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長樂公主 > 正文 045:流水線生產,真正奧義【求鮮花】

正文 045:流水線生產,真正奧義【求鮮花】

    李麗質他們下山后,就往鄯州的州治所湟水縣而去!

    要去湟水縣,還得和以前一樣,要經過鄯州的另外兩個縣,也就是湟中縣和西平縣。

    鄯州三個縣,幾乎是一個長條狀分布的。

    一條寬闊的官道,從那區別綠洲文明和蠻荒高原的城門下開始,經過三個縣,直通長安!

    來的這一路上他們之所以不走官道,也是為了隱藏身份用的。

    官道上的人,指不定就有認識李世民他們的了。

    那小道不能直通鄯州,也是沒有辦法才下來走官道的。

    這短短的路程要是遇到了認識他們的人,那也只能算是運氣太好了。

    下山之后,那個校尉就和他們分道揚鑣了,他還有另外的軍務在身。

    西平縣官道上!

    “讓一讓,讓一讓!”

    咕嚕嚕!

    車輪滾滾,好多推著獨輪車的中老年人,正在快速向湟水進發。

    車上東西,是真的亮瞎了李世民的眼。

    “老鄉,這個土疙瘩是什么?”

    他走到一名正在休息,赤著膀子卻滿是肌肉,背上還有刀傷,看起來五十來歲的大叔面前問道。

    “好東西啊!”

    老鄉大聲道:“這叫土豆,是我們大人讓種植的品種,能蒸著吃,能煮著吃,能當菜吃,還能當飯吃,還放得久。”

    “要打仗了。”

    “我兒子接過了我的槍,要在前線拼命。我就給他們搞搞后勤,種種糧食,送送物資。”

    李世民看著老鄉那一身的傷,不知道怎么的,眼睛有點熱淚盈眶了。

    這就是,傳承吧!

    這就是我天朝文明漢家,和八方野蠻雜胡之間的區別!

    老子退下來了,兒子接過手中的長槍,上前線。

    我們傳承的是國家意識,衛國精神。

    而那些雜胡呢?

    老子死了,兒子‘傳承’了老子的......

    恥辱,想起他們的‘傳承’就莫名的恥辱。

    “外地來的吧!”

    李世民客氣道:“對,長安來的。”

    老鄉不會懷疑他是諜人,諜人是經不過這鄯州一圈關卡上那甄別盤問的。

    能放進來的人,那就是同袍。

    他客氣道:“回去吧,馬上要打仗了,我們這里明天就不和外地商人做生意了。”

    “明天一封城,你就走不了了。”

    話音一落,老鄉就推著一車土豆,繼續走了。

    好淳樸的民風,對待同袍好友善的老兵!

    土豆?

    真的有這么神奇?

    畝產,又是多少?

    李世民在思考著,這個林浩真的是太有才了。

    他真的想早點見到這個,女兒看上的人!

    沒有想到他不僅是在軍事上有獨到的見解,居然還能在農業生產上,有這樣的建樹!

    這時候,秦懷道走了過來道:“老爺,想必這就是三個月前他們種下,能一年出四季的糧食新品。”

    “這個林浩是要靠這些東西打持久戰了。”

    話音一落,李世民想到了林浩給的建議書上,說他要以兩萬府兵拖住有可能出現的十萬,或者二十萬敵軍。

    李靖說過,除非有精良的裝備以及充足的物資儲備。

    當時,他還覺得這是天方夜譚。

    現在,他對這個沒見過,即將要見到的林浩,有信心了。

    此刻,一名身著俠客鏢師服裝的大內高手,走了過來。

    “老爺,他們說明天就要封城了。”

    “要不咱回去,來日方長!”

    李世民頭也不回,看著前方道:“一個老兵都在往前面沖,老爺我怎么能后退呢?”

    “今后,誰也不許說后退,繼續前進!”

    “是!”

    西平縣官道上,他們看到了不斷從支路過來的人。

    他們拉的,全是米糧肉土豆等等農產品。全部往州治所,也就是城墻后面的湟水縣拉去。

    到了湟中縣官道上的時候,他們又看到從支路出來的獨輪車。

    “甲片?”

    “這是,明光鎧護身護裙上的魚鱗片,還有護腿護臂上的方片甲?”

    “還有還有,這是護心鏡?”

    “還有皮革內襯?”

    “弓箭的箭頭、箭羽、箭桿?”

    “這馬車拉得,是加強弓弩牀的底座?”

    “......”

    所有人看著這一車一車的物資,都驚呼了起來。

    全是明光鎧的零部件,還有各種兵器的零部件。

    他們從一個湟中縣以東的坊間小道,把這些零部件運送了出來,然后在官道上快速前行。

    當李世民他們走到靠近州治所,也就是湟中縣以西的坊間的時候,又看到了一輛一輛馬車出來了。

    “整套明光鎧?”

    “完整的弓箭、角弓、刀槍......”

    李麗質回想下山之后走的這一路,看著這一車一車的整套明光鎧,完整的兵器,源源不斷的往湟水縣拉去。

    她一下子明白了所有。

    李麗質興奮的說道:“我明白了。”

    “流水線生產!”

    “這就是流水線生產!”

    “他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李世民看著這一切,聽著李麗質的新名詞,似乎已經懂得了流水線生產的奧義。

    一些人按一定的工藝路線和統一的生產速度,連續不斷地通過各個工作地,按順序進行加工并生產出各種半成品。

    最后再把這些零部件或者半成品運送到指定的工作地,由專人進行組裝成品,最后把成品運送到使用單位。

    他看了看這條大道,零部件不斷的從東來,然后進入坊間。

    最后成品從坊間出來,再運送到作戰地!

    “這,就是流水線?”

    “相比傳統的工藝,這個真的是天才之作了。”

    “大才,大才也!”

    “這一趟,是來對了!”

    “不來,是真的想不到被那么多人討厭,被那么多人說得一無是處的人,是這么一個天才啊!”

    李麗質看著她的父皇對林浩這么高的評價,是又感動又暗自竊喜。

    感動的是,不拘一格的人才,終于被皇帝所認可了。

    林浩,終于可以得到公平的待遇了。

    竊喜的是,她距離報仇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這樣還不去京城做官?

    等著吧!

    她心中那‘小本本’里面的賬,慢慢算!

    他們一行人在這里,看到了在長安城是一輩子也看不到的場景。

    在不斷的驚訝之中,他們進入了州治所湟水縣,也就是各種戰略物資的聚集地。......

    (求鮮花、求評價、求打賞、求支持,謝謝)
pc蛋蛋官网