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42:皇后出主意,皇帝要跑路【求鮮花】

正文 042:皇后出主意,皇帝要跑路【求鮮花】

    “母后,我不禁足,我不抄書。”

    李麗質想耍賴,像小孩子一樣的耍賴,結果還是被老宮女帶走了。

    “放開我!”

    “抄書就抄書吧,怎么還抄母后自己寫的書呢?”

    老宮女放開李麗質后,淡笑道:“公主殿下,皇后娘娘這本書,乃女子之典范啊!”

    哼!

    “當典范就要嫁給長孫沖,毋寧死!”

    ......

    就在李麗質被送回自己的宮殿之后,李世民氣呼呼的跑到了立政殿來了。

    “臣妾,拜見陛下!”長孫皇后看李世民心情很不好,懂事的欠身行禮道。

    李世民手一揮,所有人都退下了。

    而他自己則坐在了茶臺邊上,一臉的悶悶不樂。

    長孫皇后為他倒上一杯茶道:“陛下,為何事憂心啊?”

    李世民嘆了口氣道:“朝廷已經決定要進攻吐谷渾,要一戰定邦!”

    “這些個文武百官,又像三年前滅東突厥之戰一樣,不許朕御駕親征。”

    “你說說看?”

    “朕御駕親征有錯嗎?”

    “朕就是要直追漢武帝,重回我漢人雄風!”

    長孫皇后一聽,只是淡淡一笑。

    她懂了!

    說那么大一堆大道理,不過就是天策上將軍的將軍癮發作了而已。

    當然,他說要重回漢人雄風這句話,肯定是值得信任的。

    李世民喝一口茶,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朕,不想做一只困在這皇宮里的紙老虎。”

    長孫皇后就這么靜靜的看著李世民,他哪里是在喝茶,明明就是在喝酒。

    他的表情就一個字,愁啊!

    長孫皇后溫柔一笑道:“陛下,您不該在朝堂上如此強勢的一聲退朝就走了。”

    “您這是對臣工的不禮!”

    “你......”

    長孫皇后也不管他發不發怒,直言道:“您明日上朝,應該自我反省,向百官行禮道歉。”

    “您如今是皇帝,是天子!”

    “御駕親征是不可能御駕親征的了。”

    “不過,您要是為臣妾寫下一封保證書,臣妾倒是有個主意讓您去看看戰場。”

    “不能打,看看也舒服。你說對嗎?我的天策上將軍。”

    李世民一聽,這個有點意思了。

    “皇后說說看!”

    長孫皇后朗聲道:“來人,筆墨紙硯,朱砂印泥伺候!”

    很快,筆墨紙硯加紅印泥就在李世民的面前擺好了。

    “觀音婢,你這是什么意思?”李世民眉心微皺,他有點生氣。

    總感覺,這是要他簽賣身契的感覺。

    長孫皇后行禮道:“這份保證書,是您作為皇帝,對天下百姓的保證,您要對他們負責。”

    “同時,這份保證書,是二郎作為丈夫和父親還有兒子,對你的妻子、你的兒女、你的父親的保證,你也要為我們負責。”

    李世民一聽,總覺得這火發不起來了。

    而且,還自覺的提起了毛筆道:“你說,朕寫!”

    “第一條:保證,出門在外不得風餐露宿,不得生瘡害病!”

    李世民一笑,大大方方的寫了上去。

    “第二條:保證,不論在外面做什么,都要先想一想皇帝的責任、丈夫的責任、父親的責任、兒子的責任!”

    李世民再次一笑,又大大方方的寫了上去。

    “第三條:保證和女兒一起平平安安的回來。”

    “什么?”

    關于第三條,李世民寫到一半就停筆了。

    長孫皇后淡笑道:“我們的女兒,為了一個下州刺史,是出走了兩次了。”

    “你一個大男人沒看懂,我也是個女兒,我看懂了。”

    “陛下不是想看打仗嗎?”

    “您就去鄯州,看看這個名聲傳遍皇宮每個角落的下州刺史,是怎么帶兵打仗的吧!”

    “順便考察考察,我們的女兒心儀的對象,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這么厲害。”

    “光是一把扇子,光是三封書信,說明不了什么。”

    “有的人只是話家,卻做不出來能夠說出來的事情!”

    “您不能輕易遠征,但可以去鄯州看看守城之戰。如果守不住了,您就回來,別硬拼。”

    “如果想硬拼,就想想一言九鼎的天子,寫下的保證書!”

    說著,長孫皇后看著他那寫完一半的第三條,擦了擦眼淚道:“寫,寫完之后蓋手印,再蓋章!”

    哈哈哈!

    李世民一笑,欣慰的點了點頭之后,干脆的寫完,干脆的在對家人的保證上蓋了手印。

    然后,他掏出印鑒,在對百姓的保證上蓋了章!

    哎!

    他欣慰一笑道:“觀音婢,朕錯怪你了。”

    “朕以為你讓我們的女兒嫁給長孫沖,是為了......”

    長孫皇后淡笑道:“我是《女則》的作者,自然懂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從嫁給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姓李了。”

    “我只是想保護我們的女兒,不讓她去和親。”

    說著,長孫皇后擦了擦眼角的淚痕,欣慰一笑道:“好在陛下決定打仗,那就不用和親了。”

    “女兒也看上了那個鄯州刺史,您就帶上她一起去。”

    “去考察考察,看看他到底配不配得上我們的女兒!”

    李世民很高興,有這樣的皇后肯定是值得高興的。

    可是,他該怎么走呢?

    這個皇帝當得,離開皇宮都要被百官攔了又攔的。

    “觀音婢,你說,我該怎么帶著女兒走呢?”

    皇后淡笑道“這三個月,您就好好的安排戰事。”

    “到時候,就去大興寺為出征將士祈福,然后使用三十六計中的瞞天過海就行。”

    “臨走前,寫一封讓魏相處理政務的圣旨給臣妾,臣妾自然會處理后面的事情。”

    第二天,李世民就寫好了圣旨交給了皇后。

    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一個月的時間里,李世民和李靖他們,以林浩的建議書為指導大綱,商定好了每一個作戰的細節。

    四十天之后,二十萬大軍駐訓完畢,適應了高原作戰,隨時可以開拔。

    李世民親自送幾位大將出城,要他們先領兵到涼州,只等鄯州戰事一開,直接迅速出擊。

    之后,吐谷渾提親使臣來了,結果鴻臚寺的大門都沒進到。

    使臣得到了一個明確的答案,反正就那意思,要么臣服,要么朝廷的大軍就去摘了他們大王的腦袋!

    三個月的時間到了,李麗質也終于出關了。

    “公主殿下,陛下要您收拾東西,去大興寺為將士祈福!”

    秦懷道和程處嗣背著包袱,來到了長樂宮傳話。

    同時,秦懷道還把一張寫好的紙條,遞給了冷月。

    冷月打開紙條一看,再看了看二人一副要出遠門的打扮,一下子就懂了。

    她附耳李麗質說了句悄悄話后,李麗質立馬恢復了活力。

    “愣著干嘛?”

    “走,收拾東西!”......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