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43:陛下甄別,沒有通過【求鮮花】

正文 043:陛下甄別,沒有通過【求鮮花】

    大唐年間的皇帝祈福,可不是去上個香就完事了!

    如果遇到大事需要祈福什么的,一般是入住寺廟道觀七天起步的。

    所謂的瞞天過海,就是從正門進去,然后從后門溜走就是了。

    至于七天過后瞞不下去了,那就無所謂了。

    反正人已經跑了,你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大不了,魏征跑到皇后那里去告狀,然后擼起袖子罵兩句。

    最后,還不得拿著圣旨,暫時統領三省六部繼續工作!

    十天后!

    界牌山上,一隊拉著好幾車東西的馬車大隊,向鄯州前行著。

    李世民身著一身紫衣華服,頭帶白銀發冠,騎在馬上。

    他的邊上就是李麗質了。

    他們的前方,便是冷月和秦懷道還有程處嗣了。

    “陛......”

    冷月剛一轉身,就被李世民瞪了一眼。

    “老爺,前方就是那群山匪劫道的地方,只要通過甄別就可以順利過關。”

    李世民看著前方,淡淡一笑道:“有意思。”

    “走,就看看朕......看看老爺我能不能過他們的身份甄別。”

    李麗質看了看李世民道:“爹,別說岔了。”

    “一看您就沒有微服私訪的經驗,那人聰明得很,稍有不慎,他就會懷疑。”

    “要不是我說我是李靖的大侄女兒,我爹是李靖的族弟,他一定起疑。”

    李世民眼珠子一轉:“族弟,好,那就族弟!”

    說著,他看了看自己這身衣服。他的臨時用名,已經想好了。

    就這樣,這一次由李大老爺親自帶隊的商隊,就這么向鄯州城出發了。

    吁!

    果然,沒過多久他們就看到了前方的攔路虎。

    一堆由府兵扮演的山匪,出現了。

    這一次,又換了一個二當家,不再是之前和李麗質他們打過交道的二道家了。

    “嘚!”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

    “要想過此路,先證明你們的身份。”

    “漢人同袍順利過關,吐谷渾人,直接殺了!”

    聽到這里,李世民的眉心微微皺起,看了看李麗質。他不太了解這里的情況,還是讓女兒暫時做主吧!

    李麗質催馬上前道:“直接殺了?”

    “以前不是說如果是吐谷渾人的話,沒收全部財物,讓其原路返回嗎?”

    新的二當家扛著大刀,豪橫無比道:“今時不同往日,現在已經到了戰備時期了。”

    “不僅僅是我們,就連鄯州城的商道都關閉了。”

    聽到這里,李麗質淡淡一笑,這個林浩,應該是賺錢賺夠了。

    李世民聽到這里,欣慰一笑。

    不錯!

    這小子很有戰略眼光嘛!

    說著,這個二當家還好意提醒道:“如果說是要去鄯州和胡商做生意,那就從哪里來回哪里去。”

    “如果是去和我們本地漢商做生意,我也奉勸你們一句。”

    “鄯州城隨時封閉,別走不了了,在這里丟了性命!”

    “如果還是想去,那就進行身份甄別,證明你們的身份。”

    話音一落,眾人一驚,看來是真的進入了戰備階段了。

    這當土匪當到這份兒上也是沒誰了,還有那么多的忠告和善意提醒!

    駕!

    李世民催馬上前,嚴謹道:“多謝幾位的提醒,請甄別吧!”

    二當家點了點頭,這個長著兩撇胡子的老爺,看起來還有那么點英氣。應該不是胡人,胡人長得沒這么精神。

    不過,越到這個時候,越不能松懈!

    現在的甄別,和那時候的甄別又有一點不一樣了。

    現在的甄別,加入了防止諜人奸細的問題。

    “你覺得,當今天子為了當皇帝,發動玄武門之變,是什么性質?”

    呲!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緊接著,不論是秦懷道他們三個,還是那些押鏢的大內高手,全部都手按在了劍柄上。

    李麗質更是額頭冒冷汗不說,背心都在冒冷汗了。

    這個林浩太過分了,搞什么甄別能問這樣的問題。

    這個問題,是李世民的禁忌!

    這個問題,很可能會因為天子一怒,就出現一個場景。

    這些人還達不到浮尸千里的場景,但絕對沒有一個能活著了。

    李世民眉心一皺,揮了揮手,全部就恢復了正常。

    他冰冷無比的說道:“這是他一生的污點,實在是不仁不義!”

    二當家的一聽,直接書本一合,不用甄別了。

    噼里啪啦!

    一個酒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后方的山匪拔刀了。

    兩邊樹上的人冒出了頭了,拉弓搭箭了。

    車隊的后面,又跑出來了一堆人,直接把他們十面埋伏四面楚歌了。

    二當家恨著李世民那樣子,大有一聲令下,就先把他們射成馬蜂窩,然后前后夾擊,砍死在這里的沖動。

    ‘馬幫’所有高手,全部拔出了寶劍。

    所有人都圍住了李世民和李麗質,大有魚死網破的意思。

    李麗質想不通,今天他們怎么這么強勢。

    這個問題,這個回答,又說明了什么來?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這回答的不對嗎?”李麗質柳眉緊皺,大聲問道。

    二當家想起了他們的林大人說的標準答案。

    他淡笑道:“我們的大當家說過。”

    “不對,吐谷渾和我大唐都到這份兒上了,也就沒有必要隱藏了。”

    “我們就是鄯州府兵,我們的所作所為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我們林大人說過,當今天子,乃大唐如今的皇帝。”

    “身為大唐子民,身為漢家兒女,是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說皇帝半分壞話的。”

    “皇帝再有錯,頂多就是關著門說兩句,絕對不會對著外人說出來的。”

    “尤其是這種胡人眾多的邊境之地,你不知道我是漢是胡的情況。”

    “這種情況下,一個熱血漢家兒女,絕對不會說皇帝的壞話。”

    “哪怕,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漢家皇帝的錯再多,身為一個漢家兒女在胡人面前,只會有一個態度。”

    “那就是,漢家皇帝不論對錯,都永遠是雜胡的爹!”

    “我這沒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就說皇帝的壞話。”

    “你,不是我的同袍,你們是雜胡!”

    “就算是同袍,也是賣主求榮的賊子,是奸細,是諜人!”

    “殺!!!”......
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