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40: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求鮮花】

正文 040: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求鮮花】

    李世民端坐龍椅之上,白了一眼長孫無忌!

    本來說沒事退朝了之后,他就可以直接頒布派兵駐訓的圣旨的。

    可誰知道,這長孫無忌又冒出來了。

    他一冒出來,估計又是那句‘一樁婚姻,可抵十萬大軍。’

    緊接著,又是那些個他目前不得不給個官職的人,一邊接一遍的附和。

    “愛卿,有何要奏?”李世民隨意的說道。

    長孫無忌嘴角淡淡一笑,他可不管你這個皇帝高不高興。

    今天,他勢在必得。

    今天,他必須要把林浩告倒了。

    今天,他必須促成長樂公主和吐谷渾王子的婚姻。

    長孫無忌抱著玉笏,走到中間,拱手道:“陛下,臣要參奏鄯州刺史林浩,四大罪狀!”

    “那日,陛下查看了他被地方同僚參奏的奏折之后,臣自感有失察之罪。”

    “于是,臣就派人前去進行了暗訪。”

    “暗訪結果是,他有著四項大罪,罪罪當誅!”

    話音一落,大殿之上就沸騰了。

    國子監祭酒盧授,立馬附和道:“這蒼蠅是不叮無縫的蛋的,看來這被那么多人參奏的人,還是經不起查啊!”

    褚遂良點了點頭道:“長孫大人沒有急著做決定,還派人去暗訪,已經是念他是功臣之后,做了很負責任的判斷了。”

    長孫無忌一笑,褚遂良的這個馬屁,拍得相當的到位。

    武將之中,大家也都有些慌了。

    長孫無忌雖然有點賤,但是他現在還不敢做污蔑功臣之后的事情。

    難道,這位為國而戰最終傷重復發而死的大將軍的后人,真的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

    而李靖,則是笑而不語。

    他在等,等著長孫無忌自取其辱!

    就現在來看,他還真覺得長樂公主是林浩的福星了,好在昨天把所有過火的事情和盤托出了。

    同樣的事情昨天主動說,和今天被長孫無忌告,那絕對是兩種不一樣的效果。

    李世民淡淡一笑,原來不是要他和親啊!

    只要不是和親,一切事情都是小事情。

    雖然知道他要參奏什么事,但他畢竟是皇后的哥哥,還是要等他說完的。

    “愛卿,且一一稟奏!”李世民嚴謹的說道。

    長孫無忌義正言辭道:“罪行一,他讓府兵冒充山匪,大發胡人橫財。”

    “罪行二,他在官道上私自設置關卡,強行征收外商過路費。”

    “罪行三,他讓州內工匠積極打造兵器戰甲。”

    “先是撈錢,后是大規模的制造兵器裝備,實在是有謀逆之心啊!”

    話音一落,不僅是一味跟著附和的軟骨派躁動了起來。

    就連魏征房玄齡他們,都沸騰了起來。

    “這么撈錢,然后又私自大規模的制造兵器戰甲,這說不過去啊!”

    “難道這小子,真的?”

    “不對,不應該啊!”

    “他爹可以說是死在胡人的手里,他不該啊!”

    哈哈!

    哈哈哈!

    李靖一聲大笑,侃侃道:“在本將軍看來,這些都是大功,又何來大罪之說呢?”

    哼!

    盧授瞥了一眼李靖道:“都知道大將軍愛護兵將,對兵將后人更是關懷備至。”

    “可這護犢子,也不是這么護的吧!”

    高士廉更是倚老賣老道:“大將軍,這兵當土匪,還是功了?”

    李靖胡子一捋,那充滿殺氣,讓人看見就害怕的眼神,瞬間看向了高士廉。

    高士廉受不了他的軍神氣場,下意識的腿有點軟了。

    李靖冷冷道:“高大人,你可曾忘了五大雜胡亂我天朝?”

    “他們是搶財物嗎?”

    “我們的姐妹,他們是晚上玩樂,白天當軍糧啊!”

    “拿回來一點點,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又沒有禍害我漢家兒女,這可比在站的一些,吃人不吐骨頭還滿嘴仁義道德的人,好得多吧!”

    說著,他看向盧授都:“盧博士,最起碼人家沒學你們的祖先,把我漢家文化送給胡人的事情吧!”

    “你......”

    盧授感受著這樣凌厲的眼神,一下子就博士不起來了。

    李靖繼續說道:“至于,這收點過路費也實屬正常。這路他們有走,他們的車隊有壓,修路不花錢啊?”

    長孫無忌沒有語言了,高士廉不好說了,褚遂良閉嘴了。

    那些個言官,也都低頭不語了。

    誰還敢說,誰要是再說的話,軍神是要幫忙問候祖先的。

    緊接著,李靖拿出三封信道:“至于這私自制造大批兵器,還是大家看完這三封信再說吧!”

    “叔寶,你先看,然后傳下去!”

    秦瓊拱手道:“是,大將軍!”

    秦瓊看完三封信之后,欣慰的點了點頭:“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這么干。”

    秦瓊算是最不茍言笑的了,他這么一說,全部人都震驚了。

    到底是什么樣的三封信,能讓秦瓊說出這樣的話?

    信繼續下傳,所有人都點了點頭,還有熱淚盈眶的。

    “好!”

    “好啊!”

    “好一個,大將之后啊!”

    “大唐之福,朝廷之福,陛下之福也!”

    “......”

    長孫無忌瞪大了眼睛,額頭直冒冷汗。

    這個林浩,手段還有點高哦!

    先是一把折扇直接通天,直接送到了陛下的手里。

    現在,又是不知道寫著什么的三封信,直接到了李靖的手里了。

    當這三封信到了長孫無忌的手里之后,他算是知道為什么這些大罪都變成大功勞了。

    他恨!

    為什么好兒子都是人家的?

    他那兒子怎么就,寫不出來這些東西?

    這還了得,這要是讓那小子做大了之后,要是李世民一個高興賜婚長樂公主的話。

    那他長孫家族,只有一邊兒涼快去了!

    不行,絕對要搬到這小子。

    長孫無忌再次上前道:“陛下,他的第四天罪行就是,一州百姓這一年都沒有繳納一個銅板的賦稅啊!”

    話音一落,李世民眉心微微一皺。

    這就有點過分了!

    你再為了御敵做兵器,也不能克扣了朝廷的錢糧啊!

    咳咳!

    這時候,戶部尚書唐儉走了出來道:“陛下,自那日您看了那些參奏林浩的奏折之后,臣就去查過。”

    “鄯州的錢糧賦稅的確沒有經過節度使,而是直接運動到京的。”

    “這個人口不足兩萬戶的下州交的錢糧,不低于一個人口三萬戶的中州。”

    呲!

    唐儉話音一落,長孫無忌直接驚訝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不住的搖了搖頭,這不可能啊?

    這,怎么可能?......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謝謝)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