議事呢!”

    門外,傳來了大太監的聲音。

    哪個公主敢這么大膽,隨便來御書房?

    除了李麗質還有誰?

    李世民一下子笑了起來,走下來道:“讓她進來。”

    “父皇!”

    “兒臣,拜見父皇!”

    李世民開心一笑道:“平身,快快平身。”

    “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李麗質眼睛一眨,還有當爹的希望女兒在外面繼續野的?

    殊不知,這才是父皇對女兒的愛啊!

    “這個,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這話說得,還有些不太自然。

    大臣們也站了起來,向李麗質拱手行禮。

    不等他們行禮完畢,李麗質也對他們欠身行了個禮。

    這些漢強派的大臣,也和李世民一樣,有些失落的感覺。

    還有哪個皇子公主能給他們行禮,頂多就是他們行禮之后,隨意的回個禮。

    可要是解決不了難題的話,她就要......

    李麗質看著這些個她私下里叫伯伯的人,這表情是不希望她回來?

    轉念那么一想,懂了,一定是為那個難題而發愁了。

    她拿出了那封用黑筆寫信封的信,走到李世民面前,正要交給李世民。

    她覺得不對,果斷轉身走向了李靖。

    她是冒充的李靖的大侄女兒,人家也是指明點姓給李靖的,那就得給李靖。

    反正人都在這里,給誰都一樣。

    “大將軍,您的一位故人的后人,有信給您!”......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